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斩锋破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的剑法,也无力可施。

    却听云儿又道:“只这一人就可!剑主你要磨练拳术,也不缺这么一人。”

    声音软糯清甜,竟仿佛带着几分央求之意。

    庄无道面色却是古怪不已,这个剑灵,难道是在向他撒娇?不过这声线语气,可真是好听!

    ‘当’的一声轻响,右手又是一记鹰啄,将那斩来的剑光打散开来。

    不过这次交击,却使周围铁刀社的帮众,都是精神一振。

    连续两剑,庄无道都不能前进哪怕一步。眼前这人,并非是无可匹敌!

    庄无道却在费成的第三剑斩至之前,任由身后涌来的热流,贯入到自己身躯之内,留经四肢百骸。

    “依你!不过说好了,只这一人。”

    云儿并未回复,身后却立时传出‘锵啷’一声,长剑出鞘的响声。

    然后庄无道的身前,就是一道肉眼难见的流光,突兀地闪烁。下一瞬,庄无道回过神时。体内的热流就已经是倒涌而回,手中也并未执剑。可对面那白衣剑士,额心间却是现出一条隐约的血痕。

    而后那血痕,又渐渐往上下扩展。白衣剑士身躯竟是分成两片,往左右两旁倾倒。

    云儿的出剑收剑,仅仅只刹那,肉眼都无法看清。然而对面这为练气境的白衣剑士,却已被这一剑,生生剖成两半!

    附近诸人都纷纷怔住,而后明显是被庄无道的这一剑吓到,都纷纷后退,汹涌着往旁散开。

    在白衣剑士身后,一名手持紫金八棱锤的矮小壮汉,也同样是面含不可思议,看着费成的身躯,被一分为二,倒在两旁。

    不可思议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就毫不犹豫的足步倒退,尽量拉开距离。

    数十丈之后,那酆三更是猛地一口鲜血吐出,大眼圆睁,恐怖吓人。

    “这天杀的小贼!我日你先人!费成,费成——”

    语声可谓是心痛之至,旁边的胡礼,不能感同身受,却也是神情怔忡。

    这次他却看清了,费成两剑之后,稍稍阻拦了庄无道片刻。后者就拔剑而斩,将费成的身躯,从中斩开!

    庄无道的面色,同样是极不好看。他不确定若是有人以同样的剑术斩来,自己是否能抵挡得住。

    “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这自然是在脑海之内,问着剑灵。

    “不是剑法,是拔剑术,拔剑之法!”

    “拔剑术?拔剑之法?”

    庄无道心内复述着,心中却惊疑不定。什么样的拔剑之法。能有如此神威?

    “正是!此是你在筑基境之前,唯一可学之剑!你手腕关节固死,不擅变化。所以剑法越简单越好,这拔剑术正好合适。剑出之时,就可分生死!”

    庄无道心中一叹,这剑灵云儿,难到是在诱惑他么?如此剑威,怎能不使他心向往之?

    原本他对剑术没什么兴趣,此时也是有了几分意动。能多一门本事傍身,总是好的。

    “你别多心,我只是许久未与人对剑了,一时技痒而已。”

    那剑灵云儿却悠悠道:“记得以前我全盛之时,世间仙者,除了那寥寥几位,无人敢在我面前出剑呢!这个人,好大的胆子。”

    庄无道无语,忖道你也不过只是一个剑灵而已。别人不敢出剑,怕不是因你,而是轻云剑全盛时的主人吧?这也值的得意?

    他在心念内分心与云儿说话,脚步却不曾停。迈进二十余步,又连续击飞了数人,

    拳势舒展,这六合形意的拳架,更加是随心所欲,渐入佳境。就如‘云儿’所言的拳法至理——‘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才是真意’,‘心所发为之意,意之所向为之拳’。

    拳在意先,意又与拳合,此时即便分心二用,也是全然无碍。拳至之处,依然无人可挡,

    此时他气势已成,到铁刀社的帮众,面对他时,根本就提不出勇气出刀。

    而就在不远处,那不断后撤,手持紫金八棱锤的矮壮汉子,虽也是练气境修士。可在他一剑将费成斩杀之后,却气势已衰。在他面前,十成的本事,只怕是用不出七成。

    听说寻常武者,斗的是技是身。而上乘武者的交锋,则是斗势。

    庄无道今日,是领悟的格外深刻。

    铁刀社的人已被杀散,然而眼前却又聚了整整二百余人。俱是身穿铁甲,神气充足,目中精芒流露。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