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二十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林瑶,你不会真的要听我妈的话监督我去相亲吧……”

    何思雨一边洗碗一边借着水声问林瑶。

    林瑶闭眼片刻,“可是妈要我去监督你啊,你知道的,我不会撒谎。”

    何思雨瞪她:“你就非要阻拦我的个人幸福吗?”

    “嗯?这话怎么说?”

    “我又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谁?”

    “我喜欢”不行!不能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千万不能让林瑶知道我对她别有所图啊。

    “喜欢谁?”林瑶追问。

    “我喜欢的人你又不认识。”

    话说宋佩自那日与何思雨林瑶二人分开后就去了溥意冷家。

    溥意冷的房间真是……蛮少女的。

    “溥意冷,你的墙是粉色的?”

    溥意冷甩她一记眼刀:“怎么,有意见?”

    别说,还真有点渗人,宋佩弱弱的低下头,“没,没什么意见。”

    溥意冷却不放过她了。

    少女的身体压过来,宋佩觉得自己快要喘不上气了。

    两人鼻尖相对时,溥意冷将她的腰抱住了。

    “你这么受到底是对得起谁啊?”

    “嗯?我受?哦你满屋子粉红色系就攻了?”说到谁攻谁受这个话题,宋佩的斗志就来了。

    “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星座吗?”溥意冷满眼爱意的笑着说。

    “什么星座?”

    “你连我星座都不知道!”溥意冷瞪她。

    “额……那个……”宋佩挠挠头发,有点尴尬,不知道女朋友的星座还真是,罪不可恕。

    “算了,下次不要再问我了,原谅你。”

    “嗯?哦。”

    等一下!

    怎么又亲我!这个溥意冷怎么是一只小色-鬼!

    不过接吻的感觉……真的还不错。

    周二中午,宋佩推开语文组办公室的门,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何思雨在。

    “哎?何老师,怎么就你一个人?”宋佩边说边坐到何思雨旁边的椅子上。

    “他们去聚餐,我不想去。”何思雨没精打采的说。

    “生病了?”

    “没,心情不好。”

    “那是怎么了,说来听听。”

    何思雨笑:“你这小鬼,说了你也不懂。”

    宋佩抓着她的胳膊摇摇,腻腻的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啊?”

    “哎,真拿你没办法,活该你是受。”

    “什么啦,我是攻欸!”宋佩义正言辞的说。

    “好好,你是攻,可是你刚才还给我卖萌来着。”何思雨的眼神仿佛就在等宋佩出丑。

    宋佩蹭了下鼻头,“到底你有什么事啊?”

    “我家又要给我安排相亲了……”刚才还开玩笑的何思雨马上就丧气起来。

    “相亲?相亲怎么了,你不想去吗?”

    “是啊,我不想结婚啊。”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何思雨发着呆转起了手边的中性笔。

    “那去表白啊!”宋佩站起来,拉着何思雨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你干什么去?松开我啊。”何思雨挣脱开,问她。

    “去表白!”

    看着宋佩一脸冲劲的模样,何思雨好像见到了十年前的自己。

    如果那时的自己能有宋佩一半的冲动,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她另有喜欢的人。”

    宋佩何时离开的何思雨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又想起林瑶了。

    林瑶,真是一个让我不能自持的人啊。

    每当想起你,我的心总是犹如被千军万马踏过般七上八下的。

    拥有你,是我这一生的心愿,你知道吗?

    周末很快便来了,林瑶在她家楼下等她,一如十年前那样。

    只是没了林瑶呼喊自己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手机。

    “何思雨,你好了没有啊,妈让我陪你去相亲呢。”

    “好了好了,这就下来。”

    当何思雨穿着一袭长裙下楼的时候,林瑶看得怔住了。

    “何思雨,你,你相亲而已,用得着穿得这么勾引人吗?”

    “什么勾引人,是你和妈非要我去相亲,我打扮好看点有错吗?”

    “那,走吧。”林瑶牵着她的手往地下停车场走。

    “你什么时候有车了?”

    “才买的,你不是没车吗,我就买了一辆。”林瑶说。

    “有关系?”何思雨好奇地问。

    “因为我们经常出去啊,你看难免陪你相亲,难道让你穿着白裙子挤地铁啊?”

    对,我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