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什么声音?”

    定好了计,宁艳殊积压在心底的巨石松动了一些,也有心情关心周遭的事情了。隔壁传来的声音似乎不同寻常啊,。

    她们现在住的院子是整个海棠春院维护得最好的地方了,虽然如此,但因为位置靠后,和别人的庄子只有一墙之隔。

    宁艳殊好奇地褪了鞋子,站在秋千上,双手紧抓着两头秋千的滕绳,踮着脚朝隔壁看去。

    古代的墙都修得低,而且穿越过来,换了一具身体,宁艳殊如今的视力很好。

    原先她还有三百度近视的,看远点的地方都雾蒙蒙的不甚清晰,如今视力妥妥的一点五啊,不远处的动静尽收眼底。

    此时宁艳殊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无比地后悔今天的好奇与冲动。那时她觉得,如果没有今天的好奇与冲动,她的人生或许就是另一番模样了吧?

    而此时,落入宁艳殊视线里的,首先是一个衣衫头饰有些凌乱的女子,女子的表情很疯狂愤怒,不断地反抗着试图抓住她的两个侍卫。

    镜头往回拉,只见一个气场强大身着华袍的男子侧身对着宁艳殊,手牵着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冷冷的看着那女子。

    侍卫?宁艳殊意识到自己似乎掺和到了不得了的人物的家务事。想想宁瀚清,位居侍郎,家里用的还是小厮家丁之流,能用得起侍卫的,身份决不简单。

    被发现的话,恐怕会很麻烦。宁艳殊当时就想撤退了,可脚下就是不肯动。再想想自己的处境,已没什么可失去的,便决定顺从心意,一看到底。

    “程雅道,你这么对我,你会遭报应的!”

    听到程雅道这个名,宁艳殊便是一惊,她万万没想到,自家这个破落的庄子隔壁,竟然住着大顺国里赫赫有名的人物!

    这些天她努力地翻阅书籍,对大顺国一些出众的人都有了个隐约的了解,有些人物记载得详尽,有些根本就是一笔概述。

    程雅道便是后者,书上也只是记载他何时出仕,何年任何职,其他的,甚少记载。

    只知他乃淮扬宁安人,祖上曾出过封侯拜相之能人,因子嗣稀薄才渐渐家道中落的,宁雅道出仕时,已经没有可借力的地方了。

    但他从进入官场,用了十五年的时间,从一个小小的翰林院编修,一步步走到封侯拜相,形成如今庞大的势力,没有家族护持,仅凭一已之力,才用了十五年的时间,政治智慧不可谓不高。

    关于他的情史,没有记载,也没人敢记载,道听途说的很多,真真假假,难以让人分辨。

    “曾经,你对那贱人许下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甚至为了她驱散了所有的侍妾,甚至连当时怀了身孕的都没见你有多怜惜。为何轮到我就不行?如今我不过是打杀了几个贱人而已,你便要将我软禁于此?那些贱人根本就不配怀有你的孩子!”

    听到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几个字的时候,宁艳殊分明从程雅道的脸上看到一丝微妙。宁艳殊越听越囧囧有神,想不到如今看起来成熟稳重的程雅道也有过这么纯情的一面。

    “人与人能一样么?你是什么人,她又是什么人?”程雅道略显低沉的男音响起。

    宁艳殊点头,确实,人与人是不能比的。

    “所以,她在你心里永远都是最好的,即使她嫁的人不是你,对不对?!”那女的听了程雅道的话,神色更疯狂了。

    听着这女的迷失了自我的话,宁艳殊不住地摇头。虽然她不知事情经过,但凭着这些话,宁艳殊也能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