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鸟人是什么意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听到她说起那陌生男人似乎擅长用枪,叶庭鹰跟打了鸡血一样,腾地站起,“那男人是不是姓凌,手臂有没狭长的刀疤,他的一个手下是不是叫苗伟?”

    唐逐雀点点头,透过那些守卫的对话,除了那男人手臂有没狭长刀疤之外,其它都可以确定。

    叶庭鹰见她肯定地点头,扯了扯领带,踱步到落地窗前,叭叭叭叭地打起响指——

    半分钟后,他才转过身,笑道,“呵呵,胸小无脑,你命真硬。睡不睡?不睡的话,走吧,我们下楼去跳跳舞,或者看别人跳跳舞。”

    不知为何,此刻,他的表情有些古怪,唐逐雀心存不解,也不多问。

    *******

    三楼,集体的餐宴之后,威利斯.尼尔安排了乐团,让贵宾随着音乐尽情跳舞,好增进彼此的交流。威利斯.尼尔,这东道主与一金发美女跳过开场舞后,乐团奏起的是一曲浪漫的华尔兹。

    威利斯.尼尔健步走向餐桌边的叶庭鹰两人,绅士地弯着腰,用着不太流利,生硬的汉语邀请道,“唐小姐,不知尼尔可有荣幸与你跳支舞?”

    闻言,唐逐雀浑身肌肉都绷紧了,威利斯.尼尔知不知道是她偷拍五楼那些火热画面,若是知道了,兴师问罪的话,她该怎么办。

    她侧头,望着一旁的男人:叶庭鹰的两片薄唇含着支牙签,不时往鼻尖上方呼气——

    她的眼里,满是求助性的意味。毕竟,叶庭鹰是名义上的丈夫,他反对的话,邀舞者便得作罢。可是,一秒,一秒,七八秒后,叶庭鹰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那根牙签一抖一动。

    唐逐雀只得强作微笑,把自己的手交给威利斯.尼尔。

    威利斯.尼尔迫不及待地揽上她的腰,走向舞池,两人翩翩舞动起来。

    跳舞期间,感觉到一双蔚蓝的眼眸紧紧地锁住自己的脸,里面带着探究。唐逐雀有些惊慌,眼珠往左,往右,不定地四望。趁着背对着威利斯.尼尔的短暂间隙,她下意识往餐桌旁看去,叶庭鹰正与之前那两名金发女郎,凯特,萨莉,笑谈。凯特笑得花枝乱颤,隔着餐巾,喂着那男人吃生蚝——

    见状,她心里不太滋味,身板再度挺直,眸光垂下,随着悠扬的曲调,踩点移步——

    威利斯.尼尔将舞步放缓,拥着她擦过一对对的舞伴,来到宴会厅的阳台。在几分钟内的起舞里,唐逐雀的肌肉一直绷得紧紧,此刻,竟已有些许发酸。

    “唐小姐,怎么没见苏先生他?”威利斯.尼尔放开她,靠着栏杆,视线落在不远的草坪上。

    威利斯.尼尔,近190公分的身材,看上去高大健壮,腰圆虎背。唐逐雀165公分的身子,还不到他的肩膀,不过,这倒是挺好的,起码她垂下眼帘,四处张望,威利斯.尼尔应该也不会发现。

    唐逐雀随口应道,“苏先生他因公事出差了,还不知何时回来。”

    她话音落下,一阵沉默。阳台,阵阵清风拂来,惹人发冷,唐逐雀耸了耸肩,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后,“威利斯先生,我想我该回去了。”

    威利斯.尼尔不作应答,她便快步离开,往餐桌一角走去。

    餐桌边,并不见人影,舞池边,那抹熟悉的蓝色身躯搂着凯特那金发女郎,优雅起舞——两人那灵巧的倾斜、摆荡、反身和旋转动作连绵不断,博得围观的人群一阵阵的鼓掌。

    他真的跳得很好,唐逐雀感叹一句,婉拒了几位前来邀舞的男宾,快步回了房。

    威利斯.尼尔那些探究的目光,不是无的放矢,他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还未有所质问,应该是没有证据在手,那十亿酬劳,附赠而来的是威利斯父子这般的强敌。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桩交易她还是亏了。

    躺在床上,唐逐雀惴惴不安,她好一段时间没见父母,表妹了,还有那个得意洋洋的小三,白若玫。叶庭鹰,为何要派人追杀苏温泽,想了这么多天,依旧没有半点头绪。叶氏,苏氏两家集团,是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那两个男人到底有什么争执,要闹到取人性命——

    ******

    晚上十一点,频频被女人邀舞的叶庭鹰才回到套房,直接进了浴室,稀里哗啦地淋浴。淋浴完毕,他拿着大毛巾,进了卧房,把大毛巾扔到床上,冷声吩咐,“胸小无脑,别装睡了,快起来帮我擦头发。”

    唐逐雀双眼瞪圆,目露凶光,懒得理睬他。这男人,留下自己去面对威利斯.尼尔,只顾泡妞,根本就没管过她的生死。要是,威利斯父子真的对她下手,她求助无门,退无可退,什么下场,都不敢去想。

    叶庭鹰大步绕过床尾,弯腰,一把揪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