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大师兄的崩溃暴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明明比踮起脚尖的薇香还要高出一头的魄泽,不但没有半点居高临下的感觉,反倒觉得自己弱势了她一大截,幽冷的声音有别扭也有忐忑,“谁,谁说他是你儿子,我带我的儿子去找他的亲生母亲,又有什么不……。”

    虽然隔了一道面纱,但薇香仍然成功的吻上了魄泽还在负隅顽抗的倔嘴,也成功封住了他的喋喋不休的废话。

    魄泽顿时虎躯一震,定身一般的僵在了原地,确实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有纱帘隔着,所以这个膈应的吻,夜薇香并没有打算持久下去,于是很快就松了开,微翘的红唇倒是被魄泽唇上的滚烫温度给灼的更加红艳欲滴了,“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在我昏迷期间,你竟使诈让我给你生了一个孩子呢,居然又还想带着我生的孩子跑路……男人,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呢,是不是觉得,我夜薇香当真好欺负到了这种程度?”

    因为她唇的离去,好不容易得以喘.息的魄泽惊诧的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

    “是个有脑子的,略一推算,就自然而然有了结论,何况,孩子与母亲之间的天生感应,你一个臭男人又明白什么?”夜薇香恨恨的斜了他一眼,揪住他衣襟的小手又勒紧了几分,无邪烂漫的勾唇微笑,“说说看,你到底做好了什么样的准备,来补偿你对我所做的一切,唔?”

    魄泽自知理亏,原本就已经虚掉了半截的底气这下子被彻底的土崩瓦解了,问向薇香的话都透起了嗫嚅的成份,“你……你想要我怎么补偿?”

    话说,遥想当年,他只是怕这个女人根本就无法复活,会一直因那一魄吊着性命,从此沉睡下去的,所以做好最坏打算的他就想到与她制造出另一个弑兰来,哪里想到十月之后,等孩子真的呱呱坠地,他却是万般不舍,对孩子的生母也莫名的产生了太多不该有的……

    “我想要什么?怎么,莫非你不知道?”夜薇香玩味的笑了,半仰着的一双清澈见底的墨眸,意味难明的瞧着他,“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私自复活了我还嫌不够,还利用我造出了一个儿子……你知道么,我原以为你是这些师兄里,最没有心机的一个,可你却把这少的可怜的心机,全都用在了我的身上,呵呵,师妹我,真是何其荣幸啊,五、师、兄。”

    话到最后,话风辗转变得森冷,而在她手上拽着的魄泽,也同时被她轻而易举的甩到了榻上,她的身子更是紧随其后,果断的坐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下,两人的位置彻底的发生了转变,现下薇香更是‘名副其实’的成了居高临下的那一个。

    魄泽从猝不及防的一愣之后,当然是立即挣扎了起来,“你,别这样……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确是我欠了你的。”

    “很好!认账就好。”薇香满意一笑,然后摸了摸下巴,赤.裸的眼神就好像两盏探照灯似的,开始在自己身下的魄泽身上来回的梭巡,“既然你自己都说了,我要你做什么都可以,那么……。”

    说到这,她忽的俯下身,红唇凑到他面纱下的脸庞前,暧.昧的对其吹了一口香气,“我要你把我身上夺走的东西,原封不动的还回来。”

    本就因为两个这么亲密的相对方式就已经觉得很紧张了的魄泽,被她这样突如其来的咫尺距离的靠近,险些就跟受了惊吓的惊弓之鸟一样从榻上跳了起来,所以乍一听到她这样的明摆着就是无理的要求,当即大脑一白,郁闷的脱口反驳道:“做都已经做了,生都已经生了,我没有让时光倒流的本事,难道你要让我把孩子再重新塞回你的肚子不成?!”

    “呵呵呵……。”夜薇香伏在他的身上,咯咯的娇笑起来。

    直到笑的他觉得发了毛,夜薇香才缓缓敛却了笑靥,小手跟剥鸡蛋的似的,开始对他身上的衣物剥除起来,“掉下来的肉,当然须得肉来偿……可惜了,我却对吃龙肉不感兴趣,倒是……。”

    理所当然条条是道的说到这,她一舔红唇,笑的媚眼如丝,手指绕起了他腰间被揭开的腰带,“我对这享用龙肉的滋味,却是尤其的感兴趣……。”

    “什,什么?!”魄泽忙不迭的紧紧扯回被拉开的衣袍,失声怒吼,“世界上哪有这样可笑的偿还方式,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无理取闹!!”

    “哦?我无理取闹?”夜薇香挑眉,笑的得色,那只不知何时钻进了他某个要命位置的小手,恶意的撩动了一下,“难怪儿子都说你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死鸭子,真是嘴硬的很呢,瞧瞧,竟还不及你身体的一半诚实呢。”

    魄泽虎躯一颤,一把拽住了她使坏的小手,狠狠扯了出来,从面纱里透出了他咬牙切齿的声音,“我是个男人,还是个正常的男人!有个女人这样暧.昧的坐在我的身上,还剥我的衣服,我的身体若是没有反应,怕就是个废人了!所以就算这个女人不是你,老子也照样硬的起来!!”

    这么冲动不经过大脑思考的话一出口,魄泽就后悔了,当然,主要让他意识到错误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此时坐在他身上的小女人的神情很可怕,非常可怕,特别的可怕!

    夜薇香悠然坐直了身子,眼神清明透亮极了,笑容甜美娇媚极了,“说的这么肯定,看来,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或者更甚以前,这样的事情,你是没少做吧?楚萧魄泽。”

    还没等魄泽回答,不知在她手中何时出现的那两条银黑的九节鞭,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条绕在了他的脖子上,而两头捆绑住了他的双手,另一条直接紧紧捆绑住了他的双腿,嗯,除了上.腹下.腹还能动之外,当真是半点也动弹不得了。

    但凡他双手只要敢挣扎,啧,估摸着就只有把他自己勒死的份了……

    “死女人!你快放开我!放开我!!”自己突然被捆绑成了这个样子,魄泽哪里还想去管那该死的‘口出狂言’,顿时恼羞成怒道。

    夜薇香一脸兴味的一边掏了掏耳朵,一边开始脱起了他的裤子,“喊吧喊吧,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魄泽声音有些嘶哑了,有些颤抖了。

    “啧,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你还问这样的问题,未免太愚蠢了吧?男人。”夜薇香鄙夷的剜了他一眼,小手一个用力,干脆直接的把他的裤子扯碎在了手中。

    “我愚蠢?!”魄泽尖锐的反问,透过面纱的幽冷暴怒的视线直勾勾的盯向她手中又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匕首,“你把你那玩意儿放在我的那里,是想干什么?!”

    说话间,魄泽的内心也是要抓狂了,悲愤了……说好的不要这个肉偿,要那个肉偿,结果呢,居然拿了匕首抵在自己的那里,这不是要切掉他来肉偿吗?!

    “诶诶,这还不够明显吗?我当然是要割掉这个没有节.操的东西咯。”夜薇香嘟起红唇,神情理所当然,手中的匕首立时作出了切割的架势。

    魄泽失声大喊,“说我没节.操,那你自己呢!还不是左拥右抱!你怎么不先把你自己割了!省得让老子闹心!!”

    “哟嗬,还真不瞒您说,我确实有这个打算,可惜啊,没东西可以割嘛。”夜薇香一脸诚实又无奈的耸了耸肩,叹息一声,然后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撇向他,“你那后话的意思,我听起来怎么就那么酸呢?怎么,吃醋吃到闹心的程度了?”

    “你……这话都说的出口,简直无耻至极!还有,谁,谁说老子吃醋了,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老子这辈子都还没尝过呢!!”如果没有面纱遮挡的话,想必魄泽现在的脸一定红的可以煎鸡蛋了,不过具体是因为她的前话给羞红的,还是被她的后话给恼红的,就不得而知了。

    “到了这个份上,嘴还这么硬,那我,就只好见识见识,究竟你的嘴硬一点,还是我的刀子硬一点。”夜薇香邪肆一笑,顿时对准他的那个东西,手起刀落。

    魄泽见状,猛地暴喝一声,“不要!!我错了!!!”

    闻言,在锋利的匕首刀刃与那玩意儿只差零点几毫米的距离时,夜薇香恰到好处的顿了动作,挑高的眉眼好整以暇的瞧向他,“那你倒是说说看,你想要什么?又错在哪里了?”

    “我从头到尾都错了!错在不该让你复生,错在不该和你发生关系,错在不该和你有了孩子,错在不该对你动了情!!”魄泽羞愤到了极点,口不择言的说出了一直纠结着自己太久的想法。

    所谓的棋差一招,满盘皆输,就当是如此了吧。

    如果他当初没有起了让她复生的念头,那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