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十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你朋友?”女人走近,对李先生说。

    李先生点点头:“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何思雨,这位是……”

    “林瑶。”女人接口答道。

    何思雨睁大双眼,看着面前这个有着烈焰红唇的女人,这是林瑶吗?

    是我认识的那个林瑶吗?

    林瑶伸出手,嘴角向上提了提,“好久不见,何思雨。”

    何思雨愣了好半天,待反应上来时林瑶的手已经抬了好久。

    “好,好久不见。”

    林瑶对何思雨的失礼没有产生任何不满,微微侧身,对一旁目瞪口呆的李先生说:“走吗?”

    李先生的额头上尽是汗,扶了扶自己那副做工精良的金丝框眼镜,“原来你们认识啊。”

    林瑶的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嗯,同学。”

    何思雨听到这久违的一声同学,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一时间心中翻涌出的情绪仿佛快要将自己吞灭,直到窒息。

    是同学吗,确实是同学啊。

    我和林瑶的关系,难道不是同学吗?

    从社会关系的层面来说,我们的的确确,毫无疑问,是,同学。

    可为什么听到这个称谓,自己会有点心凉呢。

    难道这不是我朝思暮想,午夜梦回想见的那个人吗?

    难道这不是我心存愧疚,每日忏悔的那个人吗?

    想她的是自己,念她的也是自己。

    而狠心与她断绝联系的,也是自己。

    所以,是我自作自受吗。

    何思雨的思绪又回到了高中时代。

    分班以后的二人并没有因为不能一起上课而疏远,相反,意外的更加熟路起来。

    林瑶每天早上会去何思雨家的小区门口等她,骑着自行车载何思雨上课。

    何思雨甚至连自行车都不用骑了。

    起先妈妈还怀疑何思雨是不是在谈恋爱,后来看到带她上学的人是个长发小姑娘,就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放学后则陪着林瑶一起上二晚。

    林瑶写理科卷子,自己背文科概念。

    同桌董晓倩是最早发现这件事的。

    一次体育课,何思雨陪董晓倩去商店买冰淇淋,排队付钱时董晓倩在她耳边说:“你和林瑶最近走得很近哦?”

    随口问问的话被何思雨记在了心里,“嗯。”

    笨嘴拙舌的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表达清楚,唯有说一声嗯,以示回应。

    “张梓琳最近在说些不好的事情,你别往心里去。”

    董晓倩的第二句话让何思雨摸不着头脑。

    什么叫说些不好的事情?

    是指我和林瑶吗?

    何思雨是有暗自窃喜的,因为自己和林瑶,已经被人捆绑到了一起。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自己和林瑶的关系已经到了非常亲密的地步。

    “哦……她说什么了?”还在窃喜的何思雨就连问句都说得有那么点高兴。

    董晓倩回头看看一脸春光的何思雨,“她说你抱林瑶大腿,对她死缠烂打的。”

    “嗯,随便她说什么吧。”何思雨笑着说。

    何思雨很快就为自己的无所谓付出了代价。

    最开始是没人陪她上厕所,但是这也不算什么事。

    然后是作业本总是被撕掉几页,也不算什么事,反正是白纸。

    最后是何思雨的作业无故消失。

    “何思雨!你作业怎么还不交!”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喋喋不休。

    何思雨把书包翻了个底朝天,依旧不见那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作业本的踪迹。

    “找不到了。”何思雨起立,红着一张脸说。

    “你连骗人都懒得骗了啊,好歹说个没写完之类的啊!”语文老师气得拍了桌子,左手一挥,食指正好指着大门口,“出去!”

    连续两节的语文课,真倒霉,下课时还要当做站神供人围观嘲笑。

    何思雨低着头不敢看人,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是林瑶。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