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爹说得对,娘已拿了你的庚帖和池家交换,不出意外的话,你就能得尝夙愿了。”徐氏也是一脸欣喜,可是她的眼底却不见有多高兴。

    宁艳殊的心一紧,这真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

    池玉树,祖藉淮扬,崇德初年考取了童生试,时年方十二,崇德四年,也就是翻过了年,春闱之时,将会一举得中状元,成为大顺朝第二位以弱冠之龄取得前三甲的青年才俊。

    至于为什么说是第二,因为早在十八年前,大顺朝最年轻的三甲便被年仅十四的程雅道所得,不过他当年只是中了探花,如今池玉树高中时虽然比程雅道大了一岁,但他取得了三甲的头名状元之位,也足以弥补这一不足了。而程雅道如今三十有二,便已是大顺朝的权臣之一。待其中了状元之后,因池玉树与程雅道同来自淮扬,如今更有风声隐隐传出其乃程雅道第二。

    由此可见,这池玉树确实是文采不俗,而宁瀚清也确实是眼力过人,在池玉树尚未高中之前便已相中了他,如今池玉树更是因为得到宁瀚清的常识得以居住在宁府的客院之中。

    只是,从她一个月所做的梦来看,池玉树并非良配,她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嫁的。况且刚才一听到池玉树这个名,她心里就产生莫名的排斥情绪,她觉得这是原主的情绪在作祟。

    “这是真的吗四姐姐和玉树哥哥要成亲了爹娘,三姐姐,你们瞒得好紧,楹殊竟然都不知道。”宁楹殊小脸吃惊极了。

    “玉树是个好的,你要感谢你三姐知道吗?要不是她大方,你,哎——”说到最后,宁瀚清不住的摇头。

    “谁稀罕呢。不就是一个有些文才的酸书生而已,三姐喜欢,就让给她好了,不用说得那么委屈。”

    宁艳殊此话一出,全场静了一下。

    宁瀚清猛然一拍桌子,“胡闹!当初玉树求娶的是你三姐,是你寻死觅活地胡闹才耽搁了。如今你三姐退让了,我也豁出老脸去和玉树谈了一回,才让他同意这门亲事,现在你才来和我说你不稀罕,你,你要气死我吗?”

    徐氏也在一旁,拉了宁艳殊一下,“你这孩子,那么犟做什么?说你两句就这样,真是脑子糊涂了,忘了当初你为了让你爹成全跪在书房一天一夜的事了?甚至为了他一气之下还敢推了自己姐姐下水池!现在这个结果不是很好吗,你就不要闹了。”徐氏一脸不赞同地劝着,她觉得这个女儿真是太胡闹了,也太难伺候了。

    宁艳殊尽量平静地说着,“我本来就不喜欢池玉树,不过是看三姐姐喜欢,想膈应膈应她才去闹的。”

    听她这么一说,宁瀚清又觉得火气上涌了。

    宁艳殊接着说道,“禁足一个月,女儿也知道错了。爹,我知道你很生气。你要是真疼女儿,就不要把女儿和池玉树凑在一块了。因为如果我们硬是凑和在一块,不过是徒增一对怨偶罢了。况且三姐和他两情相悦,难道爹就忍心看三姐黯然神伤吗?”

    宁琳音在赌,赌她在宁父或宁母心中是有那么一点位子的,通过她爹刚才的话,豁出老脸去和池玉树谈才让他同意亲事这点她就有隐约的感觉。不管他是因为愧疚还是良心发现这些年来对女儿关爱不够或者是她还有利用价值这点,什么都好,只要能退了这门亲事就成。

    宁芷殊已经收起了刚听宁艳殊拒绝这门亲事的错愕,宁艳殊确实是爱找自己麻烦,但她看得出来,宁艳殊之前也确实是喜欢池玉树的,是什么导致了她一个月后对池玉树观感大变呢不过此时听到宁艳殊说他们两情相悦的话,便知道此时不是深思的时候,她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道,“四妹妹,慎言,我与池公子发乎情止乎礼,并未有任何逾越的地方,何来两情相悦之说?”

    “三姐姐,这倒是妹妹说错了,妹妹在此给你道歉了。”说着,宁艳殊干脆地给她行了个礼。

    “不过是一句差言,四妹妹何必如此多礼?”说着,宁芷殊便要上前将她扶起来。

    宁艳殊避开她的手,“这也是妹妹为上次胡闹的事给你陪个礼。”她只希望这样能给宁父增加点好印象,为摆脱池玉树增加一点说服力。

    “四妹妹不必如此。嫁人关乎女人的一生际遇,只要不触犯国法,任何手段的争取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只是四妹妹,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你就不要图心中一时痛快,再说那些话让父亲伤心了。”宁芷殊淡淡地说道。

    宁艳殊心跳快了一点,这个小姑娘好厉害,几句话,又把问题给她扔了回来,甚至还隐隐指出这是自己在无理取闹。

    果然,宁瀚清的脸沉了下来,“你三姐姐说得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由不得你不嫁。”

    这是宁父以为自己在无理取闹了,已经不打算听她说什么了。有这个明悟后,宁艳殊只觉得胸中无端端生出一股委屈,鼻眼间更是酸涩一片。

    想不到宁芷殊的几句话,就让宁艳殊有苦难言。宁父更信任宁芷殊这一点,激发了原主残留的委屈与不甘,以及原主对宁父的惧怕。

    可是,宁艳殊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能退缩,一退,就证明了她确实是在无理取闹了。而且此事,宁艳殊需要借力打力,是不可能让宁芷殊置身事外的。

    “爹,我方才所说句句是真的,我不喜欢池玉树,如果你们硬要我嫁,我宁愿撞死在这柱子上。”宁琳音咬咬牙说道,反正她在别人眼中一向任性惯了的。

    只要能达到目的,她不介意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

    其实宁艳殊也知道她这样不依不饶并不高明,只是两家都换庚帖了,她态度再不强硬些定下个基调,恐怕就真要嫁给池玉树了。

    只是她如今这般不依不饶的,其实也没多好的效果,谁让原主先前给宁父宁母的印象太差了。

    而退亲一事迫在眉睫,她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宁父宁母对她改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