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破土展新芽(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无鸾说的不错,林婉果然是个聪明人,她猜到今日自己会上门来跟她说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会是如此模样。

    秦般毓倒也不含糊,上前行了大礼,而且未有起身就直接说道,“昨日多谢母亲相助,阿毓感激不尽。”

    “咱们母女之间说那么多见外的话做什么,昨日多亏秀玉看见楚娘子带了一众人往你那儿去了,我想着楚娘子定然是要找你麻烦的,所幸你阿爷也未曾生疑,不然楚娘子定然不会轻易罢休的。”林婉口气虽然温温柔柔的,却并没有让秦般毓起身的意思。

    “母亲说的是。不过阿毓倒是认为,母亲才是父亲堂堂正正娶进门来的正妻,断断不能为楚娘子一介妾侍所欺侮。阿毓是养在母亲身边的,自然事事为母亲考虑了。”

    坐在上首的林婉久久未曾出生,秦般毓就这样挺着身子跪在地上。打量着眼前才不过十四的秦般毓,林婉的心里也没有底。虽说郎君这次回来之后对她的关注明显增加了几分,可是自己还无法确定这关注到底会持续多久,和这个丫头联手自己到底有几分胜算。

    不过,就算输了又能如何,自己自然会让这丫头冲在前面,到时候自己依旧是正室夫人,来日就算秦岱继承秦府,他也不敢对自己这个嫡母有任何不敬的。

    “秀玉,快把阿毓扶起来,跪久了对身子不好。”秦般毓抬首一看,林婉脸上依旧是往常的和煦笑意,“来,坐到我身边来吧。”

    秦般毓顺从的在林婉身边坐下,听林婉说道,“我嫁与你阿爷已有十多年了,一直未曾得到郎君的青睐,这府中的事情一应也都是楚娘子在打理,若不是家族门楣支撑,恐怕我也坚持不到今日。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要帮我我自然高兴,但你也要事事小心才是。你在我房中也带了有一会儿了,不如先去给你阿爷问安吧,咱们母女这样说话的日子还多了是呢。”

    林婉不软不硬了下了逐客令,秦般毓也没说别的,行礼之后就由今枝和谢娘陪着往秦渊那边去了。

    “娘子一进去就跪着,好容易起来了才说了几句话就被赶出来了,夫人她到底有没有诚心呀。”从正房走远了,今枝在秦般毓身后悄声抱怨道。

    “她恐怕还想看看我到底有几分本事才肯真正跟我联手呢。”秦般毓微微转头说道。

    到外书房的时候,秦渊依旧是在窗下临字,秦般毓轻车熟路的走进去,在桌案旁边站定,取过墨块为秦渊磨起墨来。

    这些都是以前在桃花村练熟了的,原本也没人知道她会这些。半个月前她来给秦渊问安,秦渊随口问她会不会磨墨,结果之后每日早上秦般毓都会来给秦渊磨墨。

    “中秋那晚你做什么去了?”秦渊手上的笔并没有随着问话而停下,反而是有了越写越快的架势。

    秦般毓沉吟片刻,最终开口对秦渊说道,“我在园子里遇见了颍川王,他心情不好,我陪他喝了一盏酒。”她相信无论她用什么借口阿爷都会深信,但是她不想骗阿爷。

    秦渊的笔锋停了一停,旋即就恢复了正常,“阿琛他是个好孩子,你跟他在一块我倒是放心。不过也幸亏林氏出来替你解围,否则以梵芸的性子,不闹到人仰马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秦渊这话说的十分轻巧,可对林婉和楚娘子的区别对待还是让秦般毓有些心惊。

    “阿爷很喜欢楚娘子?”秦般毓轻声问道。

    “她年轻时很漂亮,又有掌家才能,所以我对她才会多了几分关注。若不是林氏一直未曾生育嫡子,我也不会把她捧得那么高。二郎还小,咱们府上恐怕日后也只能靠着大郎了。”

    秦般毓轻哼了一声,“二郎还小,阿爷怎知他日后无法撑起门楣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更期待看到的是,你能成为这上京城里最娇艳的一朵鲜花。”如果你真的可以做到,那梵芸他们就都不重要了。这半句话被秦渊憋在嘴里,自始至终也没有说出来。

    “阿毓会为此努力的。”秦般毓说完这话就继续低头磨墨了。

    “对了,这两日让秦明再去给你做两身衣裳。过不了几日,信阳公主会来咱们府上赴宴,到时候你们姐妹三人自然是要出席的。这信阳公主自小被太后宠坏了,性子倨傲。她难得来咱们府上一次,可不能有什么错处。”

    之后秦渊有意无意的跟秦般毓讲着信阳公主的事情,父女俩说了好半天话秦渊方才让秦般毓回去。

    回房的路上,秦般毓突然转头对谢娘说道,“刚才阿爷说信阳公主性子倨傲,那她是不是也很瞧不起出身卑微的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