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引狼如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朱何与泉子分别以后,便时常约会相见。

    一日,泉子像往常一样走出崇武门,却被一人跟踪。那人,身长八尺,仪表堂堂,紧跟泉子身后,发现泉子与朱何相会。

    那人心想:难怪她有时古古怪怪的,原来是有心上人了。本公子非得弄清那小子来历不可!

    于是,在泉子、朱何分别后,那人就跟踪朱何。不过在听两人谈话时,那人也已了解朱何的一些情况。

    朱何去酒馆买了一壶酒,朝一山林走去,那人紧跟不舍。那人心想:这是要去哪里?这小子怎么......哎,别想那么多,跟上去看看再说。

    经过迷宫般跋涉之后,朱何来到了无影刀客的隐居地。把酒递给刀客。那人见是无影刀客,心生胆怯,藏于百米之外的草丛之中偷看。

    刀客见朱何带酒过来,十分高兴,道:“这酒着实香啊!”立马端起酒壶豪饮。然后叫朱何打一套鞭法,自己边喝边看。

    刀客道:“你这鞭法就像给人瘙痒一样,毫无力量。用刀和用鞭一样,需内功深厚,方能招招逼人。看你用的还是中鞭,据我所知,天魅堂有长中短三种鞭,长鞭二尺五寸,中鞭二尺,短鞭一尺八寸。你虽用中鞭,但你并不能完全驾驭。这些说明的都是你的内力不够,需苦修内功。”

    朱何遂停下,跪于地上,道:“恳请前辈教我练内功!”

    刀客忙道:“好好,快快起来,我教你一些内功心法。”

    再看那个跟踪者,他远远躲在百米外,只见得两人喝喝酒,练练功,也听不清具体说些什么。那人心想:真没想到这小子竟是无影刀客的徒弟,无影刀客这么隐蔽的居所,今日被我发现,我得回去禀告门主,又是大功一件。

    那人不禁嬉笑,突然又紧缩眉头,道:“麻烦,这森林如此神秘,道路千差万错,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绕前绕后的,迷宫一般,我该怎么出去啊?对了,那小子还在这里,待会再跟踪他下山!”

    待他回过神再往小屋看时,两人已不在矣。刀客带着朱何去了对面的山林,那里野果众多,两人摘果下酒。

    那人急得汗珠如雨,凭着自己的记忆,在山林中摸爬滚打,时而野兽嚎叫,时而乌鸦悲鸣,那人感觉心惊胆寒。

    不觉夜幕降临,四处乌黑一片,那人只好在林中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晌午,方走出了这片山林。

    原来那人就是酒井泉子的弟弟酒井傲克,回到崇武门后,立即来见门主牧野胜不累,看他,身长八尺有余,眼小脸长。傲克将所见之事禀告给胜不累,胜不累大喜,道:“没想到这爱管闲事的老匹夫竟有闲情收起徒弟来了。本门主定让他死得个不明不白!”说罢,哈哈大笑。

    傲克附和着道:“恭喜叔叔,又可除一大患。”

    胜不累道:“本门主突生一计,定送他狗命!你只需......”

    傲克道:“叔叔英明。”

    两人相视而嬉。

    傲克速去筹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