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没文化的自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常中郎将,如果你愿意和在下结拜,那在下愿意做你小弟!”陈飞说道。

    陈飞非常识时务,因为虽然常何愿意做“小弟”,可是陈飞绝对不能够接受。虽然也许现在常何虽然一时的激动愿意认陈飞当大哥,可是陈飞如果不识时务的认下了,那恐怕以后等常何心里面这股热血冷静了下来,恐怕就会后悔。所以,陈飞虽然愿意和常何结拜,可是绝对要非常识时务的自己主动做小弟,不管是从身份地位,还是从年龄来看,都必须要做小弟,不然以后常何真的会恨死他了。

    “我当时……”常何也想说什么。

    可是陈飞马上阻止说:“常大哥,你年长与我,而且还比我早进入大唐官场,所以还是由你来当大哥,以后小弟我还请你多多指教!”

    而常何好像松了一口气,显然他也不太希望自己就这么成了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并且官职也比自己小很多的人的“小弟”。而现在陈飞主动给他留了面子,让他保全了面子,也不会留下一个毁约的名声。所以,这个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常何也不会自找没趣的自己坚持去做小弟。

    “贤弟,我们马上拜访香案,准备结拜!”常何主动说道。

    而陈飞马上无所谓的说:“常何大哥,我们相交在乎于真心,而不是所谓的结拜流程。只要我们真心相待,那我们有没有这个流程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个流程就不比准备了,我们今后就是兄弟!”

    而常何顿了一下,说:“义弟境界高,老哥我比不上。不过,接下来,你陪我喝两杯,这个是应该的!今天晚上,我去长安最大的酒楼,向阳楼和你喝两杯。”

    接着,常何马上拉着陈飞来到了宫外,找到了长安最大的酒楼向阳楼,找了一个包厢,然后开始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起来了。

    “常何老哥,干!”陈飞说道。

    “喝!”常何也说道。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两人都喝了不少酒,显然常何有了几分醉意。

    常何有些醉眼迷离的说:“老弟,你的酒量可真是高啊!老哥我都有几分醉意了,我们应该喝了不不下上百杯酒了,你居然还如此精神?你有什么方法呢?”

    “无他,手熟耳!”陈飞掉了一下书袋子。

    而常何也显然听过这句话,说:“看来,贤弟你过去经常喝酒啊!”

    陈飞笑而不语。

    陈飞当然不会说自己穿越前,在部队里面那些老兵痞经常给自己灌酒。在后世,那些老兵痞一个个嗜酒如命,而且还到处在新兵里面发展酒友。结果,一个个新兵进去,都成了一个个的酒坛子。然后,士兵不断的退役,然后那些酒坛子再次在新兵里面发展酒友。结果这么轮回下来,一个个都成了酒坛子了。这个也就是部队的传承,好的坏的都会传承下来,也许这个也就是军魂的由来了。别的部队是不是这样,陈飞不知道,反正陈飞服役过的那个部队,也就是这个鸟样,正常的好人进去了都成了一个个嗜酒如命的酒坛子。部队是一个大熔炉,好的坏的都给融进去了。

    当然,陈飞喝不醉的愿意还有一个,那就是古代的酒水无法和后世相比。后世陈飞在那些老兵痞的教育下,喝的都是高度的蒸馏酒,而古代根本没有蒸馏技术,所以酒水的度数很低。这个时空的酒水,不过是几度的酒水,陈飞别说一两百杯,就算是五六百杯都不会醉。所以,古代的千杯不醉,是建立在古代酒水度数低的情况下的。

    “老弟,我最仰慕你这种文人,有文化的人啊!老哥我从小出身贫苦,没有机会读书,所以老哥我最仰慕你们这种有文化的人。老哥在你们面前,总是感觉不如你们。所以,我难免就会对你们太过苛责,其实我心里面也不好受啊!”常何说道。

    而陈飞听了常何这句话,顿时明白了不少东西。常何对于那些在军队里面的文官,经常故意没事找事,让那些文官对于常何都是非常不满。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常何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常何是没有文化,所以对于那些有文化的人非常仰慕,而且在那些有文化的人面前感觉非常自卑。可是常何毕竟也是四品中郎将,那些文人其实都是他的属下。虽然常何心里面对文人比较仰慕,可是自己偏偏是他们的上司,不太好放下身段去请求。

    而后世有过研究,有些人在某些人面前自卑,他会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彻底“跪舔”,而另一种就是故作强硬,好像他心里面仰慕的那类人在自己心里面不算什么。而常何也就是属于后面那种,虽然他对于有文化的人非常仰慕,可是他却为了让自己显得不自卑,故意找那些文官的茬子。而这种其实也就是自己不自信,可是越是装作好像无所谓的样子,越是好像无所谓的样子,想要通过这种权力带来的威力,给自己找一些自信。

    而现在,陈飞是常何的结拜老弟,而且常何也有了几分醉意,所以居然不由得吐露了自己的心生了。而陈飞也感觉常何有些可悲,其实心里非常仰慕那些有文化的人,可是却拉不下脸来请教,或者是放下身段来尊敬,这个都是面子问题。陈飞也能够理解,自古以来能够不耻下问的,能够有多少人呢?太多人为了面子,尤其是上位者,不敢不耻下问,所以常何有这种心思,也是能够理解的。

    “常何大哥,如果以后你真的想要读书,那我可以和你交流交流。而常何大哥你也可以教导我一下兵法,教导我一下在宫里面做事,应该注意一些什么,这样我也好不至于触犯了贵人的头上啊!常何大哥,你看如何?”陈飞问道。

    “好,一言为定!”常何带着几分醉意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