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宁艳殊他们不知道,本来徐氏已经准备好了送来这边的年货了,却被刚下了朝带着一身寒意的宁瀚清给拦住了,并且还吩咐了府上看门的管事,谁要敢给海棠春院这边送年货过去的,全都给他拦下!

    第一次见宁瀚清发那么大的脾气,徐氏是不敢动了。

    后来徐氏才得知,那日早朝,沈贵妃、梅妃、田妃的父亲都官升一级,独独宁瀚清没动,平平过。

    显然,宁瀚清将这一切都算到了宁艳殊头上。

    可是,明知宁瀚清这是迁怒,徐氏也不敢动。如此压抑地过了两日。

    这日,徐氏正欲打发人将她准备好给娘家的年礼送到徐家去,便接到徐家来人说她母亲病了的消息,当下顾不得什么,便亲自回了娘家。

    “娘!”徐氏匆忙进屋的时候,却看到她娘好端端地坐在厅里喝茶呢。

    “算你还有良心。”杨氏说了一句。

    徐氏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些埋怨,“娘,说什么呢,家里那么忙你还用这样的借口叫我回来,有什么事,说吧。”

    “还有两天就过年了,你什么时候去把艳殊那丫头接回来?”杨氏直接问。

    徐氏的脸色拉下来了,颇为痛苦地说道,“娘,你以为我不想接她回来,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女儿,只是昨天她爹一回来就发了顿脾气,还把我准备给她送过去的年货全拦下了,我夹在中间,实在是为难啊。”

    “那你打算如何?就这样不管不顾了?”杨氏问。

    徐氏沉默,显然是默认了。

    “你这孩子,当年你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怎么没见你娘我和你爹对你不管不顾?当时你不愿意嫁给从小指腹为婚的马家,要死要活的,还不是你爹舔着老脸去和马家好说歹说退的亲?怎么到了你,就全然不顾女儿的死活了。真怀疑艳殊是不是你亲生的。”杨氏数落着。

    徐氏一时语塞,吱唔不出话来。

    看她这样,杨氏更气了,“真应了那句话,生多了就不值钱了是不是?”

    徐氏一回来就被母亲不住地数落,再想想在宁家过的糟心日子,忍不住哭了起来,“娘,你以为我不想护着艳殊么?这徐府一直是你一位当家太太,爹除了你之外,即使有小妾,也越不过你去,又没庶子庶女的在眼前碍眼。可你知道我在宁府过的什么日子,虽说嫡妻,但权力却被分走了一半,齐氏如今都和我平起平坐了。艳殊又是个不懂事的,为了她我吃了多少挂落——”

    杨氏又是心疼又是恨,“当年你非要嫁给宁瀚清,要不然嫁进马家多好,你看那个马王氏五子一女,至今没有妾氏在跟前糟心。”

    杨氏越说,徐氏脸色就越难看。

    杨氏说不下去了,“唉,这都是命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艳殊那丫头,你打算怎么办?”

    “娘,我是真没办法!”徐氏抱着头,很是痛苦的样子。

    杨氏终是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让你三哥明天去接她,你不反对吧?”

    徐氏默然,她能说什么,反对?自己无能还不许爹娘去救女儿,恐怕她爹娘都会对她有意见吧。

    可是,徐家这些资源给了艳殊用,她实在是不甘心啊。

    “娘,你和爹要是真是想外孙女,我明儿就把楹殊送过来,艳殊,就算了。”

    杨氏定定地看着她,似是不认识她一般,“你这么偏心,艳殊要是知道了,指不定要埋怨你一辈子的。”

    徐氏呼吸一滞。

    怎么回去的她不记得了,只是她想想还是觉得不甘。

    她出身在徐家,因为她是独女,父母和三个哥哥对她都很是宠爱。

    几个哥哥虽然不是什么惊才绝艳之辈,但能力和品性都还是不错的,徐家的实力这些年也处在稳步上升之中。

    这些资源,给艳殊用,实在是浪费又可惜。她原先便已打算过了年便将楹殊送回娘家住一段时间。她那三个哥哥膝下都没有女儿,楹殊要是过去,必能得宠无疑。介时,徐家必能成为楹殊背后有力的靠山之一,楹殊将来高嫁的把握就大一些,最好能越过宁妃!到时看那齐氏还怎么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徐氏这么一想,心情一时激荡,迅速进屋修书一封,交给心腹,吩咐道,“派可靠的人将这封信送到四小姐手上!要快!”

    宁艳殊捏着手中的书信,指尖发白。虽然她一直都知道徐氏偏心,却还是忍不住寒了心。

    去徐家,于宁楹殊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于她,如若没有铭澜书院,却是救命稻草般重要。难道她那母亲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吗?

    不,徐氏是知道的,她竟然能毫不犹豫地将属于自己的救命草给抽走,只为了给小女儿增加一点筹码!那就说明了,徐氏是真的打算完全放弃她这个女儿了,所以要把一切好东西好资源都倾斜到宁楹殊那边!

    呵呵,好,真是好哇。她就那么笃定宁楹殊将来一定会比自己出息么?

    宁艳殊轻笑,笑着笑着,眼角竟然沁出了眼泪!

    宁艳殊的反常,让董嬷嬷明心担心不已。

    宁艳殊心中愤懑到了极点,当时她恨恨地决定,如果徐家真的派人来接她,那么她就去!凭什么属于她的东西,要为了徐氏一封书信便让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待她情绪平复下来后,才将那书信放在桌子上,闭眼,手指有节奏无意识地敲着桌面,细细地思考起来。

    徐家,在原主的记忆中,与原主的关系并不亲厚,甚至很疏离,一点也不像亲戚。原主记得,小时候,徐家待宁艳还算可以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