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何思雨是在同学的婚礼上听说林瑶的近况的。

    这天何思雨套了一件纯白色的毛衣,腿上紧身牛仔裤的塑形感很强,脚上穿了一双棕色的小牛皮鞋,照照镜子,自己似乎瘦了一圈,果然还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何思雨。”新娘子叫她。

    何思雨看着眼前穿着一袭白色婚纱的女人,“恭喜啊,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何思雨笑笑,说着百年不变的客套话。

    “好久不见了啊,要不是从班长那里要来你的电话号码,我根本联络不上你啊。”同学笑的春光灿烂,抬头纹都险些出现在额头上。

    何思雨心说,快十年没联系的人了,现在要结婚了找我,还不是为了红包。

    可是面上还是礼貌的笑笑,“这些年我也东奔西跑的,总是换电话,好多同学都联系不上了,现在多亏了你的婚礼让我们又聚了起来。”

    “看你说的,班长不是说了吗,从今年开始,咱们1班的同学每年一聚,这么多年的同学情谊了,哪能说断就断的,太可惜了!”同学握着她的手,亲切的拍拍,就像领导人的问候一样。

    何思雨尴尬的笑笑,“嗯是啊。”

    所谓同学聚会根本就是胜利者的庆功会,失败者的鸿门宴。

    是以何思雨很少参与这样的活动,到时候寻个借口推过去便是了。

    何思雨已经毕业五年,大学学得是中文专业,这个专业的分数不低,虽然对口工作不少,可是总体薪水都不高。

    何思雨的父母想让她当语文老师,小学初中都好,起码工作稳定,衣食无忧。

    何思雨并不喜欢老师这个职业,她想去出版社当编辑。

    大学的时候,何思雨曾在校报担任过文编一职,虽说稿子都很无聊,不是新闻就是美文刊登,但是何思雨还是乐此不疲的享受着这份学生工作给自己带来的幸福。

    后来何思雨去了几家当地的出版社应聘,都因为没有相关的证书而碰壁,出版社说要先从校对做起,可是何思雨一向喜欢的文字却像是着了魔一般,就是和她作对。

    何思雨考了很多次试都没有通过。

    最后只能和家里妥协,去了父亲的朋友的一间学校任职。

    高中语文老师,日复一日的教学工作,何思雨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这样定性了吧。

    再过两年找一个家里满意自己看得顺眼的男人嫁了,生个孩子,一家三口过日子。

    也许有些无趣,然而自己的生活也从来没有精彩过。

    二十多年来一直平铺直叙,平凡的自己在每个班级都是不起眼的女生。

    也有闺蜜,有三五好友,可惜都是像她一样的人,每个人都是同样的不起眼,所以即使聚在一起也丝毫不会有人在意。

    没有人去给老师打小报告——老师何思雨她们成天抱团嚼舌根。

    偶尔有人没来上课几乎也没有人会问起,除非是班主任才会随口问一句。

    翘课,何思雨胆子小,一向循规蹈矩,她的朋友自然也像她一般,怎么会有翘课的坏孩子呢。

    要说何思雨这么多年来有没有很出色很惹人夺目的朋友,那也还是有的。

    那个人就是林瑶。

    “对了,思雨,林瑶回国了,你知道吗?”同学的话把何思雨拉回现实。

    “不太清楚。”何思雨低下头,双手揪着毛衣的下摆,潜意识的不想和林瑶再有交集。

    同学似乎没发现何思雨不想谈这个话题,依旧絮絮叨叨的说着,“上学那会儿,林瑶不是和你关系很好吗?我还记得,林瑶是咱们级花之一,人缘好,长得漂亮,学习也好,跟谁都能说的上话,但是她最好的朋友却是你,我们当时还挺奇怪的,觉得你和林瑶似乎也不怎么能玩到一块去,哎思雨你别生气啊,我这话可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有点闷,林瑶那么开朗一个人,你俩的气场总怪怪的。”

    何思雨苦笑,“不会。”

    “高中毕业后林瑶就和她家人出国了,一走这么多年没回来,你们俩难道没联系过吗?”|同学满是诧异的眼神让何思雨浑身不自在。

    “那会儿只有座机,她出国以后我家也搬家换了号码,我俩就断了联系。”

    同学点点头,“怪不得……”

    宴席已经下了,高中同学们嚷嚷着去ktv唱歌,何思雨没有凑热闹的心思,说自己家中有事要先离开,班长直说她扫兴,何思雨陪着笑说下次一定玩到最后。

    何思雨出了酒店,刺骨的冷风直灌进自己的脖子里,毛衣下摆也钻进了不少,冻得何思雨一阵哆嗦。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