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受封男爵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陈飞听到了这个声音,脸色立马垮了。本来以为自己能够获得男爵的爵位,然后就可以成为大唐剥削阶级中的一员,而且属于高端人士。可是这个家伙不但说什么不能够授予爵位,还要惩罚自己所谓“欺君”。欺君之罪是什么罪名,这个陈飞当然是十分清楚地。这个罪名,足以砍脑袋了。所以,陈飞对于这个家伙非常恼火,自己和他没有仇怨,居然一开始就想要自己的命啊!

    “张士贵,你为何要说要治陈参军的罪?”李渊都有些不能够理解。

    而那个叫做张士贵的将领说:“皇上,本来将士比武,乃是比拼个人勇武。可是他居然拿出这种作弊的手段,来哗众取众。而他这种是在毁坏武者的武德,如果以后都采用这种作弊手段,那武者还有什么武德?那以后,如果人人都想着这种作弊手段来获得更高的勇力,那谁还肯能够静下心来,专门的练武呢?所以,此乃破坏武德的行为,请皇上加以严惩,不然以后恐怕很多人都会采用这种本末倒置的手段来获得提升战力,而不是专心练武了。”

    而陈飞听了这个家伙的说法,马上明白这个家伙是在记恨自己啊!这个家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靠着勇武来混饭吃的,如果以后人人都能够拉开这种强弓,那他这个个人勇武的将领市场越来越小了。所以,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他当然也就打击这种科学发展了。如果科学发展了,那人人都想着通过改善武器作为提高战斗力的渠道,而他这种通过武艺来混饭吃的人也就越来越凄惨了。

    “陈飞,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李渊问道。

    而陈飞脑子转了一下,马上说:“皇上,臣以为这位张士贵将军所言不妥。我就拿我们人类来说,我们人类从上古洪荒时代,一片蒙昧的时代走来,我们战胜了天灾,战胜了各种凶猛的猛兽,甚至战胜了很多看起来比我们强大的生物。我们靠的是什么?难道靠的是人类的体能,靠的是人类的武艺吗?不,我们靠的是智慧。当我们人类和猛兽作战,结果发现自己不是对手,所以我们人类总结经验,总结出来了各种搏斗的技艺,这个也就是武艺。而后来我们人类发现拿着武器比空手和猛兽搏斗,能够获得更大的优势,那我们就发明了各种武器。接下来,我们人类从用石头制作武器,到了后来采用青铜。甚至,现在我们人类采用了钢铁,这个都是我们人类在进步。”

    “所以,这些何尝不是我们人类的进步呢?可是维持这种进步,那靠的是什么呢?我们人类靠的更多是智慧,而不是靠着什么个人的勇武。甚至,各种武艺也都是靠着智慧来换取的。试想一下,如果当年我们人类在面对凶猛的野兽的时候,如果还是顽固的用自己单薄的身躯来和猛兽作战,那我们恐怕永远不会是猛兽的对手。正因为我们人类学会了挖陷阱,制作机关,甚至是制作各种武器,我们才能够以单薄的身躯来成为我们这个世界的主人。这个就是智慧带来的威力,而我们通过智慧来提升战斗力,那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我现在改善这种弓弩,那和当年我们从徒手搏斗,到后来采用武器,然后从石器变成了铜器,最后到了现在的铁器,有什么不同呢?都是靠着智慧来改变我们的作战,所以都是殊途同归的。而这位张士贵讲究的意思,也就是让我们一直采用锻炼自身,然后想办法比敌人更强大。可是他却忽略了人类最可贵的东西,那就是智慧。因为我们人类有了智慧,才成为了世界的主人。而如果我们人类不能够采用智慧,那我们人类恐怕早就在各种灾难里面灭亡了,哪里会有今天?”

    大家听到了陈飞这话,也都开始若有所思。人类最可贵的不是身体的勇武,而恰恰是智慧。虽然张飞扬采用的不是个人的勇力来拉开了这个九石弓,可是却是采用了智慧来解决这个强弓。如果个人勇武,顶多是一个人能够拉开这个强弓。可是陈飞用智慧来改善这个弓弩,那也就是让这个弓弩可以让无数人都能够拉开。从这点来看,陈飞的智慧能够给大唐军队带来很多的强弓手,这样对于大唐军队的战斗力提升,反而比起某一个勇将来说更有帮助。这个就是智慧,是人类最可贵的东西。而那个张士贵一直讲究个人勇武,这个也就是有些落了俗套了。

    李渊也终于开口说:“你说的不错,智慧才是最重要的。古人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个说的就是智慧的可贵,所以你说的是对的。你既然靠着智慧来拉开了这个九石弓,朕也认可了你的功绩。以后,希望你能够通过智慧,来为我大唐制造出更多的优秀兵器,这样才对得起你的智慧。左监门卫铠曹参军陈飞听封!”

    而陈飞听了这话,马上认真开始听了。

    “左监门卫铠曹参军陈飞发明强弓有功,特册封为渭南县男,封邑三百户,实封一百五十户。”李渊亲自说道。

    而陈飞听了这话,立马一阵激动,他知道自己发了。自己获得了一个渭南县男的爵位,而且有了一百五十户的实际封邑。所谓三百户,那是代表男爵的级别,并不代表他能够有这么多封邑。而实际上的封邑,也就是一百五十户,不过这个也非常有价值了。

    有了这一百五十户的封邑,代表着以后这一百五十户百姓每年所缴纳的税款,都全部的送给了陈飞。而陈飞也就是可以每年可以获得一百五十户人家所缴纳的税赋,这笔钱在后世至少是几十万啊!每年收获几十万,而且都是不劳而获,躺着在家就可以收获了。更主要的是这个爵位可以代代相传,世代都可以做这个不劳而获的特权阶级。这个就是爵位的重要性,官职只是代表了你是一个国家的打工者,而有了爵位就代表了你是国家的“小股东”了,意义不一样了。

    所以现在陈飞成了贵族,成了封建时代的剥削阶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