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最坏打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督主,这是上好的石黄膏,小人给您拿来了。”长随郑忠手里捧着一个青花小瓷瓶哈着腰,对掌印值房里间关着门在里头洗脸梳头换衣裳的韦瑜殷勤道。

    “放下,你先退出去,另外给我弄些诃子茶来喝。”韦瑜在里头吩咐道。

    “是,小人这就去。”郑忠依言将专治烧伤的石黄膏放在屋子里头的一张螺钿小几上,转身快步里去,出去后又把外头的门拉来阖上。

    听到外间门阖上的声音后,韦瑜等了等才从里间出来,此时的她已经洗了脸,擦了身子,再自己动手梳好了发髻,又换上了一套干净的中衣。如今的她虽然贵为内相,但却没有像以前大权在握的宫中掌印太监一样,跟前有长随伺候衣食。凡事都是自己动手,对外则是说她好洁,不喜欢人服侍。内中的原因自然是她是女子之身,这身份不能叫任何人发现了去。

    将装了治疗烧伤的石黄膏的小药瓶拿在手里,她转身走进值房的里间,把门闩上后,这才将药瓶上的塞子拔开,撩起衣裳,伸出一只手指把里头的药膏挖些出来涂在腹部有些红肿的地方。

    两个多时辰前,在撷芳殿东配殿里头逃生,往下头的烟道里跳时,因为曳撒前襟被溅上火星而烧起来,腹部少许肌肤到底是被火灼伤了。幸亏小公主纪锦扑火及时,又因为曳撒和中衣下头穿了主腰,胸部以上免于被灼伤,不然的话对她而言真算是一劫。

    女扮男装进宫到现在成为内相,做了十多年不男不女的人,在外人面前她装成太监很成功,所有人都把她当成美貌的内侍。不过,内侍也算是残缺的男人,可是私下里,她从没有认为自己是男人。是女人当然要在乎自己的容貌还有肌肤,不想伤着,也不想因此而难看。她也是很在乎这个。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尽管韦瑜还并没有碰上这么一个人,但是保留住容貌和身体的美,将来能完整的给那个不知道在何处的人,潜意识里她想这么做。

    一想到将来,她又轻叹口气。或者她并没有这个将来。不知不觉已经爬到现在这样一个高位,维持不易,要想下去也是不能。

    石黄膏抹在腹部的那红肿的灼伤时,带来一片凉意,让她一直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些。涂完药,放下撩起的衣衫,将手指擦干净,又将药瓶塞好。

    她开了螺钿紫檀的衣柜找出一件曳撒开始穿起来,穿好衣裳,束好玉带,在玉带上挂上青绦牌穗和牙牌,最后戴上三山帽。低头审视自己的衣裳,很平整没有褶皱,特别是胸前平平的,看上去是男子的胸膛。

    这之前,她趁着还下雨,天色还暗着,和小公主纪锦从那被砸坏的洞里爬出来,略嘱咐了她几句,便赶回了位于关雎左门的掌印值房。一回来,让人备了水,就进到里间把穿在身上的主腰给脱了,一番擦洗之后,她立即将裹胸的布找了出来,那布足有一丈长,能将胸严严实实地裹上好几圈。

    裹好胸后,她长吁口气,转身看到被自己扔到一边的那白色主腰,心里头又升起些忐忑和悔意。她总觉得自己刚才是是不是做错了,不该自己安慰自己小公主并没有注意到她穿的那女子才穿的主腰。也是这些年太顺风顺水了,一直小心着没有出过任何纰漏。一直到今年夏天,今年的夏天格外热,所以她也就自己做了两件宫里的宫女们爱穿的主腰,穿在里头。在进宫前,她学过些基本的女红,会裁剪缝制些简单的东西,因此这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