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战首告捷(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秦般毓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她连忙取过旁边的帕子,以掩盖住自己因惊愕而微微张开的双唇。这信阳公主也忒大胆了些,竟是在外人面前做这样的事情。

    再看慕容琛好似一付见怪不怪的样子,而江珉铄脸上则是有些愤恨却无可奈何的神情。秦般毓无法,只好当做没看见一般低头用膳不提。

    那信阳公主好似真的不在意旁人眼光一样,在瑞午面前娇笑连连,二人打情骂俏的直将秦渊备的酒喝了一多半。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信阳公主喝的已经眼皮泛红,但是眼神却还十分清亮,她见席上所有人都在等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太傅,这些年多亏你教导我家阿铄,昨儿皇上还在孤面前夸奖阿铄诗书礼仪学的好,都是太傅的功劳了。”信阳公主恢复了一贯的神奇,对秦渊客气道。

    “贵主哪里话,是小侯爷天生聪慧才有了今日的成绩。在下万万不敢居功。”

    “这样的客气话咱们就不说了。太傅,孤想去祭拜向蓉姐姐。”一说到江向蓉,信阳公主脸上的倨傲与轻浮全都消失不见了。

    秦渊自然不会阻拦她,起身示意信阳公主跟着自己往府上的西南角去了。秦氏族人的尸身自然都在城外的祖坟中,年节祭祖自然是去那里,而为了便于子孙平常祭拜,府里又专门建了房子,专门摆放灵位。江向蓉虽然未能为秦府留下子嗣,但因着身份高贵依旧是在这里享受香火。

    那里自然是日日有人打扫,但却不是时时都有人前来祭拜。信阳公主眼神一扫就知道林婉与楚娘子很少来这里,连路都走不顺。倒是秦般毓驾轻就熟,走的无比熟稔。

    到了江向蓉灵位之前,信阳公主看似随意的对楚娘子说了一句,“拿香来,孤要给姐姐上一炷香。”楚娘子闻言一愣,她压根就不知道这祭拜江向蓉的线香放在何处,更遑论要呈送给公主了。

    就在此时,秦般毓走上前去,轻车熟路的取出了放在暗处的线香,恭恭敬敬的将它递给了信阳公主。信阳公主对秦般毓的行为似乎很满意,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些许。

    她今天喝的的确有点多了,此时酒劲一阵一阵发作,她脑海里开始浮现她和江向蓉的过往,江向蓉陪着她读书习字,陪着她去承天门前选婿。

    如此种种,让她禁不住鼻酸。

    过了半响,信阳公主才缓过来,娇柔的对着身边的瑞午说道,“瑞午,我累了。”

    瑞午听闻直接上前扶住信阳公主,“那咱们回家去歇息好不好?”

    “阿铄,你陪着阿娘和阿叔回去吧。”信阳公主当然没忘了自己的儿子,可江珉铄此时却宁愿母亲忘记自己的存在。

    不过这也由不得他多想,信阳公主酒劲上来已是醉醺醺的状态,他总不能放心母亲就这样回去,只好跟着母亲一同回江府。

    秦渊一家自然是将公主送至仪门,看着瑞午亲自扶着公主上了马车。临行前信阳公主还特意拉着秦般毓的手说道,“过两日宫中还有重阳节的宴会,到时候让林夫人带着你去吧。”

    秦般毓含笑应了,蓦然就感觉到来自身后的一阵寒意,她理也不理,只恭敬的给信阳公主行了礼。信阳公主放下帘子,马车便从仪门驶出,而江珉铄则骑着马跟随在身旁。

    等到车驾走远了,楚娘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个瘟神终于走了,自己原本还想着让三娘好好巴结她,结果她都没正眼看过一次三娘!而且她居然当着外人的面公然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当真是不知羞耻。

    秦渊此时也要转身往回走,楚娘子见状赶忙上前要搀扶秦渊,谁知秦渊却轻轻的推开了她,轻声道,“今日你忙了一日也累了吧,回去歇着吧。”

    “没事,妾身不累。郎君,妾身还备了郎君最喜欢的蜜枣茶,郎君不如去妾身哪儿歇着吧。”楚娘子娇声道。

    “不了,刚才你没听公主说嘛,重阳节宴会就要来了,到时候夫人会带着府中三位娘子参加。这是她们几个初次参加宫中宴饮,我要和夫人商量点事情。”楚娘子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秦渊对自己说的话,自从自己成为秦渊的妾侍,为了旁人而冷落自己还是第一次!

    站在旁边的林婉也有些惊喜,连忙看向身旁的秦般毓,秦般毓见状低声道,“母亲快去陪着阿爷吧。”林婉听了这话心神才稍稍安定下来,长出一口气向秦渊走去。

    秦般毓知道此事楚娘子的脸色定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故而也未曾理她,径直跟在秦渊和林婉身后往府里面走去。

    秦般毓走到一半忽然想起此时慕容琛尚未离开秦府,于是边回头望向慕容琛。不成想慕容琛也在往她这边看着。秦般毓忽然面上扶起了笑容,对着慕容琛用口型说道,“梧桐树。”之后就转身里去了,慕容琛听不听得懂就是他的事情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