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三十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没多久,王静就开会回来了,并带回来了一个对何思雨来说没有什么影响的通知。

    王静进门便喊:“小何,咱们学校要新来一个老师!”

    何思雨的心情依旧郁闷,她抬眼看了看很是激动的王老师,“是吗?”

    这低迷的语调让王静不禁为她担心起来:“小何,你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何思雨看着满面愁容的王静,勉强挤出一个有些差强人意的笑容:“没事的,我只是有点不舒服。”

    王静轻拍她的肩,劝道:“不舒服就趴着睡一会儿吧,等会儿我教你起来。”

    何思雨摇摇头:“不碍事,没什么课我先回家了。”

    大概是自己这个月老当得实在是太不情愿,回家以后何思雨就发烧了。

    昏昏沉沉的梦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

    明明上一刻还和林瑶坐在学校的后山上看风景,两个人你说我笑打打闹闹。

    下一刻场景突然跳到林瑶在山上吻自己,接吻之后还说出了十分禁忌的话:要去我家吗。

    最后一个桥段是林瑶在家中大声质问何思雨为什么要介绍王子轩给她认识。

    “啊!”

    何思雨被画风清奇的梦境吓得惊醒,一摸脖子后面,全是汗,身上穿的睡衣也被汗水打湿大半,拿来体温计量了体温,已经不怎么烧了,体温基本恢复正常,37度3比睡前的38度好了许多。

    但是这梦是怎么回事,尤其是那句要去我家吗。

    二十七年的单身生活就让自己这么寂寞吗……

    幻想对象竟然是……林瑶。

    何思雨捂着自己面色绯红的脸,滚烫的肌肤被冰凉的手指抵住让她缓解许多。

    何思雨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怎么按都没有反应,猜想估计是手机没电了,下床取包里的充电器时又不小心绊了一跤,真倒霉!

    吃痛之后撑着床边站起来,头晕瞬间袭来。

    恍恍惚惚竟听见林瑶在说话——“开门!”

    何思雨揉揉太阳穴,自言自语着:想她都想得产生幻觉了吗?

    可是听到第二声开门的时候何思雨又突然觉得……这好像是真的。

    何思雨踉踉跄跄的跑到门口,从猫眼向外看去,熟悉的脸庞和五官,是林瑶无疑。

    林瑶来我家做什么?

    而且……林瑶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的?

    一门之隔的林瑶仍然在喊:“何思雨!”

    何思雨深呼吸两次,拍怕前胸,没事的没事的,林瑶又不会干什么。

    打开门,林瑶拎着一个大袋子就扔到了柜子上,转而看着何思雨。

    何思雨被林瑶这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得很不自在,将注意力挪到那一大袋东西上,“你拿的什么?”

    林瑶将高跟鞋脱下摆好,从鞋柜里找了双拖鞋换上,“吃的。”

    何思雨带她来到客厅,林瑶却一上来就摸她的额头:“烧退了些了?”

    何思雨惊讶:“咦?你怎么知道我发烧了。”

    林瑶一扫茶几上的杯具,碰了碰冰凉的茶壶,侧头:“有开水吗?”

    何思雨摇摇头。

    林瑶叹气一声,“多大的人了就不知道照顾自己么。”

    在何思雨一脸迷茫中林瑶走到前方打开饮水机烧水,又去玄关提着袋子进了厨房,噼里啪啦一阵子后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只透明度玻璃杯,另一只手端着果盘,上面摆满了各种水果。

    “吃点水果,饿了吧?”林瑶坐下,用牙签插着一牙橙递到她嘴边。

    何思雨被林瑶的突然造访弄得大脑一片混乱,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她机械的张嘴,将橙子咽下,“好甜!”

    情不自禁说出的一句话让林瑶笑了,“是吧,专门从网上订了些,果然好吃,下次把剩下的都给你带来。”

    何思雨经林瑶一提醒才想起正事,吞吞吐吐的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林瑶大概是看出来了,“你有事要说?”

    何思雨看着她的双眼,“你……你怎么来了?”

    林瑶看着何思雨微红的面庞,想伸手摸摸她,手举到半空中又放了下去。

    何思雨起先还被这个动作弄得有点害怕,好在林瑶的手落下了,但不知为何,竟然有点失落,这失落感算是什么事!

    林瑶又给她插了一牙橙子:“来看你,听说你生病了。”

    何思雨将橙子吃到嘴里,囫囵吞下:“你怎么知道我病了?”

    林瑶将牙签扔到垃圾桶,拿出手机翻阅,“因为我打你电话你一直没有接,又打到你学校去,你的同事王老师说你生病在家休息。”

    “那我家的地址?”

    林瑶点头,“也是她说的,怎么,害怕我是跟踪狂?”

    何思雨脸一热,“怎么会?”

    林瑶还要说什么,水却烧好了。

    之后自然是何思雨吃过林瑶带来的药,林瑶又自告奋勇为她做饭吃。

    “我要吃面,不过你会做吗?”何思雨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忙里忙外的林瑶。

    林瑶停下手里的动作,“当然会,我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很少回家,基本都是自己做饭吃的。”

    何思雨的脑中展开了想象的画面,林瑶每天早起去图书馆学习,晚上回家为自己做饭,偶尔做坏了只能吃泡面,熬夜熬到很晚只为准备期末考试或者兼职工作的文案。

    林瑶应该过得很辛苦吧。

    “那……你为什么不找一个人陪你分担?”何思雨问她。

    林瑶一怔:“什么?”

    “为什么不恋爱?”

    林瑶一刻都没有犹豫,盯着何思雨的眼睛:“不是告诉过你了,我有一个”

    “求而不得舍而不能的人。”何思雨接道。

    两人相视而笑,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

    何思雨很想问的其实是,林瑶你喜欢的那个人是王子轩吗?

    可紧接着她又想到更重要的现实。

    “林瑶!”何思雨叫她。

    林瑶将手里那条已经清理干净的鲈鱼放在案板上,刀应声而落,和鱼放置的距离不过几公分而已。

    何思雨看着这条已经死去的鲈鱼,有点替它难过,这条鱼死的时候知道自己的命运吗,它了解同伴的去处是哪里吗?

    林瑶见何思雨一直对着那条不大不小的鲈鱼发呆,右手在何思雨眼前来回晃了两下,“何思雨,你怎么了?”

    何思雨被林瑶的手遮住视线,自然也就打断了奇妙的臆想,“我想问你……”

    林瑶目不转睛的看她,何思雨说不下去了。

    “算了,没什么,你会做鱼?”转移话题的能力较之年少时已有了飞跃性的进步。

    林瑶挑眉:“怎么,奇怪?”

    何思雨笑了一下,“没有,觉得你在国外过得很辛苦。”

    林瑶盯着她看,何思雨潜意识里觉得林瑶是要说什么来着,可林瑶一直没有开口。

    何思雨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视便是节奏极快的美国大片,蜘蛛侠在天空和大楼间毫无障碍的穿梭,反派人物狰狞的对着彼得笑,何思雨无论如何强迫自己也融入不进这充满紧张感的电影中。

    她起身,走了两步又顿住脚步,想要反身坐回去,小腿都挨到了沙发边缘,又走向厨房。

    罢了,索性,问清楚吧。

    我好去结婚。

    自暴自弃的悲观性格倒是没有像为人处世一般有所改善。

    何思雨再次进了厨房,林瑶已经将鱼下锅,站在案板旁边切佐料。

    也许是感觉到了门口的异样,林瑶向门口望去,一望就望到了踌躇的何思雨。

    何思雨抢在林瑶开口前说话:“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林瑶看她一眼,“问吧。”随即又低下头摆弄起佐料。

    这样随便的一句问吧也和接下来何思雨要说的话太不衬了。

    “你今天怎么没去爬山?”

    林瑶拿起铲子将鱼小心的翻了个面,照旧没有抬头:“你的张先生约我的时间是周六,今天是周天。”

    “吓?我已经睡了好几天吗?”何思雨惊恐的问。

    林瑶将做好的鱼装盘,“嗯。”

    何思雨失落的点头,那看来是林瑶已经去回来了。

    林瑶将做好的饭菜端上餐桌,给何思雨倒了一杯果汁,“我在家榨好的,你尝尝。”

    何思雨喝了一口,“味道很好!”

    林瑶摸摸她的头发,“那快吃饭吧,吃慢点。”

    何思雨开始并没有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她吃下第一口的时候就明白了……自己实在是太饿了!

    狼吞虎咽的吃下第二口饭时林瑶夺走了她的碗。

    “哎?”何思雨鼓着腮帮子看林瑶。

    林瑶看着何思雨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嘴里不知叽里咕噜说些什么,总是听不清就是了,宠溺的拿起水杯送到她嘴边,“喝水。”

    何思雨慢慢的张开嘴,林瑶将果汁喂下。

    两个人的动作都很慢,似乎快一点这果汁就会从嘴角流出,又似乎只有慢一点何思雨才能享受更多的惬意与满足。

    何思雨将口中的饭菜饭菜完全咽下,林瑶才徐徐开口,可惜这一开口便将何思雨惊得想跳脚。

    “我昨天没去。”林瑶淡淡的说,语气甚是自然,好像这个我指的是路人甲。

    何思雨问:“为什么?”

    林瑶盯着她看,一字一顿的问:“为什么你要撮合我和王子轩?”

    何思雨语塞,林瑶的问题令她如坐针毡。

    十年前的那个午后她还记得真真切切。

    那天下午她与王子轩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是王子轩说话的语气,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只要一闭上眼,那种苦涩又难过的情绪就从胸腔中喷涌而出。

    她比任何人都希望那件事从未发生过,但是,她知道,是真实的,是存在的,王子轩与她的对话。

    高考过后的当天下午,与何思雨同一考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