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破土展新芽(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咱们大齐一向是以家世为重,皇室之人更是如此,信阳公主自然也不例外了。不过娘子不必担心此事,您好歹算是在夫人身边长大的,算是半个嫡女,又有郎君的面子在,所以信阳公主不会瞧不起您的。”

    秦般毓嘴角一弯,“我并不在意她对我的态度,我只是很好奇,若是她知道这府中事务是由楚娘子这样一个妾侍来打理会有什么反应?”

    “自然是嗤之以鼻了……”谢娘脸上忽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娘子是想用楚娘子的出身?”

    秦般毓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是快步向前走去。这个想法刚刚在她的脑海里蹦了出来,她有些惶恐,自己真的要开始在这府里的争斗了吗?她心里有些没底。

    而且最重要的是,通过争斗,她到底想要什么?!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一日在柴房中昏昏沉沉的自己还有花园里有些狰狞的楚娘子。秦般毓的脚步猛然就停住了,她知道她要什么了,她要好好活下去!

    今枝见秦般毓举止有些奇怪,忍不住想要上前叫一声,结果却被谢娘一把抓住,谢娘虽然不能完全猜中秦般毓的想法,但也能想到她的内心此时正在猛烈的挣扎着。

    “让娘子一个人静静吧。”她低声对今枝说道。

    偏房里无鸾依旧等在那里,见秦般毓神色不同以往便没有开口说话,反而是自顾自的弹起琴来。每次秦般毓心情有所变化的时候无鸾都会挑出不同的乐曲来弹奏,无论这曲子节奏快慢与否,秦般毓的心情都会在曲终之后发生变化。

    “每年上巳节皇上都会带着重臣及其眷属去城外的昆仑池沐浴祓禊,以往秦府都是郎君带着夫人前去,来年的上巳节,娘子愿不愿意去?”无鸾并没有询问秦般毓脸色不好的原因,反而提起了尚还遥远的上巳节。

    “所谓眷属应该都是正室和嫡子嫡女吧,像我这样的庶女怎会有几个参加?”秦般毓随口道。

    “非也,参加上巳节的贵族青年并非全部都是嫡出,只看他们父辈的官位和自己在府中的地位罢了。娘子不是已经打算在这府里谋夺地位了吗?若是成了,来年上巳节自然有娘子的一份。”

    “若是不成呢?楚娘子在府里的地位根深蒂固,想撼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无鸾笑了一笑,“这府里的人都是拜高踩低的,谁能给他们好处谁就是主子,若是楚娘子再无掌家的权利,他们的好处不在了又怎么会再去奉承楚娘子。况且,娘子心中不是已有了主意吗?”

    秦般毓惊讶于无鸾能够看透她的心事,于是也不再打算瞒他,一字一顿道,“信阳公主要来赴宴,以阿爷对楚娘子的宠爱来说,楚娘子必定会出席,而信阳公主未必会看的上她。我想的是通过公主的话让阿爷发觉,他身边需要的是母亲那样一个出身高贵的妻子,而非楚娘子。可是我也是庶女,信阳公主也未必能把我看在眼里。”

    “上次小侯爷帮了娘子一次,这次不如娘子也找找小侯爷。”无鸾摇一摇手中折扇,“在我看来,娘子攀上公主比攀上林夫人更好些。”

    见秦般毓一时没反应过来,无鸾解释道,“郎君原配江氏是公主的大姑子,江夫人自由就是公主的伴读,二人是金兰之交。前几日我还听小侯爷提起,公主念及夫人早逝未有子嗣,年节无人祭拜,一直心有戚戚。”

    “你是说将秦岳和我过继到那位江夫人的名下?一来我们的地位会有所变化,二来江夫人也算是留有子嗣了。”

    无鸾微微颔首,“我正是此意。林夫人虽然出身也不低,但总归不及江夫人,况且江夫人已经去世了,你认过去总还不至于那么显眼。”

    “你说的我明白。只是这么做,林夫人还能和我坦诚相待吗?”

    “难不成娘子认为,林夫人是真心要和娘子结交的?”无鸾轻哂,“我想她之所以愿意和娘子联手,也只是因为娘子最近突然得了郎君的瞩目。娘子就算和她联手也绝不能付诸真心,一定要有所牵制。不然若是来日她怀了身孕,你和二郎就是最大的眼中钉。”

    秦般毓沉默了片刻,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我还答应阿岳说,只要他好好读书,林夫人就会对他好,就会像一个母亲一样的对他好。看起来,我恐怕要食言了。”

    “如果娘子能让林夫人以为这一切都不由你做主的话,你答应二郎的事情也许是可以完成的。如果做不到的话,那娘子就必须让林夫人看到你的能力,让她感觉如果没有你的帮助,她什么也得不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