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莫辰躺在石床上凝眉沉思,想不通为何五百年前他明明已经将那湖底的东西拿走了,御灵池还是死水一潭。接着他神色一动,从腰间解下岳凌嫣给他的那一袋灵虫。这袋子并非需要灵力才能开启的灵兽袋,他只轻轻一拉,顿时一群银色飞虫冲天而出,在石室内来回盘绕,犹如一小片银云。

    莫辰手指勾着灵兽袋顶端的绳子,漫不经心地抡着圈玩。

    这岳姓女修是个聪明人,虽为人公正,没有偏帮自己几个师弟,但想必也不会对他毫无怀疑。如今这一袋灵虫,既是留给他护身,只怕也是有防备监视的目的。不过任凭她御兽之术如何厉害,这袋灵虫既然到了他手里……

    莫辰嘿嘿笑,翻身侧卧,一手撑头,一手手指遥遥向那虫云一点,一只银虫立刻乖乖向他飞来,落在他手心。莫辰手腕翻动,将银虫罩在掌中,几下就将岳凌嫣留在银虫元神中的刻印抹掉。

    “去吧,偷偷盯着那姓岳的小丫头,她若是不乖的话,立刻回来告诉我。”

    银虫仿佛听懂了莫辰的话,银翅闪动,悄无声息飞出石室,一闪即逝隐没入夜色。

    人修通过在灵兽元神中刻印标记来驱使灵兽,一旦标记消除,灵虫便可获得自由,人修也会失去与灵兽之间的感应。莫辰虽失去修为,但妖元尚存,且等级远高于普通灵虫灵兽,可以用妖元之力复原低等妖兽元神。他派那只银虫监视岳凌嫣,自然要消除银虫刻印,以免它被岳凌嫣感应。但其他银虫见此,立刻呼啦啦凑过来,争先恐后排队,也想让莫辰给去除标记,从此不再受人修钳制。

    莫辰不耐烦地摆手,撵苍蝇般将它们哄开。“你们又不要做细作,凑什么热闹。”

    银虫们讪讪飞走,又在石室内聚成一朵银云,不知是不是因为想要表达不满,嗡嗡声竟比之前高了一倍。

    莫辰被他们吵得头疼,皱着眉呵斥:“吵死了!都给本尊滚出去看着那五个人修小儿!得了有趣的消息再回来,没事的话爱去哪去哪儿,别在本尊眼前乱转。”

    银虫们振翅的声音被莫辰吼得一静,接着又呼啦啦飞出石室,在夜幕下一哄而散。

    嗡嗡声止,石屋里终于消停下来。

    莫辰坐起身,微叹口气,这些银甲虫只是些三级灵虫,让他们监视几个炼气修士自然不在话下,但是碰上筑基以上的修士,则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更别提隐匿踪迹偷偷监视对方,这也就是为何他没有让这些银甲虫去青鸾山主峰打探情报。

    为今之计,还是要尽快弄到人修的功法,提高修为,否则做事处处掣肘,实在麻烦。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体内没有灵力,就不能催动温养在元神之中的那件本命法宝。没有法宝,不仅无法以双修之法进行修炼,更是在危难之际连逃生保命的手段都使不出来。

    石室内烛火摇曳,烛光映着莫辰日渐白皙的侧脸,也不知他在琢磨什么,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左手食指,好像在拨弄什么东西,可仔细一瞧,那葱白的食指上却空空如也。

    而与此同时,就在距离莫辰不远的另一间石室内,与莫辰在灵兽台共事的五名炼气弟子正聚在一起商讨着什么,石室周围还特地布置下隔音和禁止旁人靠近的法阵。

    “三师弟,你说的可是真的?没听错吧!”

    说话之人正是五人中资历最长的灰袍青年,此时他脸色阴沉,一瞬不瞬地盯着对面之人。这人面目普通,生着一脸小雀斑,一只独角灵龟在其脚下缓慢地爬来爬去。

    “当然没听错!我当时正在御灵殿里当值,岳师姐叫那莫姓小子去二层回话,里面还有一位师叔。我昨天看岳师姐摸了那小子的手腕,便觉不对,一看那关头没有人来,就偷偷跟了上去,亲耳听到那师叔说莫姓小子身具灵根。”

    “哼,这小子和我们结下梁子,若真的身具灵根,来日长了本事还能放过我们?”坐在灰袍青年左手边的便是那被灵鼠所伤黄衫弟子,此时他身上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那满脸伤疤还是丑陋不堪,左手小指也残缺不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狠厉而阴翳。

    “要我说,几位师兄那么担心做什么,他虽然有灵根,也许资质还不如我们。”

    “呵呵,五师弟还真是心宽,整个青鸾山还能找出比我们资质差的人?那估计也不会被门内收为弟子了吧。”一个黑脸年轻人冷笑着嘲讽。

    “那我们能怎么样?人家有灵根就是有灵根,你还能给砍了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