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魔方世界!公测开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坤哥,大陆的人答应了,明年的仪式上,坤哥你有着一个座位!”

    一个马仔站在张晨的面前,一边做着汇报,一边满心的崇拜和仰慕。

    明年的仪式呀,那可是世界最顶尖的政治事件,能够在那里露个脸的,这洪兴之中也就只有眼前的这位了吧?就算是蒋先生,也差了这么点儿。

    张晨幽幽的点了点头,将脑袋从一大堆的文件之中提起来,长长的打了一个呵欠,“知道了,你去安排一下,明年之后,咱们可以建一个观光投资团,集体前往大陆那边,到时候,我预计,咱们可以把手里的钱,再翻上几倍!”

    马仔激动的点头称是,看得张晨也是略带喜意。

    一晃眼,十多年已经过去,现在是1996年,再过一年的时间,香港也就能够回归了。

    这些年里头,他忙里忙外,在香港,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势力范围,增强自己的小弟实力,甚至亲手送了上百个小弟出国留学。

    在国外,他的前在股票市场上不断的翻滚,资金疯狂增加,如今在微软、甲骨文等公司之中,已经有了不弱的一份股份,而在新兴的互联网行业,他也是早有布局。

    在大陆,他各种投资,房地产、城市建设、企业改革,所有的方面,他都有涉足,更是疯狂的抱大腿,甚至连那位“图样图森破”的*oss,也和他私下有了一点点联系。

    也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此时的他,虽然明面上依然是一个洪兴话事人,可他的实际地位,甚至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蒋天生!

    站起身来,不理会面前剩下的那一堆资料。

    张晨走到全封闭的玻璃窗前,从六十楼看着下方的风景,心中颇有成就感。

    忽然间,一股吸允之力忽然传来,张晨眼前一亮,他知道,魔方世界的任务,终于开始了!

    刷!

    忽然间,身形一闪一现,张晨的眼前化作了一片雪白。

    白色的房间就好像是美国的老一代科幻片一般,一片纯白色彩,没有半点杂质。而在这房间之中,漆黑的魔方却化作了篮球大小,静静漂浮,代理依然是穿着一身哥特萝莉装,一脸笑容的站在魔方之后。

    “感觉如何?”代理问道。

    “我天生就是一个好人,就算是当了反派,我也是走在改邪归正的路上。”张晨耸了耸肩,说道。

    “放心吧!”代理裂开嘴巴一笑,“相信不久之后,你就会痴迷上你的反派身份,而不可自拔的。”

    “为什么让我到这里来?”张晨翻了一个白眼,指了指四周。

    “这是建造完成的魔方房间,是魔方世界的一个组成,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将他搞定,现在算是正式开始运行了。从今天开始,魔方世界的游戏者就会开始陆陆续续的进入,你的工作,也可以正式开始了。”

    “话说我只有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没事。”代理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魔方给你造了n多个分身,你不用担心自己会过劳死!”

    说完,她伸手一点,顿时一阵波澜闪烁,四周忽的一变,化作了一个充满了粉红色彩和童话气息的女生房间,那漂浮着的魔方,就好像是一个玩具一样,堆在了架子之上,看上去,也没有这么恐怖了。

    “这是我的房间。”代理道,“刚才你看到的是魔方房间的统一制式,这是我个人定制的。怎么样,好看许多了吧?”

    张晨一头黑线,“请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告诉我我的工作吧。”

    代理点了点头,一挥手,打开了她房间之中那40寸的电视,忽然,屏幕闪烁,十多个人便出现在那屏幕之中。

    雪白的空房间之中,魔方漂浮,十多人或站立,或蹲坐,有的眼中是迷茫,有的则是无限的激动。

    “你的任务魔方世界应该已经传达给你了,给这游戏者造成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折损率。这些游戏者就是你的猎物,待会儿他们会进入你的世界之中,该怎么做,我想你已经有了打算。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你作为反派必须死,而且必须死在这群人直接或者间接的攻击之下,不然的话,你的反派身份就不会成立,你的任务,也算是失败!”

    “切!就知道会这样。”张晨啧了啧嘴巴,心想自己还是改不了做龙套的命。

    “那我现在呢?”

    代理笑了起来,她伸手指着那十多个游戏者,“我为你准备了一个好玩的游戏,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张晨疑惑的看了看她手指的方向,无奈的捂着额头,“无间道呀!”

    ……

    雪白的空间之中,张晨一睁开双眼,就听到一阵激烈的吵闹声。

    “混蛋,都是你这个白痴,如果不是你把车开翻了,我们怎么会突然落到这种地方来!”一个肥头大耳,脸上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人正在叱喝着一个身材高大,相貌相对而言比较憨厚的男人。

    那男人也是有些怒气冲霄的样子,大声反驳道,“我为什么会把车开翻,你自己怎么不想想!现在抓的正严,你不收敛一下,偏偏要在这种时候去找你的小**,还要走那条没开发的路,今天可是下大雨,这种路不翻车就有鬼了!”

    中年人脸上微微有些发红,可是依然是不依不挠的推卸责任。

    张晨颇有兴致的听了好一会儿,这才知道,那男人似乎是一个什么官员,而憨厚男人,则是他的司机。

    除却这两人之外,在这里,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