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七章 孩子生父竟是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别逼你……哈,哈哈哈!!”凤清歌仰头大笑,被泪水清洗着的眼眸,盛满了幽怨,“我们青门竹马千年来的感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才认识一年的贱女人吗?她这么个荡/妇*,和她怀着的贱种,就让你这么不惜杀了我!那我在你眼里,从头到尾都算个什么?!”

    啪的一声脆响,似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刹那……

    凤清歌捂着火辣辣脸庞,转正了被打偏的脑袋,神情凄楚的看着瞬间移动在自己面前的男子,

    “第三次,这是你第三次打我,而且又是为了这个贱女……。”

    又是啪的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凤清歌捂着双颊,摇摇欲坠着身体,终是跌坐在了地上。

    她仰望着面前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男子,像被打碎了的神色间,只剩下了绝望……

    孔非墨扬了扬下巴,倨傲冷酷的如同宣告一般道:

    “辱没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等于辱没本皇。”

    说完,他转首看向了夜薇香,温柔的伸出了手,“来,放下这里的恩恩怨怨,让我带你和孩子一起离开,好么?”

    夜薇香似是看戏看的不亦乐乎,抚掌轻笑起来,“精彩,真是精彩呐!曾经一对备受瞩目艳羡,情比金坚的情侣,现在却变成了一双相杀相残的敌人,显然……比上次在落乐馆的桥段,要有趣的多呢,只不过……。”

    她的笑容越发的天真烂漫,“你们两个自打自的,作甚么要污蔑我腹中血肉,我的孩子再怎么不济,也绝不会是个什么‘鸟人’嘛!所以啊,我亲爱的七师兄,可切莫再说要带我们母子一起离开的话了,这样我孩子的父亲会生气的哦,他的脾气可比你还坏呢。”

    “什……什么?”孔非墨闻言,似遭雷击般,全身一震,脸上登的煞白,脚步连连倒退,还伸出的手都忘了放下,仍僵在半空中。

    夜薇香不再看孔非墨,而是转着小脑袋,抬起了头,脸上溢满了甜美笑容,眸光似火般,焦灼着梨上雪怀中揽着的婪,张开了双臂,“我的好养父,亲亲大师兄,快推开我们该尊敬的好雪姨,来我的怀里,宝宝也好久没有抱过你了呢!”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余下的除却二十多门派子弟,至少还有百余法术高超的护卫、奴仆、和侍女,几乎都被惊的忘记要与恶灵和鬼蝙蝠斗争了……

    尧曲颜惊愕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不,不会吧……。”

    花浮影手中的折扇,都被他不小心折成了两段,风/流的笑靥,渐渐变成了晦暗难辨,“草木本无情……怎么可能……!”

    彼时,一阵咕噜噜的木轮子声音响起,随之,走出一个着了一身翠绿衣裙的少女,推着一木制轮椅显现在了人前。

    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温润如玉,语态温和的只说了一句,“她的身孕,已有四月有余了……。”

    ——题外话——

    你们信这孩子是大师兄滴么,其实,偶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话说,女主和大师兄之间,到底是肿么制造出娃娃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