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什么叫反咬一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不担心?”御书房内沐昊宇好奇看向自己的儿子。

    “汐儿会处理好的。”沐瑾明对自己的妹妹信心满满,“她从不做无用功。”

    “呵呵,那到是。”沐昊宇笑道:“她啊每做一件事都有她的目的。”

    “这次的事虽是汐儿惹得祸,但同样可以从侧面看出端王府对此的态度。”跟着父皇每日看折子,沐瑾明已经比之前的稚嫩更加沉稳精明,朝堂上的利益关系错综复杂,一个不小心就会走错,必需一再小心。

    “他要是本本分分的,朕是不会拿一件小事敲打一二。”对于自己的弟弟,沐昊宇没打算下死手,只要未触怒到自己的底线就由着他去。

    “朝儿这次能做得好的话,到是可以借着事头将她召到宫里来。”沐昊宇早有这样的打算,就是没有好的借口,如今到是送上门来了。

    “赵家……”沐瑾明心里多少有点担心。

    “仔细瞧着,朝儿的手段可是头一回使出来呢。”沐昊宇乐得看戏。

    沐瑾明淡笑不语,心中明镜似的。

    到了开堂审案的日子,汐朝依旧一袭男装,大大方方的坐在欧阳烨身边,对面坐着端王爷、王妃以及赵家亲属,堂下跪着告密者。

    审案的大人乃大理寺少卿董大人,拍了惊堂木让下跪之人叙述当晚看到的经过。

    “小人张三,上京人士,年二十五。”下跪男子哪想到会有上公堂的一天,心里早吓得胆寒,说话磕磕巴巴,“当夜在红街,赵公子从迎春楼出来,好像喝醉了,看到少年三人拦住去路,小人离得远听不见说了些什么,就见少年身边的婢女不知从何处拿来的匕首,在赵公子没注意的情况下刺向赵公子下身,听得一声惨叫,吓得小人再不敢多呆一刻便跑了。”公堂之上他不敢说谎,一方是端王府一方是丞相府,都是他一平民百姓得罪不起的大人物,他还想要小命呢。

    “欧阳小姐有什么话说?”董大人心中郁闷,就这庇大点的事情非得劳师动众闹得是满城风雨。

    “是我做的。”汐朝也不辩驳,极为干脆地承认了,到惊得在坐众人瞠目结舌。

    “既然是你所为之前在王府为何失口否认?”端王妃总算抓到了错处不依不饶道。

    “是我做的又怎样,不是又当如何?”汐朝恍若无事平静异常,“仅凭张三一人之言又能证明什么,何况当初是端王府带着一批侍卫强行将我带到端王府上,无凭无据之下就想治我的罪,未免太嚣张了!”

    “你即承认还待说什么!”端王妃想快点结束,对堂上董大人道:“大人,她既然承认了此案该结了吧。”

    董大人微皱起眉头看了眼微露出心急的端王妃,再瞧坐得那叫一个气定神闲的丞相大人,心里转了几个弯问道:“欧阳小姐还有什么可说?”他总觉得丞相不会让自己的亲生女儿遭受‘不白之冤’。

    汐朝平静的开口:“一人之言不足以为证,即无找到其他证人指证,又无当时做案的凶器,依刑律无法定罪,端王妃这般急切是怕我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吧。”一句话将事情引向了另一头。

    “休要信口雌黄。”端王妃像是被说中了心事,恼怒万分。

    “啪。”惊堂木一拍顿时再无人开口。

    “欧阳小姐所言确是如此。”董大人说道:“欧阳小姐承认自己所为,此案是否双方私下商榷?”端王府不能得罪,丞相府更得罪不起,左右为难之际只能出此下策。

    “不行!”端王妃到想看看贱丫头能耍出什么花招来,哪能轻易放过。

    汐朝似笑非笑地瞥了端王妃一眼道:“事情还未审完怎么能草率结案。”

    董大人听了头痛不已,这叫什么事。

    “张三的供词缺了一样,那就是赵明礼借酒醉轻薄于我,当时我只道让他让开,他还想上前动手动脚,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自保,他的伤不过是小伤而已,何以治我的罪?”

    “含血喷人!”赵母气道:“我儿怎么可能轻薄你!”她深知儿子的本性,但此时公堂之上她得为儿子辩驳。

    “当然,如果当晚我是着女装,赵公子是不会拦住我的。”汐朝十分坦然道:“赵明礼可是上京城中排得上名号的纨绔子弟,他还有个嗜好,专喜年轻漂亮的少年,曾经大肆强抢过许多好人家的孩子玩弄,|奸|淫|掳掠是无恶不做。”

    “你胡说!”赵母闻言一怔,脸色登时就变了。

    “是不是胡说有人证物证可以证明。”汐朝淡然的欣赏对面变了脸色的几人,漫不经心的开口:“轻薄朝廷重臣之女依律法当示以斩首,我只不过是略失薄惩,既然端王府和赵家皆不服,那么就只能依法论处。”

    “你……”赵母刹时站了起来脸色气得发白,一只手指着汐朝,那咬牙切齿的劲,恨不能将其生吞活剥了。

    “安静。”董大人算是看明白了,这就是一出贼喊捉贼的戏码。

    “欧阳小姐所言甚是。”董大人没想到看似年少的少女会熟读刑律,难怪丞相不担心。

    “大人,休要听她一派胡言!”端王妃道:“欧阳小姐当夜为何去烟花之地,难道不清楚那里是什么地方!”她怎能让小丫头得惩。

    “依端王妃的意思,我不该去那里,那红街开在那儿又是为何?”汐朝反问道:“别说我是女儿家不应该去那污浊之地,当时我可是着男装的,任谁能看出我不是男儿身,若非如此赵明礼根本不会拦我去路,说一些肮脏的话。何况当晚我仅仅是在红街上走了一圈,并未进入任何一家院门,端王妃的说词未免有些不切实际。”

    “强词夺理!”端王妃怒道:“即便明礼阻了你,那你也不该出手废了他,可知赵家子嗣单薄,无疑是毁了明礼一生。”

    “端王妃认为我即便受了侮辱也是应该?”汐朝眸光一冷,如针般射向端王妃,话音让人听得打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难道端王妃想要明知故犯,藐视上听。”

    一句话一顶藐视皇权的罪名扣下来,惊得在坐之人无不寒意嗖嗖,就连董大人都觉得端王妃一再为赵明礼开脱,不把他这个大理寺少卿放在眼里。

    “荒谬!”端王妃这才惊觉自己被绕进去了,如果她硬要说欧阳汐朝有故意引诱之嫌,无异于藐视王法,有谁家的女儿愿意背上失节的罪名。不说就更证明当晚明礼确有轻薄之意,她所作所为实属情有可原,那么明礼将背负轻薄重臣之女的重罪,依律是要当斩的。

    “此事由董大人定夺,端王妃所言已逾越了。”汐朝带着三分讥嘲道:“今日之事无非是赵家一意孤行,利用端王府的关系一再的逼迫,是何道理。岂知赵明礼所做恶事不仅仅这一件,强取豪夺并未冤枉于他,今日,便请董大人依法惩处以震纲常。”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赵母已经被逼得失去了理智,如泼妇一样指着汐朝的鼻子呵骂。

    “啪。”惊堂木再次落下,董大人严肃道:“此乃公堂之上岂容你乱言。”

    “欧阳小姐可有证据?”端王爷听了这半天哪有看不清情况的道理,这位欧阳小姐的口才当真让人咋舌。

    “即无人证物证我岂敢枉言。”汐朝平静的话语中透着对端王府的讥讽,似在说端王府以势压人的恶劣行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