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不闻旧人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啊啊……好舒服……哦……你好棒……”

    放lang形骸的女人叫声不断从主卧室传来。

    白筱的身体还转向着厨房,但脚下却再也迈不出步子。

    她在玻璃门上看到了自己面无表情的脸。

    身体里忽然燃起一把烈火,将她之前淡淡的喜悦燃烧殆尽,只余下苍白的灰烬。

    也许在听到那声音的时候她该掉头就走,走得远远的,越远越好,可是,等她拔腿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站在了主卧的门外。

    一门之隔,里面的动静越加地清晰。

    曾经,她也是站在这里,敲门然后温柔地喊他起来吃早餐。

    白筱伸手去推门,只是轻轻一碰,本虚掩的门就自动打开了。

    透过门缝,她看到一只高跟鞋,还有红色的裙子,艳丽的色彩好像女人的烈焰红唇,黑色的蕾丝文胸跟丁/字裤散乱在地板上,混着男人的西裤跟衬衫。

    “哦……天哪……你好厉害……唔唔哦……我不行啦……嗯嗯……”

    女人意乱情迷的尖叫声里混杂着男人的粗chuan声尽数汇入她的耳中。

    大床也承受不住重力开始嘎嘎地剧烈晃动。

    白筱没有把门彻底推开,她在门口站了会儿,突然转身进了厨房,反手关上/门,隔绝了外面越来越大的声音,她背靠着冰凉的玻璃门,眼神有些涣散,脸色苍白如雪。

    不知维持了这个姿势多久,她走到冰箱前,从里面拿了瓶矿泉水,一口气灌下去大半瓶,如寒芒的液体似要割破她的喉咙,随即传来如刀绞一般的疼痛。

    她捂着胃缓缓蹲下来,似乎为了怕惊倒卧室里的男女,她另只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嘴,一声哽咽淹没在掌心,她的眉眼弯弯,像在笑,泪水却从指缝间流出,混着手心被咬破的血。

    他们之间,真的仅仅只是误解吗?

    白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门,怎么坐进电梯,怎么走出小区的。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在耳畔响起,她转头,眼前一花,人已经被撂倒在了马路边。

    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上。

    “总裁,明宏酒店的收购方案已经出来了,上面有些内容需要您……”

    副驾驶座上的秘书偏过头,发现后座上的男人望着窗外,看不懂他在想些什么,阳光从降下的车窗缝隙招进来,映衬出他的轮廓,棱角分明,完美的线条透着一股子的冷峻。

    “郁总。”景行又试探地叫了一声。

    郁绍庭收回视线的同时升起了车窗,看向秘书:“怎么不说下去了?”

    景行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道:“总裁,昨天少爷的班主任有打电/话过来,希望您抽空去学校一趟。”

    郁绍庭望着景行,那沉静的眼神比任何呵斥责骂都来得让人不安。

    景行忙补充:“说想跟您探讨一下关于小少爷的成长问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