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灵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砰”的一声,地面上火星四溅、。

    柳鸣只觉双手一热,在一股巨力反弹之下,银锄差点脱手甩出。

    天地竟然仿佛精铁般坚硬,银锄根本无法入土分毫。

    柳鸣一愣,急忙俯身仔细观察地面,这才发现此地和普通农田既然不同,里面泥土竟然是紫红之色。

    而那些杂草根系深扎地下,将所有泥土聚拢一起,仿佛浑圆一体一般。

    他眉头手指一戳紫红泥土,只觉异常冰冷坚硬。

    “小子,别研究了。这可不是普通泥土,而是专门种植灵米的“息土”,一般方法根本无法锄动的。”附近一名赤裸半身,露出浑身肌肉的精装大汉,远远看见柳鸣举动后,当即哈哈一笑的说道。

    “息土”

    柳鸣自然第一次听说此名字,当即起身向其他正忙碌的内门弟子望去。

    只见附近几块地中弟子,虽然也是一个个狂挥银锄,但一个个落地无声无息,并只能掀起寸许深的薄薄一层泥土、

    而他们手中的银色锄头,则一个个散发着淡淡白光,明显并非只是锄地这般简单事情。

    “这东西竟然是一件符器。”

    柳鸣将目光收回,重新落在了自己手中之物上,才发现锄头表面铭印着一些浅浅灵纹,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讶然之色来。

    “既然是符器,那只有先注入元力试一试了。”柳鸣心念一转,当即体内元力一动,通过两手往银锄中狂注而入。

    但一会儿工夫后,他面色就是一变。

    任凭他注入多少元力,锄头仍然纹丝变化没有,仿佛先前注入的全在做无用功一般。

    柳鸣眉头一皱,再想了一想后,又换上了新近转化而来的法力,往手中之物中徐徐渡入。

    结果片刻时间,银锄表面灵纹一亮,浮现出一层柔和白光。

    果然如此!

    怪不得此地只有内门弟子,没有见到任何一名外门弟子在,要想锄动这息土,竟然必须要动用法力才可。

    柳鸣弄明白此事后,不在多想什么,两手一轮,银色锄头再次一落而下。

    “噗”的一声。

    银锄落在地上,仍然传来一声闷响,但总算将薄薄一层紫红色泥土和部分野草一锄而起。

    柳鸣轻吐一口气后,开始闷头狂干起来……

    大半日后,柳鸣盘坐在田中静静吐纳着,好一会儿后,才缓缓睁眼而开,但扫了一下才刚刚锄过一遍的田地,不禁苦笑了起来。

    此息土还真是难耕之极,先前一番锄土,不但法力消耗一空数次了,就连身体手臂都开始酸痛无比起来。

    更让他有些无语的事情,那些刚刚锄过一层的紫红色泥土中,赫然又有一些杂草从地中一冒而出,虽然还非常短小,但想来再锄第二遍泥土的时候,阻力仍然不会小哪里去的。

    至于旁边其他的田地中,有几名二十来岁,法力深厚的内门弟子,已经很轻松的完成了锄田,走进密林中向老者交了任务后,就腾空驾云而走了。

    至于其他一些十七八岁模样的弟子,也将自己田地锄了有数寸深,看来顶多再有半日也能完成任务了。

    柳鸣目睹这一切的时候,只能苦笑不已。

    他可不能和这些老弟子相比,以其法力浅薄,三天时间要将锄地半尺深,也只不过堪堪够用而已,哪还有有时间多休息下去了。

    但让他更有些郁闷的是,这里新弟子好像就是他一人而已。

    不过想想这也正常。

    这一次开灵仪式成为灵徒的总共也不过数十人而已。每人领取任务时间不同,宗门任务具体内容也可能大不同。

    想凑在一起,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柳鸣思量了一会儿后,一咬牙重新站起身来,走到田地边缘处,手中银锄白光一闪后,再次往田地中一落而下。

    ……

    第二天早上,其他田地都已经被那些老弟子耕种完毕,还留在此地的内门弟子,赫然只有柳鸣一人而已。

    不过等到了中午时分,柳鸣站在田地中心处,望着两条肿起如同红萝卜般的通红手臂后,也只能眉头紧皱了。

    此刻的他,两条手臂因为用力过甚,已经通体变得针刺般疼痛,实在无法再继续锄土下去了。

    “不错,新入门弟子中能坚持到这时候的已经不多了。”

    他身后处,忽然传出一句淡淡的话语声。

    柳鸣一惊,急忙一转身,赫然正是那老农般的灵师。

    此时,他,看向柳鸣的目光颇有几分赞许之色。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