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38废太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腻的味道,夏侯君宇有三宫六院,自然深知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立刻,他略微发胖的脸变成猪肝色,不顾绿樱的苦苦劝阻,大步走到里间。

    一进去,夏侯君宇就看到满屋狼藉。

    地上,椅子上,桌子上,衣服丢的到处都是。

    若说刚才他还觉得小卓子在说谎,这里面的人不可能是夏侯楠,等看到被扔在地上的三爪蛟龙太子服,夏侯君宇从里到外,都是透心凉。

    “混账东西!”

    床上翻滚着的,可不就是夏侯楠和夏侯珍么!

    此时,这两人面色潮红,乐在其中,气得夏侯君宇握紧的拳头上青筋爆出。

    在听到夏侯珍一口一个“太子哥哥,快点儿——”皇上终于彻底爆发,他上前一把拽着夏侯珍的头发,把她拖出来,扬手两个耳光,打得夏侯珍鼻子口里鲜血直冒。

    “大胆!敢打我的爱姬!”

    好事被人打断,夏侯楠很不满意,他满脸春色,双眼猩红,怒视着皇上。

    爱姬?

    打你个二百五!

    夏侯君宇气得肝疼,顺手拿了一支拂尘,“棒棒棒”一下接一下地打在夏侯楠身上。

    “混蛋!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嘛!”

    吃了痛,夏侯楠站起来猛地推了夏侯君宇一把,“我是皇上!来人,给朕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拖出去,砍了!”

    夏侯楠的这句话,彻底断了他和夏侯君宇之间的父子情分。

    和妹妹做苟且之事,且不知悔改,还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好嘛!才刚刚当上太子,就开始幻想自己是皇帝了,这是要取而代之,要篡位,要谋权啊!

    没有一个君王不看重自己的位置,不害怕自己的龙椅被人惦记。

    夏侯楠的这句“无心”的话,被夏侯君宇听进耳朵里去了,在加上夏侯楠刚才出手很重,要不是夏侯擎天在背后托着他,他早就摔跤了。

    身为儿子,对父亲动手是不孝;身为臣子,对君王动手是犯上;身为太子,对父皇动手是不忠!

    夏侯楠果然如几位老臣说的那样,难以担当大任,根本就是个无德无品的人!

    以前他那些仁义道德,都是装的!

    夏侯君宇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

    当初立夏侯楠,有秦太后和丽嫔的原因,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来自玉家在朝中的影响。结果呢?夏侯楠不但不好好珍惜玉绯烟,还在玉惊雷丧礼上闹出那样的丑闻,让老臣们寒心,也让夏侯君宇对他寒了心。

    这一次,夏侯楠闹得更加离谱,这样的人怎么能担当大任!

    要真是让夏侯楠当继承人,指不定大周国的江山,祖宗的基业,都会败在他的手里。

    “向进,笔墨伺候,朕要废太子!”

    夏侯君宇厉声下令,向进手脚麻利地准备了笔墨。

    只等夏侯君宇挥毫写下诏书,让向进宣读了诏书的内容,夏侯楠才终于清醒过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好的父皇为什么要废掉自己?

    在看到自己和夏侯珍一丝不挂时,夏侯楠忽然意识到他们被人坑了。

    “父皇,儿臣是被人陷害的!儿臣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来不及去想到底是谁算计了自己,夏侯楠连滚带爬地来到夏侯君宇面前,“父皇,儿臣冤枉!请父皇明察——”

    “冤枉?难道朕是瞎子吗!滚开——”

    夏侯君宇踹开夏侯楠,一脸厌恶。

    直到这时,他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外人,威远公的孙子周倡,这是夏侯君宇为夏侯珍选的驸马,婚事已经定下。

    今天,夏侯君宇在御书房考了考周倡,对这个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