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十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十年,已经过去了十年。

    说一句俗气的话,人一辈子能有几个十年呢?

    六个?七个?八个?

    这还只是正常死亡,如果遇到天灾*,恐怕连五十岁都活不到。

    在与林瑶分开的这十年中,何思雨不是没有想过会和林瑶再次相遇。

    但是她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

    哪怕是母校校庆的礼堂里,林瑶站在讲台上宣读感谢信。

    哪怕是机场候机的大厅里,林瑶坐在了自己旁边。

    哪怕是商场新品上市的店面里,林瑶站在店里买衣服。

    甚至,是林瑶的婚礼,自己作为她曾经的同学出现在宴会上。

    独独这一种,她没有想过——

    林瑶同自己的相亲对象是远房亲戚。

    林瑶会从李先生那里知道些什么呢?

    知道自己的年收入只有可怜的五位数。

    知道自己的父母整日愁着给自己找对象。

    知道自己的大学专业和那可笑的恋爱经历。

    那自己呢,对林瑶,又了解些什么。

    零。

    关于林瑶,我一无所知。

    踏上台阶的瞬间,何思雨犹豫了。

    她开始考虑,开始纠结,开始在心中度量。

    到底要不要见林瑶,到底要不要让林瑶知道自己现在过得是这样的不尽人意。

    二十七岁的女人,一场正常的恋爱都没有经历过。

    穷得连“房奴”“车奴”这样的称号都当不上。

    习惯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电影,战争片爱情片动画片武侠片故事片。

    被迫练就了“突发性大食量”,不然买一送一怎么吃得完。

    所以,我要不要进去呢?

    何思雨不知道的是,酒吧里林瑶的旁边,正坐着她们的老熟人。

    如果她知道这个人就在林瑶旁边给林瑶喂酒,她一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林瑶有些醉了。

    这是她今天的第二瓶酒。

    可她身边那个热情的女人还在灌酒。

    “林瑶,你到底行不行啊,这么点酒量,在国外的party都白参加了吗?”女人举着酒杯笑着贴过来,林瑶被她那鲜红鲜红的嘴唇夺去了注意力。

    女人贴在林瑶的耳边,悄悄的说:“刚才给谁打电话去了?”

    “何思雨。”林瑶冷冷的说。

    女人听到这三个字时愣了一下。

    随后马上反应过来:“何思雨?你们不是早已不联系了吗?”

    林瑶夺过女人手中的酒杯:“你害怕了?”

    “害怕什么?我看该怕的人应该是你吧。”女人轻笑着又夺回林瑶的酒杯,把林瑶喝过的地方转到自己嘴边,色号迥然不同的唇印就这样覆在了一起。

    “你这爱好什么时候能改改,不和我间接接吻会怎样?”林瑶不答女人的话,转移了话题。

    女人也不介意,她把酒杯放在桌子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会死。”

    “又犯病。”林瑶重新拿了一只没有用过杯子倒上酒,喂到自己嘴里。

    “你怎么想的,和何思雨见面?她当时那样对你……”女人的话还没说完,林瑶已经打断她。

    “我叫你来是陪我喝酒的,不是向你汇报我和何思雨的关系的。”林瑶面无表情的说。

    女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自讨没趣,也不再提起这个惹林瑶生气的话题了。

    “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女人问林瑶。

    “什么样的人?我也不知道。”林瑶的声音在瞬间就低沉了下去,女人看着她,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她,有限的词汇量不足以表达她复杂的情感,只得做罢。

    何思雨还在门口晃悠。

    已经在门口转了五圈的她被保安列为了“重点保护对象”。

    头发梳得锃亮的小哥看她在自家酒吧的门前踱来踱去,实在是受不了了。

    “美女,你到底是进不进啊,我眼睛都要看花了。”

    何思雨被这个陌生的门卫一说,才发觉自己好像也磨蹭的太久了,林瑶不会已经离开了吧。

    林瑶?

    何思雨忽的想起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后知后觉连忙快步迈进大门。

    “捉奸的吧。”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小哥说。

    “不是捉奸就是表白呗。”

    “我赌捉奸。”

    “我赌表白。”

    百无聊赖的门卫小哥赌起了何思雨来酒吧的原因。

    林瑶等了很久,何思雨都没有来。

    “回家吧。”林瑶旁边的女人拉住林瑶的手臂。

    林瑶把女人的手挪开:“再等等。”

    “等何思雨?”女人接着问。

    林瑶不置可否。

    喧闹嘈杂的音乐堵住了何思雨的耳朵,身旁人在说些什么她也听不到。

    林瑶到底在哪里。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