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7秦晴的重生日子【十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晴听了文博的主意,简直高兴得不得了。

    再加上文博每次对她的接近都是僵着身子不敢动。她便越加的喜欢逗文博了。此刻说完话,她便又靠在了文博的肩上。捏着文博手臂上的肌肉,只觉得心里的芥蒂已经越来越少。

    文博真的是对她太好了,她不过是让他去锻炼身体罢了,现在捏着手臂竟然已经有肌肉了!

    哪怕是秦晴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忠犬系统的缘故,可到底文博并不知道啊!

    再加上文博已经多次向她表达了爱意,她现在也享受着文博对她的宠爱,她便更加觉得文博这样的男人。绝世仅有。毕竟有一个男人一心一意的宠着你,实在是太诱人的现实存在了!

    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忠犬文博才能做到如此专一、如此柔情、如此忠诚了……

    秦晴想,这一定是上天看她之前过得太辛苦,特意补偿她的。

    文博派去的人很快便找到了治完病的蒲越。

    这天蒲越照旧晚上下楼吃夜宵,忍受着他乡的寂寥,内心中满是孤独。

    原本以前他是最喜欢到外地瞎混的。因为到了这里,他可以吃喝玩乐,潇洒快活。

    可是现在他因为身体有病。连着输了好多天的药水,整个人都奄奄的。便是看见了漂亮的小妞,也迫于医生给他的医嘱。并不敢乱来,免得病情反复。

    所以他实在是觉得索然无味。吃了夜宵,便想要回去看看电视睡觉算了。

    只是蒲越并不知道有一行人早已尾随着他一路,走到楼梯口时,那群人突然暴起发难,蒲越只觉得眼前一黑,便浑身都遭受到了拳打脚踢……末了,身上的钱包还被抢走了!

    最后一人抢了钱包,也许是看着钱包里没钱,竟然还折回来又对着他的腿来了一脚。

    “啊!”蒲越只觉得小腿钻心的疼!刚才。他好像听见了小腿骨折断的声音……

    真是太倒霉了!遇到抢劫的也就算了,还要因为钱少被人打断腿!

    被蒙着袋子的蒲越。最后几乎是依靠痛苦哀嚎才吸引来了路人,将他送到了医院。

    只是没有钱包的他,最后不得不报出秦泽瑶的电话号码,让她带钱过来交钱,并带他回家。

    此时此刻,蒲越这才觉得秦泽瑶实在比那些女人好上千万倍!如果不是因为他心不安定,现在哪里会遭受这些不平事呢?以后……他一定要好好地对待秦泽瑶。

    蒲越好似已经在忏悔了,可是秦晴却还是对蒲越印象恶劣。

    不过既然秦泽瑶和蒲越还没有离婚,她也就只能陪着秦泽瑶前去外地看望断腿的蒲越。

    倒是蒲越因为并不知道他的腿就是秦晴和文博安排人打断的,对于能够陪着秦泽瑶一起来看望他的秦晴,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

    当初那个看着秦家人便趾高气昂的蒲越在遭受这一系列的打击后,果断发现了秦家人的好。

    只是相对于蒲越心中的念头翻转,秦晴却显得冷酷而无情。

    等秦泽瑶离开病房为蒲越去买饭菜后,秦晴掏出了包里关于蒲越和朱学莉的照片,甩在了蒲越的脸上!“大姐夫,你可真是我的好姐夫啊!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让我大姐和你离婚啊!”

    秦晴这话可是她的真实想法,可是因为这些事情都不能告诉秦泽瑶,便只能忍着朝蒲越发泄。

    蒲越原本正期盼着秦泽瑶早些回来,好给他带好吃的呢。

    却没想到,秦泽瑶一走,秦晴就摆出了一副早就知道他的丑事的姿态。他惊慌的捡起照片一看,竟然全都是他和朱学莉的亲密照!这个朱学莉,竟然还想要破坏他的家庭,从他这里拿到些什么好处不成吗?

    蒲越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秦晴完成任务时能因为秦泽瑶没有利用价值而选择抛弃她,后来更是为了讨好朱学莉而选择将女儿嫁给朱学莉有病的侄子,为了继女将儿子逐出家门……

    现在他对朱学莉的印象跌倒了谷底,既然能够将朱学莉以“暗娼”的名义由公安局送到县里离开自己,现在自然也就会恶意猜测秦晴照片的由来:必然是朱学莉不甘心,前来报复了!

    他心里百转千回,马上就软了脸色,一脸讨好的问秦晴:“小姑子,你可要相信我的清白啊!我和这个女人可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这些照片都是她哄着我拍的,就是为了拆散我的家。”

    蒲越为了给自己脱罪,便将所有的罪名都按在了朱学莉的身上。

    他告诉秦晴,这个朱学莉因为被前夫赶出了家门,就到他的面前哭诉可怜之处。他只是鉴于同学的旧情,这才伸手帮了她几把,又借了一点钱给她救急。

    可没想到这个朱学莉恩将仇报,竟然后来不想还钱了,还想着法子的骗着他拍了这些照片。

    他可是一个爱护秦泽瑶这个妻子的好丈夫啊,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秦泽瑶的事情呢?

    现在朱学莉将这些照片寄到了秦泽瑶上班的地方,必然是因为她心怀叵测,不安好心!

    “……秦晴啊,我可是你大姐十几年的老公,你可一定要相信我的清白。还好这些照片被你截下了,要是被你大姐看到,她肯定会又哭又闹的。我可是最爱护她了,这种产生误会的事情,就还是不要告诉她好了……”蒲越一脸忐忑的讨好:“秦晴啊,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秦晴还真是没想到蒲越竟然有这样脑补的能力,只凭她拿出照片,便自己猜测出了“事实”。

    不过这样也好,也免得她再继续给他解释照片的由来。虽然,她拿出这些照片就豁了出去!

    “大姐夫。”秦晴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学着蒲越以往鼻孔朝天的样子。“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虽然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可显然照片上的你和那个女人关系匪浅!若说就凭你这样随便说两句,我就相信你的话,日后若是我姐发现了这件事,我们姐妹之间可怎么相处呢!”

    蒲越顿时语塞,可秦晴说得就是事实,除非……他能付出打动秦晴的代价!可他有什么啊?(未 完待续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