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89:两生两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  沈苍苍陪着晏锦又说了会话,才起身要离去看了沈三爷。

    沈三爷气色依旧如故,白的瘆人。

    他只是安慰沈苍苍,说自己没事,过些日子就好了。

    沈三爷自己也没想到,沈家众多兄弟里,最早离世的人,不是他这个自幼病体缠身的,而是他那些为国捐躯的兄弟们。

    他觉得很累,也有些乏了,和沈苍苍随意说了几句,便睡下了。

    从沈三爷的院子里出来后,沈苍苍愁眉不展,“三伯父这样,怕是不好!”

    “三叔是心病!”晏锦安慰,“你往后多带明月来看看他!”

    沈三爷喜欢明月,小孩子欢腾的劲,总是让他笑眯了眼。

    沈苍苍点头。

    两个人刚走出前庭,便看见迎面走来的沈砚山。

    沈苍苍开始停下脚步打量眼前的人,方才她走的匆忙,根本没有多注意沈砚山。不过一夜而已,沈砚山就像是个变了个人似的,身形和气质依旧是从前的清冷风华,只是抿的死死的唇,却意外的勾起小小的弧度,不会让人觉得可怕,想要逃跑。

    沈砚山居然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沈苍苍意外极了。

    在她的眼里,沈砚山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像是冬日里极难融化的雪。

    她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看着沈砚山熟悉对晏锦问话,而晏锦回答完毕,才发现身边的她不见了,转身唤她。

    眼前的景色,极致秀佳。

    沈苍苍有些呆住,完全被不远处两个人的光华所震慑。

    她似乎也明白了,为何从前沈砚山总是无欲无求。

    大概是没等到自己想等的人吧。

    沈苍苍哑然失笑。

    三日后晏锦回门,沈苍苍又见到了另一面的沈砚山,那日天空落了小雨,沈砚山撑着伞,扶着晏锦从马车上下来,又将伞挪多一些给晏锦,自己肩上湿了也丝毫不在意。似乎,晏锦才是他最重要的一切。

    以至于沈砚山最后提出,要带晏锦去凉州的时候,沈苍苍都丝毫不惊讶了!

    凉州。

    纵使那个地方荒凉,有沈砚山在一边陪伴的晏锦,也不会觉得清苦吧。

    倒是小虞氏和晏季常略有些担心,不过很快便选择了妥协。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晏锦已经有自己的家了,而他们太多的好意,会变成这对小夫妻的束缚。

    晏锦和沈砚山新婚一个月后,便启程去了凉州小住。

    晏锦坐在马车内,看着身边的沈砚山,笑眯了眼,“怎么想起来要去凉州?连天怀都不肯带上!”

    陆家这段日子一直很安分,堂姐留下的天怀也很乖巧懂事,不过这次沈砚山却没有带上这个孩子,一起出来散心。

    “带上孩子,就不能这样自在了!”沈砚山说,“趁着现在还有清闲日子,带你出去走走!”

    晏锦只是淡淡笑,又问,“所以,伺候的人也不肯多带?”

    沈砚山挑眉,声音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样子,“若不是需要人伺候,我想准备这次只有你和我两人同去。”

    他说的漫不经心,嘴角含笑。

    她却沉迷,再也不可自拔,两生两世。

    (PS:正文全部完结了!没错完结了!没婚后!番外的话会略微补充一些。)(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