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章 祸国穿越女过程NP文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海棠转身,衣袂飞扬,回坐首座,伸手取下面纱。

    李律抬头一望,只见她容色逼人,肤如冰雪,眉若远山,眸如寒星,唇如朱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秋水为姿,月为神,她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绝色少女!他原本想着她即使年轻也要年近三十才对,没想到她看上去和他年纪不相上下。

    他出身皇族,自问美女见过不少,但是从未见过这等绝代风华气质的女子。

    海棠道:“你既是我弟子,我自然要以真容相见,你拜师行礼吧。”她是不太想当女皇,道比当皇帝更加永恒,收个徒弟当皇帝真心不错。

    李律见她年轻虽生一丝退意,但想她的本事谈吐,便恭恭敬敬行完了拜师礼。

    海棠笑着点点头,道:“我在灵州本就有件俗事要了,但是你既然已是我弟子,我便先教你几天,你这几天除了应酬凌振越,就跟着我吧。”

    于是,海棠就开始用最简单的语言,传授一些她的“道”的基本。

    诸如此类:

    “做任何事,包括做皇帝治理天下,最重要的可以分为四件事,人、财、法和个人魅力,至于儒家那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都不实用,只不过是当君王的自欺欺人。你看,那些贪官不懂君臣吗,那些乱臣权臣不懂君臣吗?懂!他们比你还懂,该叫的时候叫得比你还好听,但是该做的时候,他们还是为了自己目无君王。因为世间根本就没有天生的尊贵,只有有当君王能力的人才能当好君王。”

    “人,是指人才,比如你是皇帝,一个地方水灾旱灾,你要有懂治水防旱的人去管理,又比如敌国来犯,你要有将军领兵去拒敌于国门之外,又老百姓吃不饱,那么你就要找个有办法能在同样面积的土地上种出更多粮食的人。这些事,靠你现在的科举文才和举荐孝廉,写同样课题的空洞道德文章,写出好诗好词的人能行吗?所以,你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首先就要改变用人选人的标准,上有所好,下必效焉,你若当政,就可以用政策做一做引导。当然,这不是一夕一朝可以改变的。当你有足够的实力时进行彻底的改革,或者你慢慢的把没用的人撤下来。”

    “财,就是钱财。你作为皇族子弟,也知道那句“君子重义,小人重利”在很多时候也是狗屁。没有财,那么帮你做事的人连饭都吃不饱,有多少人会是这样的傻冒?人总要活的,而且每个人都想自己活得好,那就需要钱财,这是人的天性,也是为什么贪腐的人那么多的原因。所以你想要有人帮你做事,你一定要有钱,你要没钱,靠义的话,那只能偶尔有这样的“活在天上的人”或者就几个忠仆帮你做做私事。”

    “法,就是做事的法则,你也可以理解为律法和方法的总和,律法不用我解释,方法你也知道,但是现在朝庭的方法是很有弊端的……”

    “个人魅力这个说重要它不重要,说不重要它有时又最重要。你们王朝家天下,可是真正君王所用之人又有几人是自己的兄弟手足,兄弟恐怕还要争位自相残杀呢。一个上位者的个人魅力,可以聚集一帮的志同道合者,这样你缺人,别人就给你送人,你缺钱,别人想办法给你挣钱,你遇到困难,别人比你还急着给你想办法。你现在的皇家气度和礼贤下士也算一种个人魅力,关于个人魅力,至少你成功了第一步,我愿意收你为徒,这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资本……”

    李律忽然笑了,海棠星目一横,道:“你为什么笑?”

    “我没有笑。”李律一本正经地说。他一生拜过很多师,但是只有这个师父说起话来这么实在,听着也有趣,说得浅,却字字到点。可是,也只有这个师父,一点都不知道谦虚,而且,他也能摸到她的喜好,她喜欢阳谋,因为她很自信。

    “你想成为明君,在我看来,如今阶段人是第一位,积累培养人才。等我这里的事都了了,我去京城,你要是有信得过的人可以送来,我可以考核收为外室弟子。同门师弟,你用起来也顺手。不过,当前之势,李哲当上皇帝,你会不会挡不住他的杀心?当然,这也要看你,你是想要近期当上皇帝,远期当上皇帝?”

    “近期如何,远期如何?”他不耻下问,跟着这个师父,根本就不用虚伪客套,越直接,她越喜欢。

    “我不太建议近期当,因为你父皇留下的是个烂瘫子,你还不如不要,破而后立。近期收下这个烂瘫子,你就要受制于当前的朝臣们和现在朝庭的各种黑暗保守的即得利益体势力。远期嘛,让李哲当上皇帝,让他去面对内忧外患的局面,他自己会被自己作死。而这十年的时间,你可以积累你的人、财、物,又用自己的法则治理一方积累经验。等他死后,你身为大晋最正统的血脉登高一呼,名正言顺。而你手中建立的王朝,用的人都是你的,新朝庭你要用新的方法,也就没有那么大的阻碍。”

    李律奇道:“你为何一直说大皇兄会死?”

    海棠自信地说:“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和格局治理这个国家,况且大晋现在的朝庭已经是腐朽的破屋,纵然修修补补,根基已坏,不是人力可挽。就算他十年内不死,只要你有本事,你让他死,他就得死。”

    李律叹道:“可是,我若不为皇,下场也可能是死。”这是身在皇室的悲哀。

    海棠却道:“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