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冒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父皇,你真要冒这个险?”沐瑾明是怎么也不赞成以毒攻毒这样一个极为凶险的办法。

    “没有把握父皇是不会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沐昊宇笑着拉过担心自己的小儿子道:“他们不还没定下结果,如果有八成的胜算父皇会试一试。”

    “可是,还有两年比之前预料的要少一年。”沐瑾明急道:“汐儿知道了是不会愿意父皇以身试药!”

    “朝儿啊。”沐昊宇一想到小女儿板着一副俏脸的样子,眼中多了几分柔和:“父皇没有多少时间陪着你们了,明儿你要努力,将来才能保护朝儿。”

    “我会的。”沐瑾明心底酸涩万分,看着自己的父皇逐渐走向死亡,是多么的残忍痛苦。

    “去吧。”沐昊宇对小儿子抱有太多太多的期望,两年的时间他要将儿子培养成一个有能力有担当的一国之君,哪怕很难他都希望小儿子尽力,他的朝儿面冷心热需要至亲之人的呵护。

    “太医那里的进展父皇会让李德胜盯着,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沐昊宇对小儿子道:“这件事先别告诉朝儿,免得她担心。”

    “嗯,父皇别瞒着我就行。”沐瑾明很怕父皇会背着自己做出危险的决定。

    “好。”沐昊宇笑着摸了摸小儿子的头。

    沐昊宇独自注视着手中的玉佩:“朝儿,朝儿,父皇能为你做的不多了。”

    到了园子,绿音让两人摘了蒙眼的黑巾,带着两人去看日后要住的地方。

    “这里是客房,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绿音又叮嘱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便离开。

    屋内事物一应俱全都是上好的东西,让严律感叹的同时对自己与曲老现今的命运担忧起来,看样子没有准信是不可能平安离开这里的。

    “曲老,您真的打算用那样的方法?”不是严律不相信曲老的医术,而是那人可是一国之君,弄不好可是要抄家灭族的,严律紧锁着眉头。

    “已经没有退路了。”曲老活了大半辈子了头一次摊上这事,无奈的叹气,老了老了还能进一次皇宫,一国之君哪,可不是说见就能见的。

    “曲老有几成把握?”严律问,心里愧对曲老,都怪自己太过想当然,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如今落到如此境地。

    “如果没有其他的因素,就诊断的结果看来有五层的把握。”曲老皱着眉道:“如若能与那位徐太医互相讨教一二,兴许能增几分成算。”

    严律没再说什么,即便说了也是无用,一切就看天意了。

    这晚严律与曲老两人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第二日一早两人面色都不怎么好。

    这个时候徐太医的到来解了曲老的燃眉之急,两在屋内商讨方法,这一聊就是五日四夜,除了日常需要吃饭睡觉外,两人可谓是废寝忘食。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人终于商讨出适合于皇上压制毒性的方法,并将此法禀明皇上定夺。

    沐昊宇看了交上来的医治办法,思虑再三决定试上一试,再坏也坏不到哪去,命两人着手准备。

    沐瑾明非常忧心,每日除了必要的课业练功之外均呆在父皇身边寸步不离的看着徐太医与曲老为父皇医治。

    徐太医和曲老用毒格外小心谨慎,每日用毒量是一点一点的往上增加,隔两日停下来观察皇上的身体情况,再做下一步治疗。

    这样的医治办法重在求稳,时间上拖得就长了些,严律和曲老就必需得呆到医治结束病情稳定后才能离开。

    身为汐朝暗卫之一的绿音是要回到自己主子身边的,带上皇上的书信与郡主的玉佩快马加鞭赶回徐州。

    两江总督秦文已经于前日到任,盐运使顾安偷偷将贩卖私盐一事说与这位新来的顶头上司,两人均属于二皇子帐下,自然需得尽心竭力为主子捞更多的银子以备后用。

    “可都准备妥当?”秦文不放心问道:“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大人尽管放心,这又不是头一回了,一切都按往常安排进行,下官已经亲自检查过一回,确保无遗露之处。”顾安笑着回答。

    “何时行去?”秦文需要掌握一切可靠信息,以便随时需要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

    “三日之后,人手已经到齐,请大人放心,下官会亲自去督管。”顾安拍着胸脯保证道:“人手方面大人也无需担心,都是自己人口风紧得很。”

    “那就好。”秦文听后暂放下一半的心,自己刚刚到任,一切还需要与顾安密切合作,日后站稳脚跟才能为二皇子殿下尽犬马之劳。

    “大人,这事成之后?”顾安眼角微向上瞥了一眼秦文,他主要问事成之后所得大量银钱需要如何分配,这是一种初步试探,虽然两人均出于二皇子帐下,可谁都不了解对方,就怕对方给自己穿小鞋,回过头来在主子面前卖好,像这种银钱上的事就更加不能马虎了。

    秦文皱了下眉忽而笑着伸手拍了拍顾安的肩膀,道:“还是按照原来的办,该怎样就怎样。”

    顾安听了这话心下松了口气,暗道到手的银子怎能让它飞了,这位大人亦不会做此卸磨杀驴愚蠢至极的事,如此一来他就不用再顾忌上面偷偷藏下自己应得的那份银子。

    “谢大人。”顾安真心诚意地道了谢,两人会心一笑,笑容中意味不言而明。

    秦文是个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被二皇子重用力挺到这徐州做两江总督。这可是个肥得流油的美差,仅私盐一项进项就能抵得上京中一品大员两年的俸禄还要多。他自然清楚顾安那私人问的用意,私盐一事的进项一般分为四部分,一份上呈主子,一份孝敬上官,一份顾安应得的,另一份就是那些个办事的兵丁。顾安是怕自己想要做出个成绩好让自己主子高兴,哪想没了顾安这把好手,哪还有丰厚的腰包,岂不因小失大得不偿失,顾此小心试探,自己又不傻哪有到手的银子不赚的道理,孝敬主子该有的银子一分也不会少,而自己的那份就更不可能拿出来了,那可是很子谁都不会嫌银子多了烧手。

    顾安心满意足地离开,一路上心里乐开了花,看来这位秦文秦大人挺上道的,如此一来以后做起事来也能得心应手许多。这回可比上一回要赚得多,干完这一票下回还不一定有没有着落,好在赚足了这一回起码够用两三年。

    顾安乐滋滋地回家去了,心情一好就免不了要喝上几杯,几杯酒下肚眼神开始飘忽,醉得人事不知,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已经潜入了他的屋子。

    夜晚的天空万籁俱寂,凤阳楼后园的一处屋子里仍透出微弱的亮光,显然此间的主人仍未休息。

    汐朝在等,等什么,等派出去的人回来。

    不多时窗子动了动,一个黑影闪了进来,跪在汐朝床前道:“属下未能找到账册,却发现了顾安与各大商贾来往的书信。”双手奉上偷出的几封书信。

    汐朝接过信抽出其中的一封打开大致翻看之后,重新装入信封之内,吩咐道:“书信原封不动送回去,以免打草惊蛇,派人盯紧顾安,他那里必定有私盐运送出入的账册,想办法弄到。”

    “是。”暗卫收起书信应道。

    “下去吧。”汐朝抬了抬手,准备休息。

    待暗卫走后,汐朝挥手灭掉桌旁的烛火,一夜好眠。

    宫中亦有人未眠,座上男子听着底下人报上来的消息,沉思半晌。

    “殿下,秦大人密报中所方这次是最后一次了,大皇子那边有人已经在秘密调查此事,秦大人怕出纰漏方才需小心行事。”跪在地上的心腹太监自外得了密报连夜上呈。

    “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别让人拿了把柄。”男子是二皇子沐荣,手指轻叩桌沿脑子里想着别的事,嘴上却道:“下去吧。”

    “是。”太监退了出去,关好房门。

    “老大,哼!”沐荣冷哼一声眼里透着利芒。

    许晨临这几日忙得不易乐乎,只要一想到用不了几日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