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章 回3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本来就已受伤,昨天还快走了小半个下午的草町和羊尾的脚在一夜过去后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肿得更加厉害。

    如今,草町还能走,羊尾明显勉强,可他不敢说,怕被当成累赘宰掉。

    严大医生因为昨天受刺激较多,几乎忘记了这两人脚部受伤的事情。结果早上一起来,那指南就开始用发光的方式来显示它的存在感了。

    严默一看指南主动亮起,就知道肯定没好事。他正准备查看,结果猛来了,等原战把猛赶跑,他才有机会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掌。

    因为忽视了身边已知病患的病痛,指南判他疏忽,给他加了4点人渣值。

    还好不是见死不救那样一下就加他10点,否则……

    严默觉得有点冤屈,这次他还真的不是故意疏忽,而是真忘了,他原本就打算给两人看脚伤来着,否则队伍里有三个不良于行的人,那绝对是一场悲剧。可惜人渣值已加,他现在也只能想法补救再把它给降下来。

    这一出一进……浪费啊!

    “你就不能提醒一下吗?”严默对自己的右手不满道。

    指南毫无反应。

    严默嗤笑,懒洋洋地嘀咕:“知道知道,你是想让我时时刻刻把医生的本职记在心头,而不是需要提醒才会想起,对吗?”

    指南当然还是毫无反应。

    严默见原战用奇怪的目光看他,当下不再自言自语,抬头对草町两人叫了一声:“羊尾,草町姐,你们过来一下,我给你们看看脚。”

    “我脚没事。”羊尾几乎是下意识地立刻反驳道,为了掩饰,他甚至不顾疼痛,故意笔直走了两步,而这两步让他额头瞬间布满冷汗。

    如果不是怕你耽误行程又拖累我,我管你屁事!严默撇嘴,“草町姐,你过来,脚扭伤得赶紧治,拖下去只会越来越严重,何况我们后面都还要用到脚。”

    草町在听到严默说要给她看脚伤时,脸上露出惊喜,但她还是先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征求他的同意。

    雕当然点头,还亲自抱起草町把她送到严默面前。

    猛收拾得快,从他哥那里把背包抢过来背上身,正准备出发,听到小奴隶说要给草町和羊尾看脚扭伤,转身就又冲到了少年身边蹲下。

    原战见此,只好去跟站在高处的猎说暂缓出发。

    猎看着远方皱眉,“我们被盯上了,如果不能带的,就干脆丢下。”

    原战知道猎在说什么,他早就在值夜时发现那些在远处草丛中晃动的灰影,当即冷酷道:“先让盐默治治看,那小子手段多,说不定有办法让草町他们走起来。真不行……就在路上丢,还可以甩掉这些恶兽。”

    土丘下,严默摸了摸草町的左脚,确定没有骨折,只是扭伤,肿胀也不厉害,只按压和转动脚踝才会有痛感。

    “情况不严重,我先帮你消肿止痛,考虑到后面要长时间行走,我会把你这只脚的脚踝部位固定一下,你走路的时候尽量不要用这只脚使力,建议你最好弄根拐杖。”

    草町松了口气,她觉着她脚扭得也不严重,可这里不是部落可以让她留在帐篷中休息,他们得在到达目的前,一直走下去,这样她的脚说不定会硬生生走废掉。幸好有心善又会治病的小默在!

    严默解释名词脚踝和拐杖。

    旁听的雕转头就去附近找适合的材料。

    轮到要给草町动手消肿止痛时,严默看向猛,“我需要使用盐山族祭司的手段,你不是我族人不能看,否则会被我族祭司的灵魂诅咒。”

    猛满脸失望,但无论多厉害的战士,心中对各族祭司都有着深深忌惮,哪怕那些祭司已经死掉也一样。所以听到严默这样说,他虽然不舍,也只能离开。

    “等会儿你能帮我拿一些碎兽皮来吗?不用很大……”

    猛立马转身,飞快答道:“有,包里带了一些,等我拿给你!”说着就把背包取下,从里面翻出几块碎皮递给少年。

    “谢谢。”少年温和地笑,“帮我和其他人也说一声,让他们不要往这里看。”

    “好。”猛傻笑点头答应,重新背起背包一蹦一蹦地跳远了。

    严默又看向草町,还没开口,草町就笑道:“我也不能看,对吧?我这就闭上眼睛,保证不乱看。”

    看草町老老实实地闭紧了眼睛,头还偏向一边,严默满意地点头,扫视四周,见猛已经把话传到,不管战士还是奴隶都不敢看向这边后,他亮出了金针。

    等雕拿着两根约有1.5米高、明显是灌木类植物的主干回来,严默已经施针完毕,正在给草町用多块兽皮交叉包裹的方式给她固定受伤脚踝。

    草町微微动了动左脚,高兴了,“啊!真的不疼了,小默,你真的好厉害!”

    雕把用石刀简单劈削的木棍递给草町,草町撑着木棍在雕的帮助下站起,试着走了几步,觉得只要不走快,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当即又把少年一顿猛夸。

    土丘高处,猎拍了拍原战的肩膀,“你这小奴隶哪儿捡的?告诉我,我一定多过去转转。”

    原战得意地笑。

    猎狠狠拍了他一巴掌,妒忌地道:“被大地之神宠爱的野人!”

    羊尾后悔了,看着笑得跟朵花似的草町,又是妒忌又是羡慕。早知草町会承认,他也就不否认了。

    胆小的青年不停地偷瞄他的主人,希望他的主人能帮他开口。

    冰根本懒得理他,这家伙自找的!今天这家伙如果再敢拖累大家,他就杀了他。

    还好,“心善”的少年再次给了胆小青年一个机会,“羊尾,你想你的右脚彻底废掉吗?”

    羊尾这次再也不说他的脚没事,少年的话音刚落,他几乎等不及他主人的许可,就拖着腿用最快的速度向少年走去。

    冰气得脸色发青,看着羊尾的背影,眼中满是杀意。

    严默压下对羊尾的厌恶,神色平淡地对坐到自己面前的青年道:“把那些干草解开。”

    不知是为了止痛,还是为了掩饰,羊尾在自己的右脚脚踝处包了一圈又一圈干草。

    羊尾听到吩咐,连忙伸手把那些干草全部粗暴地扯下。

    “我、我的骨头是不是断了?我觉得疼得特别厉害,脚一碰到地面就钻心的疼。”

    严默觉得这人是即可怜又可悲,但同时也有点小小佩服他,伤成这样,他还能一声不吭地跟着走了那么长时间,昨晚也没怎么叫疼。他身上可不止右脚脚踝一处伤,当时被他主人冰打出来的青肿也不少,身上到处青一块紫一块,就一张脸能勉强见人。

    这要真是胆小的人能忍到这种程度?而且真胆小,他敢拖倒草町,还敢踩着他主人往流沙坑外爬?

    “你躺平,我看看你有没有受内伤。”

    羊尾连忙躺下,还对少年挤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严默心里不想回应,脸上却自动回了对方一个微笑。

    羊尾像是放心了,身体微微放松。

    严默在心中嗤笑,目光落到羊尾身上,望、闻、问、切、摸,一番检查后,他对羊尾的伤势已经了然于心。

    冰揍人似乎留了分寸,羊尾表面看起来伤得不轻,但真的不过都是皮外伤,疼是特疼,但不至于死人。

    严默给羊尾说了他的身体状况后,同样让他闭上眼睛。可他最终还是不放心这个人,看碎皮还有剩,就直接盖到了对方脸上,之后,这才开始动手处理对方身上的跌打伤。

    最后固定脚踝的碎皮不够,严默找原战,冰听到后寒着脸跟大山拿了些扔过来——他的奴隶,他必须负责。

    等羊尾也可以拄着雕顺手奉送的另一根木棍站起来时,队伍终于再次出发。

    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周围的野草便已经长到大腿处,有的地方,野草甚至比人还高。

    “啪!”严默在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

    原来草原里最多的不是草,也不是动物,而是昆虫。某人看着掌心中的虫子,麻木地想到。

    才走了短短一小段路,他就打死了飞到他脸上、手臂上的不下二十多只虫子。脚背上的他都已经顾不上,任由它们停留在上面吸他的血、吃他的皮、舔他脚丫上的盐分。

    昨天虫子也很多,但没有多到这种地步。

    因为昨天接近沙漠和干旱地带,而这里已经进入草原深处的缘故?可这里夜晚已经这么冷,这些昆虫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难道它们不但耐高温,还耐一定低温吗?

    恼怒的严默不停地拂开盘旋在他周围的各种飞虫,他觉得浑身又热又痒,他甚至能感觉某些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