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真不是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真不是我,我只是见你……。”夏云杰当然不知道秦岚有裸睡的习惯,见她不信,急得额头连汗都冒了出来。

    也是啊,一个大姑娘家的,第二天突然醒过来,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人的房间里,而且身上什么都没穿,你说不是男人干的,还能是谁干的呢?没直接骂他非礼、强奸算是非常客气了!

    “好了,你不用解释,先回避一下,让我穿一下衣服行吗?”秦岚抓着被单,欲哭无泪地打断道。

    市公安局副局长,那可是实权部门的领导啊。平时何等威风,尤其在江州市混的宵小之徒,哪个听到她秦岚的名字不是闻风丧胆的,可如今呢?竟然自个脱个精光,让一个看起来顶多也就二十出头的小年轻看个遍。如今更是只能裹着被单,动都不敢动。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回避,还有,我真没脱你的衣服。”夏云杰闻言这才想起来秦岚的衣服还没穿,急忙转身往屋里走,走时还不忘再度替自己辩解一次。

    只是说这话时,夏云杰心里也是颇为委屈,你说辛辛苦苦做一件好事容易吗?当然想想刚才看到的那幕惊艳的春光,夏云杰又觉得就算被外面那个女人骂几句流氓什么的,也是应该的。

    毕竟刚才那一幕实在太美了,太动人了!夏云杰这辈子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看过如此让他震撼,让他失神的画面!

    见夏云杰一边转身回屋,一边还唠唠叨叨着说自己没脱她衣服,秦岚真是恨不得埋头痛哭一场。她总不能说,真不是你,是我自己脱的!

    进了卧室,夏云杰听到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音,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春光,心里忍不住一片火热。

    正当卧室里的夏云杰心里一片火热躁动时,外面的秦岚捂着衬衫的领口再一次欲哭无泪,却是昨晚稀里糊涂也不知道怎么脱的衣服,竟然把衬衫的纽扣给扯掉了两个。如今只要把手一松开,高耸的双峰马上便蹦跳了出来。

    这样子,显然是没办法出门的。

    好半天,欲哭无泪的秦岚只好对着紧闭的卧室门叫了声:“喂,你,你出来一下。”

    说这些话时,平时无论是在单位面对同事还是在面对犯罪贩子时都是英姿煞爽,俏脸冰冷,几乎没有任何表情可言的秦岚此时却忍不住俏脸飞红,露出了一丝女性的羞涩忸怩,分外的妩媚动人。好在这个时候,并没有熟悉她的人在场,否则肯定以为是大白天见鬼了!

    夏云杰见秦岚叫他,心里不禁一阵发虚,苦笑着打开了门。他其实还是希望秦岚穿好衣服就识趣地独自离去,然后桥归桥路归路,以后谁也不认识谁,也免得见面尴尬。事实上秦岚也有这个想法,只是衣服纽扣不见了,却也是无奈啊。她堂堂一个市公安局副局长总不能捂着胸口出门吧?

    夏云杰刚一打开门,一抬眼,只感到血液又再次加快流动。一米开外,那位成熟性感的女局长正用手捂着胸口,本就丰满傲人的双峰在她用力捂紧领口时,显得越发得凸起高耸,好似随时要从里面蹦出来一般,这也就罢了,最让夏云杰受不了的是,秦岚脸上那一脸的羞涩,配上她捂住领口的动作,若不是昨晚亲眼目睹她的冷酷手段,夏云杰还真要误会她是在勾引挑逗他了。

    “咳咳,衣服真不是我脱的!”夏云杰见秦岚没走,自然以为她是要跟他算账,目光虽然有些舍不得挪开那傲人的酥胸,但还是硬起心肠将目光挪开,再次替自己开脱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秦岚见夏云杰再次纠结这件事,真想抬脚踹他一脚,老娘我都不提这件事了,你竟然还提。但心里想归这么想,但秦岚毕竟不是不讲理的小姑娘,知道夏云杰是好人好心,这件事怨不得他,所以闻言只好红着脸很无奈地道。

    “你真知道了,那太好了!”夏云杰见秦岚认同他的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心想,好在这个女人还算明白事理,要不然自己可就真冤枉死了。

    心里想着,夏云杰不禁有些不解地脱口道:“既然不是我,那又是……”

    后面那个“谁”字没讲出来,夏云杰看着秦岚那张线条分明,英气逼人却又说不出美艳动人的脸庞突然间傻眼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