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秋雨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深秋的雨淅淅沥沥,打在屋顶瓦楞上,在如泼墨般浓黑的夜里发出啪啪嗒嗒的声音,在静谧的夜里像极女子时高时低的饮泣声。

    南蜀国京畿南碧城的城东与城北是高官贵族与皇商富商才能居住的地方,以往日子,即便是这样的雨夜,城东与城北皆灯火通明如白昼,然近半个月来,莫说入了夜这几乎夜夜笙歌的两处地方沉寂如死水,便是白日里都极少有人走动,好像京畿里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连带着整个京畿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中。

    秋雨依旧永远不识人间滋味地下着,将城北相府深处一个破旧小院屋里本就昏黄微弱的火光泼得朦朦胧胧,将映在窗纸上的女子身影打得摇摇晃晃。

    此刻,一名背部有些佝偻的老妇正冒着雨穿过小院月门,急忙忙地往亮着昏黄火光的屋子走去,只见她手里捧着什么,正努力地弯着腰用身子挡着冰冷的雨水借以护住她捧在手里的东西,老妇的脚步本就匆匆,在看到屋子里的光火时立刻变得慌乱,受吓一般往屋子奔去。

    “小小姐!”还不待屋内冬暖故应声,老妇已慌张地径自推开了虚掩的屋门,往倚窗而置的放着豆油灯的脱漆桌几跑去,声音因慌乱而颤抖,“小小姐快把灯熄掉!要是被宫里的人看到就糟了!”

    “宫里人也是要睡觉的,这种时辰谁个宫里人会出来?”靠窗的桌几旁坐着身穿浅绿色布衣的冬暖故,见着老妇慌乱的模样非但不紧张,反是抬手握住老妇欲将豆油灯拿起的手,轻轻一笑道,“就算宫里有人出来,也不见得会到这左相府来,六娘就是瞎紧张。”

    冬暖故二八芳华,有着一张精致漂亮的小脸,肤如白脂玉露,眉毛细而弯,眼睛墨黑灵动,鼻尖挺翘,唇粉嫩润泽,此刻昏黄的火光在她墨黑的瞳眸里跳跃仿佛碎在夜幕上的漫天星辰,尽管她身穿洗得有些发白了的布衣,却也丝毫掩不住她身上的潋滟流光。

    “宫里不是还有那些只在夜里才出现的人?”名唤六娘的妇人面上的紧张更甚,依旧想要去拿那豆油灯起来吹熄了去,冬暖故不再拦她,只是看向她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瓷盅故作惊讶道,“六娘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冬暖故这么一问,六娘果然转移了注意力,忙将手里的瓷盅放到冬暖故面前的桌几上,动作很小心,好像那瓷盅是什么宝贝怕会摔了一般,面上的紧张也被慈笑所取代,“这是我从大厨房偷偷给小小姐拿的,小小姐快吃,要是凉了就不好吃了,小小姐吃完了也好把灯给熄了。”

    瓷盅的盖子被六娘打开了,一股淡淡的红枣味向鼻尖扑来,是一碗还温存着些热气的红枣小米粥。

    冬暖故看到六娘背上的衣裳几乎湿透,花白的头发也几乎被雨水打湿,然这盏瓷盅上却只沾着三两滴雨水,可见这一路回到这个院子六娘是用她的身子来给这盏瓷盅遮雨,然而,这只是一碗红枣小米粥而已,只是,而已。

    冬暖故微垂的眼里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