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5.四季织与如意布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四季织染布坊是红印铺,年收入至少要达到一万两白银才能申请红印。

    然而,清霜和秀云扶着她进铺子时,铺子里竟然门可罗雀,只有寥寥几名兴趣缺缺的客人。

    掌柜的是一位白胖的中年男子,面相讨喜,是客人一看就会喜欢的脸,和她的贴身宫人赵成长得有几分相似,可巧了这名掌柜也姓赵,名叫赵文。

    此时这张讨喜的脸上,却满脸愁容,他忐忑不安地把账目交给云罗。

    云罗将四季织最近几月的账目查看了一遍,月入都在一千两白银左右,到了这个月,收益陡然急降,昨日的收益,甚至只有区区几两。

    赵文看着新东家看不出波澜的神色,不停用袖子擦着额头细密的汗珠。

    自从铺子生意出了问题后,他一直都瞒着,并没有上报,怕东家知道了,扣自己的月银,要知道店铺掌柜的月钱和店铺的收益是息息相关的。

    他原本是打算,等自己寻到解决之法,就把这事儿给翻过去了,哪知还未等到自己找到好法子,店铺已经被送给了凤国第一公主,账目盘点了出来,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本的东家,乃是黎家庶大子黎春晰,毕竟是个有学问的,手上没有权利,心肠也好,瞒账这种事,顶多被骂几句,扣点银子就完事。

    这位凤云罗毕竟是第一公主,是当今圣上的女儿,他可不敢得罪啊。

    云罗将账目放在桌上:“这个月发生什么事了?”

    赵文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见她面无表情,心中大喊糟糕,她越是平静,自己看不透,心里边儿就越是忐忑不安。

    “回公主的话,是小人的错,饶了小人吧,饶了小人吧……”

    云罗郁闷不已,她暂时没有任何追究的意思,这掌柜的涕泪横流是什么意思?

    她看起来有那么可怕么?漫说他真的瞒帐,他是黎表哥的人,看在这个份上,云罗也不会真的对他下狠手。

    云罗拉着脸不语,这种人胆子小,就是吃硬不吃软。

    秀云立刻明白公主的是什么意思,上前冷喝:“好你个赵文,黎公子是公主的表哥,你竟然对隐瞒公主的表哥!还不快从实招来,究竟所为何事,否则小心公主治你的罪!”

    赵文还在那里嚷嚷冤枉,秀云狠狠瞪了她一眼,吓得他三魂七魄都丢了一半,才期期艾艾地道出了真相。

    原来,四季织的对面,有一家如意布坊,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都是染布的,还同为红印店,就门对门儿的,两家你来我往,明争暗斗了多少回了,也没分出个胜负,月收益都在一千两纹银左右。

    然而这个月,如意布坊不知在哪里请来了高明的染布师傅,染出来的布,颜色亮丽了不少,也不容易褪色。

    随后他们又推出了一款主打的布料:亮蓝绸布。

    绸布难染,温度高了,绸布就会被烫皱。温度低了,颜色不亮丽,染不出亮蓝。而且盐的比例也和普通染料的比例不同,他们的染布师傅试验了许多次,也没给他摸出合适的比例。

    盐多了,染出来的布颜色不够生动,死板呆滞,布料发硬。

    盐少了,要么是上不了色,要不就是染好了,泼一杯水,手一抹,手心里全是染料。

    这亮蓝颜色鲜亮,穿在身上那个打眼,又是绸布,贴身凉快,做成对襟的衣裳,华丽漂亮,端庄大方,男女都喜欢。

    如意布防就这样将四季织的生意抢了去,就连四季织的一些老顾客也去了如意布坊,架不住如意布坊的布料又亮丽又不退色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