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苹果四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抱起苏奕的刹那,苏卿只觉得怀里这个人轻得不可思议,回想上一次抱着苏奕时候的感觉,一对比起来,苏奕果然瘦了不少。

    窗外望出去的景色是熟悉的公寓的外面,苏卿还能看到下面的环保带的树上挂着的红色喜庆的装饰物。

    年还没有过。

    苏卿的记忆断层在送回苏奕之后自己躲到山林的时候,其余的什么也想不起来。算起来,这年还没有过,距离那段时间也不远,对于苏卿来说不过一瞬间,然而他看苏奕苍白的脸色和昏迷中也紧蹙着的眉头,这段时间怕是苦了苏奕。

    苏卿不知道苏奕为什么要找他,为什么要带他回来。

    为什么要做这一切?

    他只知道,眼前这个人,一定为了他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伤。

    刚刚强撑着抱了苏奕去主卧,现在肩膀上的伤一定裂开了,因为纱布透出几分鲜艳的红。苏卿试着动了动那只手,这下发现,这次是真的动不了了。

    肩膀上的伤口作痛着,伤从哪里来,苏卿都不想去细想。肩膀上的伤痛比起符文的灼痛,根本微不足道。然而比起看到苏奕手上大大小小纵横的伤口,符文的疼,比之心里的疼,更是微不足道。

    用小法术给苏奕暂时止了血,苏卿将苏奕放到还算完整的主卧的床上,给他盖上被子。在杂乱的屋子里翻箱倒柜了好半天,才找到了医药箱。

    苏奕家里常备的医药箱东西很全,止血的,消毒的,纱布什么的都很齐全。苏卿猜测可能和前面的人有关,但他并没有细想,只是拿着医药箱手脚迅速地赶回了房间之中。

    略有些手忙脚乱地帮苏奕包扎好伤口,几分钟后,苏卿看着自己包出的不太美观的纱布造型,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对一些生活上的事着实有些不擅长。他有点苦恼,抓挠了两下自己的奶金色短发,然后又因为这动作似乎太粗鲁了些又放下了手。

    等确定了苏奕的情况稳定了一些,苏卿这才从房间恋恋不舍地离开。

    家里太乱,得有人整理,苏奕最近身体不太好,虽然苏卿自己身上也有伤,但还是觉得自己来整理比较好。

    苏奕已经那么累了,能少做一些是一些。

    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只有一只手的战斗力,左边肩膀的伤口太深,一时半会儿也动不了,就算是苏卿用自己的天赋能力加速了愈合,一时之间也于事无补。

    找医药箱的时候苏卿没有注意,等到整理的时候才发现满地都是苏奕的照片。他心里很明白这些照片都不是自己拍摄的,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苏奕也不可能自恋到拍这么多自己的照片。只有可能是前面的人遗留下来的。

    在家具、装饰品以及有些照片上看到了自己指甲留下的类兽族划痕,苏卿立刻明白,这里的一片狼藉都是自己做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对苏奕的情绪如此不稳定?

    苏卿一边思索着,一边将弄乱的东西回归原处,弯着腰,用一只手一张张捡起凌乱的照片,然后将其放回相册里面。

    恢复工作出乎意料的艰辛,以前住着的时候苏卿从不觉得家里东西很多,然而收拾起来的时候,就觉得多了好些自己都不认识的东西。有些东西仔细看看,似乎还能看出原主的心意,嗅到上面属于其他人的气息,苏卿心里有几分不高兴,却还是小心地把东西收拾好放回原来的地方。

    照片出乎意料的多,苏卿不知道前面谁有这样的耐心和认真,保留了如此多对苏奕的捕捉。有些照片让苏卿动作慢了几拍,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上面除了苏奕之外还有别人。

    苏卿刻意地找了找,却只看到同一个人。系统曾经说过他之前有三人,而现在他只看到一人,不难看出,这大叠大叠的照片的主人就是照片上的那个人——明朗俊逸的外表,过硬的唇线,理智过头的眉眼。

    苏卿看了看,看不出来苏奕到底喜欢他哪一点。唯独只看出了自己和照片上人没一点相似的现实。

    苏卿心里笑了笑,如果相似一些,苏奕会不会更早喜欢自己一些?但随即他又打消了自己的念头,那种因替身而来的感情,又有什么可羡慕的?

    照片收得越多,苏卿心里就越重。

    那人在照片上看苏奕的眼神,温柔得像是装满了整个世界。

    不,苏卿想,也许苏奕就是他的全世界。

    一一看下来,看出照片主人的用心和认真。苏卿苦涩地想,一直以来都觉得即使自己不是第一个,但绝对是最认真,最爱苏奕的,但现在看来,他连最字都不敢加了。

    换个位置思考,也许他的前者走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和他一样的想法。

    本以为在热诚上可以胜他人一筹,然而现在却只能悲哀地想,他们的爱同样厚重,自己占不了分毫优势。

    如今苏卿才算是明白自己早先输在哪里,输就输在一颗诚恳的真心。

    收拾好了屋子,苏卿肩头的纱布浸出一小片红,他自己伸手摸了摸,疼得抽了抽脸,用种族的天赋压下去,手还是动不了。

    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大抵是苏奕带自己回来得匆忙,还来不及添置。苏卿关上冰箱门,从行李包里翻出了自己钱包和卡,用一小截纱布缠了右眼。右眼还是玫红色的兽瞳,血脉的传承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消化,苏卿自己也控制不了,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暂时遮盖住,其他的只能另外想办法。

    大抵因为过年,大家都回了家,出来的逛街的人不多,大多数人对苏卿脸上的纱布都很感兴趣,看他发色和俊美的面容,还以为是角色扮演,不少人上前问合影。苏卿含笑着拒绝了。

    他似乎又变回了以往温和的模样,和以前也没有什么两样。

    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心底血脉带来的兽性,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反扑。

    手上的符文并没有感觉,但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臂,有些心理作用。

    他心里对自己的一惊一乍叹了口气,又笑了笑,现在符文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已经活不到那个时候了。

    以前所说的没有时间,是符文所带来的失神。然而这次,和符文没有关系了。

    在超市逛了很久,买了一些饭菜,出门时想起苏奕身体差得紧,又挤公车去了远一点的地方买粥品,回来的时候看见楼下有一家卖速冻的特色汤圆的,苏卿恍惚地想起,苏奕曾经说过,再过不久就是元宵节,大家可以一起吃汤圆。

    汤圆啊,吃了就团圆。

    汤圆汤圆,大伙儿图的就是一个圆。

    等苏卿回过神来,手上已经提了一袋速冻的汤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