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尴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抽了抽,护着杨柳倒在了炕上。

    杨柳呆呆的看着李聪,用膝盖顶着炕沿,她后仰下去的速度就会变缓,人也不容易受伤,但他的膝盖怎么受得住?傻子啊。她后面都是被子,就是倒下去也摔不疼的。

    门被余氏突然推开,见着两人搂抱在一起,余氏习惯性的“哟”了一声,一边用袖子挡住视线,一边往后退,“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继续。”

    等退到走廊上,余氏将门带上,脑袋一偏,就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呸,什么玩意儿?!”白日宣淫,杨柳这是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了吧,真不害臊。

    李聪和杨柳俩个人都没动。李聪见杨柳不说话,还以为她被吓傻了,腾出一只手在杨柳眼前晃了晃,“娘子,你、你没事吧。”

    他刚才只是故意使了个小计,让杨柳误以为踢到哪里。而杨柳只当开玩笑,也根本没敢使多大力气,就是怕慌乱中踢到些容易受伤的部位。其实杨柳刚才那脚踢到的是李聪的小手臂,李聪却将错就错的哎呦了一声,趁杨柳乱了心神的时候一把将那块大的麻布抓到手上,却没料到用力过猛,连带着差点摔着杨柳,他只得护着她,两人同时倒在炕上。

    现在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抱着她的后脑勺,两人脸对着脸,就差那么点点唇就碰在一起了。杨柳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却迷得他有些孟浪的狠吸了几口。原本抱着杨柳的腰的手也有些不自觉的挪到了杨柳的背部,隔着薄薄的衣料来回的摩挲。心爱的人正躺在自己身下,李聪感觉下身涨得厉害,身体不自觉的蹭了蹭,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得厉害,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声音有些干涩的唤了声娘子,视线却落在那低头便可触及的红唇上。

    就在昨天,他又亲到了,那里好软,好甜......

    不见杨柳有所反应,李聪才有些清醒,难道真摔着哪里了?原本正高的欲望也迅速消失下去,不规矩的手也拿到杨柳面前晃了晃,脸上带了些着急:“娘子,娘子。”

    “你傻子啊。”杨柳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他,坐起身子,指着李聪低吼:“你不想要你自个儿的腿啦。”

    杨柳虽然气急,却还是用了巧劲儿,不过也是李聪主动松开了手,不然他一个大男人哪这么容易就被推开的。李聪侧身曲了曲膝盖,高抬腿跳了跳,向杨柳证明他没事:“你看看,没事儿,都好好的。”

    说罢,抬脚就要往外走,再等下去,自己的尴尬就要被看见了,果然是春天到的原因吗?只要娘子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他都能热血澎湃好久。

    那一声脆响,还能啥事都没有?肯定是大男子主义思想作怪。杨柳叫住他,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蹬上鞋子就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去卷他的裤筒。

    “娘子。”李聪的声音都在打颤,杨柳卷他的裤筒,小手时有时无的接触到他的小腿,那温热滑腻的肌肤像羽毛一样轻轻挠在他的心上...他忽然觉得有些脚软,靠着身后的梳妆台才能勉强保存直立。他看了眼杨柳,这一眼差点没把鼻血留下来,从他站立的位置向下看,正好可以看见杨柳深蹲后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的半截雪白的圆形和一道深沟,随着杨柳的动作一颤......李聪的心也跟着一颤,连忙撇过头不去看,却感觉下身更加肿胀了,忍不住有些痛苦的嘶了一声。

    “很疼吗?”杨柳抬头,面带疑惑,就是怕弄疼他,她的动作已经很慢很轻了啊。

    “没。”李聪极快的一手挡在下身前,一手半捂着嘴怕自己再叫出来,简短的答道。膝盖的确不疼,殊不知就是她这又慢又轻的动作才更撩拨得人痛苦。

    那你表现得这么痛苦?害得我差点都不敢再动手了。杨柳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李聪一眼,继续手上的动作。

    幸好杨柳已经将裤筒挽到膝盖的位置,李聪大汗连连的喘着气,双手反撑在梳妆台上,终于不用这么受折磨了。杨柳本来正专心的查看李聪的伤势,因为皮肤实在黑得太均匀,要看是否红肿还真的要费些功夫,可一听李聪那着急连连的大喘气,她就不淡定了,尼玛,她真的下手不重好不好?她知道有些伤势当时不疼,过会儿才能有火辣辣的疼痛感,就算你真的疼,也得表现出男子汉气概行不行?

    这一抬头,世界安静了两秒,然后男女混音“啊——”就传了出去。

    屋外,有只路过的小鸟,猛的快速扇动着翅膀飞了过去。

    (注:我是不是有点小色?有没有打赏?哟呵呵呵呵呵呵呵)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