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何思雨没有去上游泳课,去卫生间换了卫生巾以后就回到了教室。

    教室里还有几个翘课的同学围在一起打牌,见何思雨没去上课,颇感意外:“何思雨?你没去上课?”

    “嗯,没有去。”何思雨回到座位上,肚子稍微有点痛,或许是刚才换衣服着凉了,或许是昨天自己喝了一瓶冰水。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打牌?”

    何思雨摇头,“不了,你们打吧,我肚子有点疼。”

    “来例假了还是拉肚子了?”同学锲而不舍的问候让何思雨有点羞涩,因为一同打牌的还有两个男生,让男生知道自己的私事,有点怪怪的。

    “没有,拉肚子了。”说出这句话以后脸色更红了,何思雨不仅不善言谈,更不善说谎话。

    “哦,那你趴会吧。”同学见何思雨对打牌没什么兴趣也不再强求。

    “给。”

    何思雨被人戳醒,一抬头,还没怎么清醒,眼前的人影依旧模糊,但是看轮廓是林瑶没错。

    “这是……什么?”

    “治痛经的药,我看你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

    林瑶没有扎住的头发散落在脸颊两侧,微微低了头,头发掉落到下巴处,脸上只能看到一半的眼睛,何思雨在这个瞬间有些恍惚,外面明晃晃的大太阳透过玻璃窗照进教室,她的课桌紧挨着窗户,阳光洒在课桌上,有些刺眼,不过浑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何思雨有些愣神,不知为什么,觉得这一刹那,林瑶很美。

    不是惊为天人那种妖孽的美。

    是那种,清新淡雅,好像和你一起长大的邻家姐姐的美。

    对于林瑶的示好,何思雨有点不习惯,长久以来习惯了被人忽略,突然间被同学关心问候,心里有点开心,更多的是惊讶,受宠若惊,就是这个词,再贴切不过。

    “谢谢,不过你怎么……”

    “看你回来一直趴在桌上睡觉,猜你可能在痛经吧,而且女生痛经不是很正常吗,我比你更要严重,每次都是我妈妈给我冲红糖水喝,我才能勉强好一些。对了,你家有红糖吗?”

    林瑶的声音很柔,很轻,何思雨觉得自己就像被云朵包围住了,躺在洁白无瑕的白云里,感受着柳风拂面的安逸。

    “好像是有的,其实我也不太痛经,就是今天不知怎么了,大概是着凉了吧。”

    “哦……那还是多穿点吧。”

    同桌已经回来,林瑶识趣的离开了。

    “何思雨,你脸怎么这么红,还有一个印儿,趴桌上睡着了?”同桌摸着何思雨的脸说,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还从书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翻开,送到何思雨面前。

    何思雨感受着同桌柔软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又看看镜子里自己被手背压得有些发红的脸,没有回话。

    刚才自己就是这样和林瑶说话的吗?

    平凡的自己在林瑶面前还是这样出现的。

    穿着淡蓝色的土气的连体泳衣在林瑶面前展示了自己不甚优美的身材,头发有些凌乱脸上也带着红印儿和对方说话。

    果然也只有自己才会这样不拘小节。

    如果是林瑶,应该不会以这样的窘态出现在大家面前吧。

    脑海里又回响起林瑶对自己说的话。

    刚才林瑶或许是想和自己聊天的吧,但是自己那句“其实我也不太痛经”还是成为了此次谈话的终结。

    对方那么一大段甚至有些冗长的关心被自己轻而易举的推出去了,说到交流方法,自己如果是全班倒数第二,恐怕没有人敢认作第一。

    有些丧气,为什么总是无法学会和别人愉快的谈话,每每有这种情况,自己总能说出些大家都不爱听的话来。

    就不能学着同学们说一些可以维持对话的句子吗。

    比如,是啊,痛经就是很痛苦,有时候我流汗流的衣服都湿了。

    又或者,来例假的时候还是要多穿一点,我可能就是受凉了才这么痛。

    现在想想很好的回复在当时怎么都想不到呢。

    所以长此以往,大家对自己的印象都是:

    很闷,没什么人缘,软柿子,和她说话可以完全不顾及她的想法,反正本来她也没什么想法,这种人还是远离的好,我们可不想变成这种被人忽略到角落的家伙。

    何思雨没什么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只能有几个算是同伴的朋友。

    同伴,怎么定义,大概就是——

    下课会一起去厕所,体育课自由活动时在操场散步或者在树荫下乘凉发呆。

    但是虽然如此,却连一句心里话都听不到。

    能说的也只能是这个女生新买了一件短袖,你看那种材质,根本就是路边摊淘来的嘛!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有什么可骄傲的啊,看她走起路来那个样子,搔.首弄姿的,干什么啊?

    还有类似谁谁谈了一个新男朋友,那男的怎么会看上她,除了会发嗲撒娇还会做什么!真不知道眼睛怎么长的。

    都是些没什么内涵的八卦吐槽,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