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能够稳固一人元神的阵法,所需灵力自然不少,但这些灵力却不可由筑基以上修士输送,否则会对输送之人反噬,损伤修为。因此,若想启动此法阵,必须以炼气修士施法,而炼气修士灵力有限,只能采用人海战术。

    这些炼气弟子明白今夜被召唤至此的缘由,神色各异。大概是宁长老平日的确为人和善,深受门内弟子爱戴,很多人都愿意为他出力,但也有不少人露出不情愿表情,毕竟,如此损耗修为又没什么好处的事,谁愿意做?然而不管情愿与否,这都是门派指令,身为低级弟子,也无法违抗。

    很快,在十余名筑基修士的指挥下,所有炼气弟子被分为八队,每队大概五十余人,按照八卦阵中的乾、巽、坎、艮、坤、震、离、兑站位,将祭坛围在正中。等所有人都找准自己的位置,便原地盘膝坐下,开始打坐回复灵力,以备稍后施法。

    “主人,我们要小心些!那边有金丹修士来了!四个人。”莫辰正看得起兴,凤翎兽突然开口提醒。

    莫辰顺着凤翎兽指点方向眯眼望过去,然而,在他还没看清有什么东西出现时,元神中却是先一步有了感应,那几天前的强烈悸动再次出现于体内!

    是他来了……

    莫辰深吸一口气,竭力平复体内冲动。

    不多时,四名金丹长老衣袖飘然,自半空落于祭坛外。金丹修士的神识之压对炼气弟子来说非同小可,原本喧嚣的祭坛广场顿时变得肃然,再无一人敢说话,那些原地打坐的弟子也纷纷起身,垂眸肃立。

    四名金丹修士当中有一丈许高的白色防护光罩,上面荧光流转,显是被他们以灵力护佑。莫辰定睛细瞧,只见光罩之中有一张青绿玉床,玉床上躺着一人,身穿白色长袍,面容颇为俊秀,即便只是紧闭双眼,也能从那柔顺的五官轮廓中看出此人温润气质。

    莫辰虽然没有修为,但狐族天生的好视力还保存在妖元之中,可以运用,因此距离虽然远,还是能将那光罩中人看得清楚。而凤翎兽身为六级妖兽,自然也能看清。

    “咦?”

    这是今晚凤翎兽第二次发出这种声音,莫辰最讨厌她这般卖关子,就连看到双修之人的好心情都没了,不禁冷哼,白了小红雀一眼,“你又咦什么?”

    凤翎兽不知道自己神经极度敏感的主人已经被她惹怒,还眨巴着黑黑的鸟眼,歪头看着那光罩,讶然道:“竟然是他?”

    “怎么,你认识那人?”

    凤翎兽又仔细看,终于脑袋一点,确认了:“嗯,主人,我见过他!您还记得我之前说,我为什么被马绝那老头抓住吗?”

    “你说你遇到妖修化形渡天雷,被那妖修的护法无意波及……”莫辰说了一半,顿住了,“难道那人就是你说的护法?”

    “正是!”

    “你没认错?”

    “绝对不会!当时那妖修化形,就是这人从旁相助,帮那妖修抗天雷,他的修为极高,从当时的灵力波动来看,应是元婴修为。”

    “元婴?不是说他是金丹后期长老?”莫辰眉毛一挑。

    “这我也不清楚了。”凤翎兽摇头,鸟眼睛里显出沉思之色,“但这金丹长老已经多年未回青鸾山,也许在云游期间突破了瓶颈一举进击元婴,也并非不可能。主人,我这些天在青鸾山四处游荡,听说了一些关于他的传闻。”

    “哦?说来听听。”

    “这长老叫宁远,不仅是百年一遇的修炼奇才,在御兽方面也颇有造化。他有一只九级灵狐,从他出生起便饲养,已相伴近百年。这次受重伤回来,那只灵狐却死了。如此看来,一切便说得通了。想来应是这长老助灵狐渡劫失败,灵狐身死,他却受到重创。能将元婴修士伤得险些魂魄溃散,在我们这一界,也只有化形妖兽的渡劫天雷能如此了。”

    一狐一鸟说话间,四个金丹长老已经将玉床上的人连人带床送进祭坛,随后又走出来,分立于祭坛广场四角,显然是要为那些炼气弟子护法。

    莫辰看到这里,已经不想再继续呆下去,打算趁人不备悄悄溜走,可就在这时,他袖中霞光一闪,那独角玄龟竟突然探出头来,而莫辰也神色微变,两条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

    “你说什么?有人进了那祭坛?”莫辰开口,竟是向玄龟问话。接着也不知道那玄龟又对他说了什么,莫辰脸色越来越沉,眸中闪现出寒意,他对玄龟道:“你掩护我与翎希去那祭坛里,本尊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活得腻歪了,竟敢对本尊的双修之人下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