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临安之行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天一早,赵丹峰还在吃早点的时候,朱雨晨已经敲响了房门。赵岩客气了下,招呼朱雨晨吃早点。朱雨晨真不客气,“早上吃了点,走过来又饿了,我就吃一个小笼包。”

    一个接一个,这小子整吃了一笼。赵岩夸着朱雨晨,“还在长身体,胃口好就能长的壮。”

    好在赵丹峰饭量不大,陪着朱雨晨吃完,两人溜达着便走去考场。刚出门又下起了雨,赵丹峰拿了伞,撑开便打。好在现在还不流行基情四射什么的,两个男人一起打伞也不会被指指点点,不然赵丹峰绝对不会跟朱雨晨走一起。

    走到学校门口,赵丹峰发现来考试的虽然没有铺天盖地的人潮,但也绝对不少,一千多号人总是有的。算上陪考的家长,铺开在校园里,也是颇为热闹。登记之后,领了号,赵丹峰是221号,朱雨晨正好是222号。

    “下午组吧。”赵丹峰估摸着速度,自己这号,下午能考到。初试内容是朗诵,自选题材,限时三分钟。

    “哥,你准备的是什么诗歌?”朱雨晨忽然想起来似的,“哎呀,《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你写的,我准备的就是这篇。”

    赵丹峰擦了擦冷汗,幸好没准备这篇。准备考试的时候,马伊利分析,一定会有考生用这篇,咱们虽然是原作者,但指不定就有发挥比自己好的,那不显的咱们水平差。所以换了一首诗。赵丹峰决定那就找首没人用过的,一想《见与不见》很赞啊,这诗零八年才发表呢。马伊利听赵丹峰试朗诵过之后,便举双手双脚同意。美誉其名,大家都朗诵的是励志诗,散文都少,咱们朗诵一首爱情诗,出彩。

    听赵丹峰说准备的是《见与不见》,朱雨晨睁大了眼睛,“哥,你写的吗?”

    “阿弥陀佛,曾小贤写的。”赵丹峰对于剽窃这事儿,都推到了曾小贤身上。

    两人聊着天,回宾馆休息一上午,吃了午饭,早早便在学校等着。

    “多少号了?”赵丹峰站在教学楼走廊里,靠着栏杆休息着。学校里椅子是多,但都锁在教室里,没锁的教室那都是考场。

    分过组之后,赵丹峰正好是下午场第一考场第二组第一个。第一组正在里边考试,赵丹峰问的是趴在窗子上看的朱雨晨。

    “才第十个,还有几个。”朱雨晨也没了早上的激情,跟着赵丹峰一起靠着栏杆,目光游离。

    赵丹峰发了会呆,忽然发现半天朱雨晨都没跟自己说话了,这跟这小子话唠属性不符啊。扭头一看,这小子脸上挂着笑,正注视着什么。赵丹峰顺着朱雨晨的眼神看过去,不远处的考场外,正站着一位姑娘。赵丹峰一眼就认出来,那姑娘,就是汤维。

    有些人,总是会被人一眼就从人群里挑出来。汤维便是这样一个女人,即便是在美女如云的艺考生里,也是如此卓尔不群。似乎是注意到有人在看自己,汤维抬起头,向这边看来。赵丹峰莫名收了下眼神,看向地面。而身旁的朱雨晨则还是那么看着,这让赵丹峰觉得有点丢份,重新向汤维看去,只看见汤维抿着嘴笑了笑。

    “第二组准备!”引导员一声喊,让两个各怀心思的男生收回了目光,对视一眼,赵丹峰笑了笑,“加油。”

    朱雨晨点点头,咬了咬嘴唇,“加油。”看得出,大男孩还有些紧张。

    第二组二十人走入考场,跟小时候玩击鼓传花一样,排排坐吃果果。对面是七位主考官,可惜一个都不认识。但赵丹峰还是发现自己一进来,几位考官看着自己耳语起来。

    “221号开始。”一位考官喊了声,便低头看向手中的档案,那是每名考生都会填写的资料。

    赵丹峰站起来走到考场中央,微微一笑,鞠了一躬,“各位考官下午好,我是221号考试赵丹峰,我的朗诵题目是来自我自己的诗《见与不见》。”

    顿了顿,赵丹峰缓缓抬起头,“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赵丹峰就那么缓缓的念着,将诗附上感情,对于赵丹峰来说并不难。上辈子有太多次失恋,暗恋,**杂七杂八的感情经历摆在那,很容易找到相符合的,以情入诗。更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年终于渡过了变声期。虽然嗓音称不上圆润,也跟男中音差距颇大。但也是普通人水平,烘托一首诗完全足够。

    这诗不长,念完赵丹峰再鞠一躬。一位考官提问道,“这首还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