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1 婚事博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命我为五军都督。另外陛下开始准备大婚,他执意要娶湘儿。”

    沈静秋紧锁眉头,面色不善,“他真的这么跟你说的,已经开始在准备大婚事宜?”

    “是!”罗隐叹了一口气,“他的态度很坚决,如同数年前,完全没有谈的余地。”

    沈静秋沉默不语,罗隐担心的看着沈静秋。“静秋,你知道我的心意,我同你一样,绝对不愿意让湘儿嫁给陛下。从始至终,我的态度都没改变过。”

    沈静秋握住罗隐的手,“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只是在想,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打消轩辕斋的念头。或许该让湘儿同他说清楚。”

    罗隐皱眉,不太赞同的说道:“你确定湘儿会拒绝他?”

    沈静秋苦笑一声,孩子们越大,心思越深沉。以前简单明了的湘儿,如今也有些让沈静秋看不透。所以沈静秋苦笑了一声,“看来是时候同湘儿开诚布公的谈一次。”

    罗隐担心的说道,“要是湘儿不拒绝这门婚事,难道你真的要将湘儿嫁给他吗?”

    “实在不行,就带着湘儿离开京城吧。”沈静秋轻声一笑,“天大地大,我就不信那人还能追到天涯海角不成。”

    “只怕湘儿未必愿意跟你走。”罗隐苦笑,孩子大了,心思也多了。做父母的就算操碎了心,也未必能够让孩子感受到这番苦心。

    沈静秋挑选了一个天气晴好的日子,在花园里同湘儿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她看着对面的湘儿,吾家有女初长成,真正是水做的姑娘,美得惊心动魄,一举一动都透着美感,让人移不开眼。也是因为这个容貌,沈静秋只会偶尔带她出门,就怕遇上一些不开眼的登徒子,更担心湘儿遇上一个又一个的烂桃花。

    沈静秋亲自煮茶,湘儿眼神透着兴趣,单手支撑着下巴,嘴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说道:“女儿最喜欢看母亲煮茶。”

    沈静秋轻声一笑,说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你父亲煮茶的模样。想当年,我就是被你父亲一身白衣若仙的模样给迷住了,最后选择嫁给了你父亲。”

    湘儿兴趣盎然,“只可惜父亲如今无论如何也不肯重现当年的场景,而且父亲如今变黑了,更显健壮,女儿完全想象不出父亲当年白衣若仙的模样是何等惊艳。而且女儿也没母亲这么幸运,能够遇上一个同父亲年轻时一般模样的男子。”

    沈静秋笑道:“我家湘儿长大了,莫非开始思嫁?”

    湘儿微微红了脸,不显扭捏,很是大方的点头承认,“到了女儿这个年纪,思嫁本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嫁了人以后,也就没那么多限制,女儿就能有更多的机会出门游玩,笑傲天下。”

    做美梦去吧,这个傻丫头。沈静秋摇了摇头,“先喝杯茶,尝尝母亲的手艺,可有退步。”

    湘儿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回味了一番味道,最后笑道:“还是同以前一样,女儿真幸福,能够喝到母亲亲手泡制的茶水。”

    沈静秋含笑问道:“湘儿,既然说起思嫁,那我问你,你可有想过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湘儿侧头望天,脸上带着笑容,“女儿自然是想过的。女儿想要嫁一个有勇有谋有担当有责任,家世不能太差的男子。对了,还要长的好看,如此我们将来生下的孩子才能有好相貌。还有,他一定要喜欢我,不能伤我的心,最好能对言听计从。”

    沈静秋连连摇头,这丫头是疯魔了吧,这世上哪有这样好的男子。沈静秋不得不在湘儿头上轻轻敲了下,笑道:“快醒醒,别做梦了。”

    湘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母亲可别笑话我,女儿也是想想而已,心里头清楚这样的男人世上可没有。就比如父亲,已经是很完美的男人,可是总还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偶尔还会惹母亲动怒。哎,女儿也不知道最后能嫁给什么样的人,看缘分吧。”

    沈静秋低头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湘儿,母亲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母亲请讲,女儿洗耳恭听。”

    沈静秋深吸一口气,斟酌着说道:“陛下想要娶你为后,而且早在金州时,他就有娶你的想法。”

    沈静秋预料了很多可能,唯独没想到会在湘儿脸上看到一脸娇羞的笑容。沈静秋心里头咯噔一下,顿时有了不妙的感觉。“湘儿,你这是怎么了?”

    湘儿扭扭捏捏的,“母亲,陛下真的这么说吗?”

    沈ing秋扶额,老天爷果然没站在她这一边。自从有了轩辕斋这个逆天的存在,老天爷似乎就格外偏爱他。真是气煞人也。沈静秋小心翼翼的问道:“湘儿,莫非你愿意?你可有想过嫁给陛下的后果?他注定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难道你真的愿意进宫同众多的女人争宠?”

    湘儿的脸色微微变了,轻咬薄唇,小声的说道:“陛下是不同的。”

    沈静秋狐疑的盯着湘儿,“湘儿,你老实告诉娘亲,你是不是私下里同陛下有来往?”

    湘儿尴尬一笑,眼神明显躲闪。沈静秋怒拍桌子,好一个老谋深算的轩辕斋,果然是不打无准备的仗。轩辕斋和湘儿能够瞒着他们来往,这国公府内肯定有他们的内应。沈静秋怒视湘儿,“湘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湘儿捏着衣袖,有些不自在,还有些委屈,“女儿就是,就是偶尔会同陛下通信。”

    “这么说来,你早就知道陛下对你的心意。而你对他也有了情愫?”沈静秋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竟然被轩辕斋的几封情书就妃俘获了。这个傻姑娘啊,真要嫁给了轩辕斋,估计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湘儿小心翼翼的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又急切的说道,“娘亲,你不要生气。陛下早就预料到会有今日,他嘱咐我一定要好好同你说。娘亲,陛下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这人挺好的,我觉着他是真心实意。”

    沈静秋冲天翻了个白眼,说道:“傻丫头,你分得清什么是真心什么是假意吗?”

    “陛下是真心的,女儿感觉得出来。”湘儿没底气的说道。

    沈静秋冷哼一声,“好,就算陛下是真心实意,那娘亲问你,陛下对你的这份情意能够维持多少年?身为帝王,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女人。你认为你能一辈子得宠吗?根本不可能。你醒醒吧,我的傻丫头。”

    “陛下承诺,只会有我一人,绝无其他的女人。”湘儿小心翼翼的说道。

    沈静秋一脸不屑,“胡说八道。自古以来,有哪个帝王终生只有一个女人?”

    “以前的帝王没做到,不代表陛下做不到。”湘儿鼓足勇气,大声的替轩辕斋争辩。

    沈静秋无力叹息,果然是女生外向,这还没怎么样,就开始替轩辕斋说话。要是真嫁给了轩辕斋,那更不得了。

    沈静秋冷笑一声,“湘儿,娘亲不同你争辩陛下的人品,这种问题靠争辩是没用的。娘亲就问你一句,是谁在帮你和陛下传递消息?这么多年一直瞒着我们,你们倒是能干的很。”

    湘儿顿时心虚的低下头,说道:“女儿答应过,什么都不能说。”

    沈静秋怒拍桌子,“敢不说。不说就禁足。”

    “娘亲真野蛮,同父亲一样,就知道禁足。”湘儿不满抗议。“而且娘亲这是在逼着女儿做言而无信的人,女儿是不会就范的。”

    沈静秋笑了笑,“这么看来,禁足还不够,还得加上抄写经书外加女红。”

    湘儿果然变了脸色,嘴角抽了抽,“娘亲可真狠心,明知道女儿不善女红,偏生还要罚女儿做女红。等女儿双手都被扎伤,母亲难道就不心疼。”

    “我心疼什么。你都要跟着那个男人跑了,我再心疼有用吗?”说完,沈静秋还冷哼一声,一副没得商量的态度。

    湘儿委屈极了,“女儿真怀疑娘亲是不是后娘,怎看如此狠心。”

    “我要是后娘,哪轮到你在这里同我狡辩,早就将你卖了。”沈静秋厉声说道。

    湘儿哇的一下哭了起来,眼泪却一滴没有,明显是假哭。沈静秋微蹙眉头,真是拿这个傻丫头没办法。沈静秋赶紧说道:“行了,行了,赶紧给我停下。说出谁给你们传信,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自然也不罚你。”

    湘儿一脸纠结犹豫,明显是动摇了。沈静秋再次暗叹,这傻丫头立场如此不坚定,难怪竟然被轩辕斋的几封信给俘获了。不过更让沈静秋生气的是其中的帮凶,若非帮凶作恶,湘儿又怎么可能上当受骗,被轩辕斋耍得团团转。

    湘儿一双眼睛左右躲闪,沈静秋狠狠一瞪,湘儿顿时焉了了。“娘亲非得追究此事吗?”

    “那你能答应娘亲不嫁给陛下吗?”沈静秋反问湘儿。

    湘儿翻了个白眼,说道:“父亲和母亲从一开始就看不上陛下,不肯答应我嫁给陛下。就算女儿愿意,又算得了什么。难不成还能私奔嫁给陛下吗?”

    沈静秋冷哼一声,“少在我面前抱怨,先老实交代,究竟是谁在替你们传信。”

    湘儿低下头,纠结了一会,才说道:“是二哥。”

    果然是罗望这个臭小子。沈静秋从一开始就隐约猜到,罗望估计脱不了干系,结果当真如此。沈静秋冷哼一声,命人将湘儿带下去。

    湘儿大叫,“母亲说话不算话,说了不追究,这会又反悔。”

    “闭嘴,这几天你好好反省,想想你究竟做错了什么。”

    湘儿被带了下去,沈静秋则连连冷笑。回到书房,命人将罗望叫来,今儿她要好好收拾这个吃里扒外的臭小子。当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