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无医可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再次收到搬迁的通知,是几天后的一个上午。

    正巧那天是向安之的休息日,是个大晴天,她在院子里晾晒祖父留下的旧书,然后就收到了快递送来的通知单,而且是最后的通知,隐隐含着点威bi的意思。

    说没有压力,那是纯属胡扯。

    向安之拿着通知单出了一会神,撑着晾书的竹床缓缓坐下去。暮春的风很轻,所有开在春天的花,都在这个时节纷纷凋谢,满地的萧凉。

    目光慢慢移动,循视着这个她住了二十五年的院落。青砖碧瓦,花木苔藓,每一个细节都仿佛深深烙进了骨子里。她所有的快乐和痛苦都在此发生,这里有她最珍贵的记忆,是她唯一也是仅有的,家。

    如果连这最后的一点残念也被夺走了……

    闭了闭眼,望着天空呼出一口气,她起身走回屋子,找出挎包,在里面翻了一阵,摸出一张名片,没有再多做迟疑,用手机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

    “您好。”只响一声,对方就接接起,是严谨的男低音。

    “您好,封建助理吗?我是向安之,请帮我约一下戴先生。”她直奔主题。

    那边稍静了几秒,“不好意思向小姐,戴先生这几天很忙,不接受预约。”

    “……谢谢。”默默收了线,踱出门外,在台阶上坐下来。

    微风已住,天空蓝得没有一丝儿云彩,像一匹巨大的蓝布,在头顶铺开,冷冷的色调。

    即便是病急乱投医,都无医可投,呵!

    寂静中坐了好久,起身去把晾晒的书都起收来,一摞摞的搬回书架上。然后,换了衣服,出门。

    她决定去天悦碰碰运气,也许齐鸣举会在那里,虽然她运气一向不好。但这种时候,如果自己不去努力,要懦弱给谁看呢?

    只是,努力的结果也并不理想。

    向安之在天悦耗掉了一个下午,外加半个晚上,并没有见到想见的人,最后,只能无功而返。

    时间一天两天的过去,事情没有丝毫进展,眼看着附近的住户,陆续的往外搬,向安之越来越无法平静,常常整夜失眠。如果,这一带的住户全都搬走,就算她再坚持,最后也难逃同样的命运,她总不能真的与老宅子共存亡吧!

    “你看上去精神很差哎,脸都瘦了一圈了!”何十春来看她,一进门就扳着她的脸大惊小怪。

    “我最近减肥。”她拉下她的爪子,勉强挤出一个笑,进厨房去给她榨果汁。

    不一会儿,向安之端着一杯柠檬水,和一杯鲜橙汁出来。

    何十春自发的接过鲜橙汁,喝了一口,挨着向安之坐下。两人都没有马上说话,何十春抱着果汁眼巴巴的打量着老房子,和室内陈设,良久,才转向向安之道:“安之,你真的这么想保住这座宅子啊?”

    向安之微叹了口气,茫然望向门外。“恐怕难保了。”

    “不然,找段西良问问段伯父,也许他能帮上忙呢?”何十春说着去包里掏手机,被向安之拦下了。“算了十春,他们帮不了的。”

    就算帮得了,她也欠不起那么大个人情。她不能再给段西良一丝一毫,继续跟她纠缠不清的机会。

    过去的,就该留在过去。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