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佛为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所谓道门正传,就是指这十一宗。这十一宗平时各自处理宗门事务,互不干涉,但玄宗是诸宗源流,居于清都、玄都、仙都三山,称道海三山。地位超然,统领天下道门,玄宗掌门即是道门之主。

    此后这十一宗的弟子又有自行创立门派的;或者传承家人,建立修行世家的,乃至于成为行游天下的散修,收徒传人的自然是不计其数,其源流皆属于道门,却不会算在道门十一宗之中,只能算得上是广义上的道门。

    吴正功所在的山水剑宗,当然不在这十一派的道门之中。山水剑宗宗门座落于蒙童山,其创派祖师,乃是数百年前阴阳八派之中的山宗的一位门人。所以严格上来讲,山水剑宗只是属于广义上的道门,因为其修行的确实是道门流传出的法诀。

    在修行界中,类似这样的门派,都自认是道门门派。但其含义主要是两层,其一指自己修行的是道门法诀,乃是成仙之道,这一点主要还是为了与佛门修行有所区别;其二,也是感念传承,铭记其修行来源,是修行人尊师重道的含义。

    吴正功以山水剑宗长老的身份,在一位佛门僧人面前自称道门,自然不错,也是修行界由来已久的习惯。但是他口口声声的“我道门散淡已久,纲纪废弛”等一番话,隐隐将自己放在了一个极高的位置,好像自己是道门中如何了不得的人物一般,但事实上即便是山水剑宗掌门,也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道门人物,更何况是他。

    吴正功这样说话,可不仅仅是自视甚高的问题了,要是在佛门,这属于口戒中“妄语”,按照苦行僧的修行,他不仅不能说这样的妄语,听也是不行的。所以当吴正功在他面前胡扯了这一通,他当下就告辞转身,不给一点情面。

    自始至终苦行僧没有说出一句贬低吴正功的话,只是将道门情况对陆正如实介绍,刚才一言不合他也只是转身就走,更不曾对吴正功本人置以只言片语的是非。但陆正听到这里却已经明白,原来那个老头根本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说起话来却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听到这里,陆正就问:“大和尚,道门是这十一宗,我记得你说过佛门有十一山,又是哪些山呢?”

    苦行僧答道:“除了佛山之外,佛门还有十座大山,说是大山,其实主要是大山之上建有十座大寺。我佛门与道门不同,不分派别,只有一宗。也不分僧侣所修法门同异,只以所属寺庙不同。

    分别是欢喜山的白虎寺、离垢峰的十善寺、放光岭的无量精舍、嗔怒山的火焰庵、胜难山的离戏斋、圆满峰的般若院、远游峰的方便寺、因缘山的不动寺、无相峰的大慧寺,以及大雷音山的法雨宫。”

    原来佛门跟道门不同,十座大寺之主既不是如道门那样称为掌门或者宗主,也不是跟人间佛寺一样称为方丈或者住持,而是称为驻山,由驻山统领寺中一切事物。而这十大寺的驻山都不是自己寺内推选,必须由佛山指派得道高僧前往就任。

    十山大寺之中,每一寺除了驻山之外,而另外尚有负责监察僧人的戒师以及传授佛法神通的法座,驻山、戒师、法座,三人一起管理寺内事物。因此修行界中除了这十大寺,并无其他的寺庙。

    苦行僧还告诉陆正一件事,那就是这佛门十寺的还有一个极为有意思的情形。佛门这十座寺庙所在的大山,乃是一字排列,从欢喜山到大雷音山,犹如列队一般一路向西。而且从欢喜山到大雷音山,每座山之间相隔差不多都是千里之遥,每一座山都比前一座山高出百丈,因此这十座山却是依次增高,欢喜山最矮,大雷音山最高。

    难道这些和尚是故意这样排列寺庙的吗?陆正心里默默想着,每隔一千里就找一座山,而且还要比前一座寺庙所在的山高一点,这可太不容易了。要是找不到可怎么办?岂不是不能排成队伍了?

    但是转念一想,修行界的和尚可不是人间的和尚,一个个都具有大神通法力,即便是在需要的地方没有合适的山峰,移山填海,从远处搬来一座山,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吧!这些和尚把这十座寺庙这样排列在一条线上,而且还分出高矮,的确是好玩,只是不知道和尚们还有其他什么意图?苦行僧却没说。

    陆正又问道:“大和尚,那日月庐是属于道门还是佛门?”

    苦行僧一边走,一边道:“看来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