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天降血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千丈崖,身受烈焰,心受寒,消仇恨,渡心劫,终归禅。一双血瞳狼眼消失在了熊熊烈焰之中,那是一种燃烧身体每一寸肌肤灼热的痛。疼痛背后是一颗开始等待的心,也让这烈焰融进他的每一寸肌肤,这是一种渡劫,渡他生命之中必须渡过的劫。

    “阿弥陀佛!”涌动着火焰的狼眼紧紧的闭上,双手合十,他心中有一团火,熊熊燃烧。

    千年域,百年劫。酒肠小道隐世外,酒香引路千回转,薄涧云开另世界,奇异神兽伴酒族。弥漫的雾气,撒向大地的阳光,还有那高悬半空形成的彩虹,人家仙境,却了无人烟,一片空明。空蝉老僧抱着熟睡的婴儿,他来到了这奇异之地。

    “远方故友,何妨石坛一聚。”一道蕴含强横斗气的音波,穿透空气直达空蝉老僧耳心,一双混沌双眼也露出了笑容,素衣飘飘,不惊一句感叹:“他已超过老衲矣!阿弥陀佛,争者无罪!”

    一身飘逸,轻点云间,阳光照在脸颊之上,带着暖意,落于石坛,悄然无息。

    “空蝉!”

    “酒白!”

    “阿弥陀佛!”

    一位素衣老者于空蝉老僧笑迎而对,花白胡子,看上去比空蝉少上几岁,气息更胜几丝,带着笑容,很是真诚,故人重逢。

    石桌,苦茶,两老翁,对立而坐,还有的就是阳光鸟鸣清风,还有空蝉怀中一笑婴儿。

    “你应该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吧?”空蝉细品一口苦茶说道。

    酒白端起茶杯,细泯一口,对着空蝉点了点头,那传信野鹤早空蝉一步到达这里,告知了酒白空蝉有求与他,掐指一算,他笑了。笑了,将目光停留在空蝉怀中婴儿,端起茶杯,一品了一口茶,苦涩,但之后是一丝丝的甘甜。

    “他本属于这里,那老衲就把孩子交给你了,阿弥陀佛!”空蝉望向怀中婴儿,他会笑了。骨瘦如柴的手指在婴儿眉心轻轻一点,婴儿骤然睁开双眼,一双血瞳,隐逸其中,妖冶带着天生的杀气,不禁让人眉头一皱,玄域竟有此子。

    “天生杀气,斗战于世!”酒白摸着胡子说道,强压着内心那涌动的涟漪,他不知道为什么酒族之人特有的血瞳标志,这个孩子也会拥有,他是谁?酒族人?谁的孩子?一个个的问号在酒白脑海荡漾。

    一双大手在婴儿面庞拂过,婴儿血瞳消失,一双清澈眼亦然出现在眼前,婴儿依旧在笑,显然小家伙很开心,他怎么知道仇恨呢,最多是饿了通了不舒服了,会哭。

    “后天磨砺,归于苦禅!”空蝉老僧缓缓而道,也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比他菩提谷的山茶更苦,不禁再品了一口,回味无穷:“孩子叫龙天,他有血海深仇。”

    “孽缘,孽劫。那他归于我玄东酒族,酒白之孙,酒天!”酒白缓缓将空蝉怀中的孩子抱到自己的怀中,一张老脸对着婴儿一笑,婴儿面对这张陌生的面孔,也会笑,这是缘分。一双老眼微眯,显然也是高兴的。

    “空蝉,不到酒族坐坐,你很久没回来了。”酒白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期待的神色,声音平静传进空蝉耳中。

    “缘尽了,那就尽了,就不再回首了,那一切都是梦。”空蝉转动手中的佛珠,目光投向远方,那个他曾经熟悉的地方。

    “随你,还是牛脾气,那我先走了。”酒白起身,向着空蝉目光所向的地方飘然而去,久久的空气中飘来一句:“她很想见你,还有灵儿。”

    “阿弥陀佛!”空蝉老僧凝望天际,矗立许久,混沌的双眼闭上,享受着阳光,最终,淡然飘逝,依旧是鸟鸣回荡,清风吹拂……

    沉寂变幻的天空,不知道何时被染成了一片血色,血雨纷飞,扩散整个千年域。玄东酒族之人无一不聚首于玄东酒族大石坛,注目着石坛大槽,眼中惊异,双拳紧握,只见酒白抱着怀中婴儿从天空缓缓落下,傲立于石坛中心。

    “大长老!”惊讶之声,迷幻的眼眸,呆滞望着这变幻的天空。

    “血雨亦将,龙血凝槽,玄东天陨要归位了?”一位中年铁汉激动的说道,血龙消失前的话语,难道是真的吗?

    酒白望了望怀中婴儿,他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再将目光扫视着四周人群,自己最终也将目光锁定在那片天空。

    “龙血凝槽!”酒白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坛,斗气外放,震慑整个玄东,一位位目光虔诚,臣服的姿态,这是玄东族人。

    一名轻纱少女,芊芊素手,清秀面庞,洁白肌肤,手托金盆,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通向大槽的通道,她双目凝神,缓缓向着石坛的大槽走来。

    “东域巴哈,神龙巴哈,圣女巴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