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十一 炊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吴婶心里却不象阿青这样简单,一时间百般滋味一起涌上来,让她感慨良多。

    晚上熄了灯,听着外面风声呼啸,雪粒打在窗子上哗哗作响,吴婶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吴叔忍不住翻过身来问她:“你今儿坐了一天的车,还不累?明天还有好些事情,快睡吧。”

    吴婶没好气:“睡不着。”

    当谁都和他似的,缺心少肺,天塌下来都能当被盖。

    “你今天吃了顿饭,看出那小武是什么来路没有?”

    吴叔咂咂嘴,伸手过来把吴婶一揽:“宫里的侍卫。”

    “什么?”吴婶大吃一惊:“真的?”

    “就算现在不在宫里当差,也一定是在宫里待过。”吴叔十分肯定:“他虽然受了伤,但是站立,扶杖,行走的样子,都能看出痕迹来。侍卫几百年来,从来都是一个法子训练出来的,那股劲儿就和旁人不一样。”

    夫妻一场,吴婶也不用问吴叔是怎么看出来的。丈夫既然这么说,那就肯定不会错。

    “那他那位公子爷,就不会是姓陈了?”

    “那肯定不会的。”吴叔说:“假名姓。”

    吴婶半晌没出声,长长的吐了口气:“怎么这么巧……不会是,有人故意安排吧?”

    “应该不会。”吴叔说:“到了今日,咱们还有什么好让人谋算的?”

    “那可不好说啊。”吴婶枕在丈夫的胳膊上。过了一会儿,她轻声问:“咱们真要进京吗?”

    “你不想去?”

    说心里话,吴婶是真的不想去。

    在这儿生活的这些年,虽然也有隐忧,可是一家人和和美美,平安喜乐,这样的日子千金不换,吴婶只想把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下去,不要起什么变故。

    可是他们夫妻是老了,没什么野心和盼头了。但孩子们不一样。小山也就罢了,阿青怎么办?她一日一日长大,一日比一日出挑。在这个小小的镇子上,能给她寻到什么样的终身归宿?那些乡野村夫,又怎么配得上她?

    “这个陈公子,”吴婶想起这人可能根本不姓陈,顿了一下:“他不会是冲我们来的吧?”

    “要真是苦肉计,那可太下本钱了,这个小武身上的伤再险一点非死即残,那个公子爷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会是奔着咱们来的。”

    吴婶皱着眉头,这事儿实在是闹心。

    “怎么偏偏是这家人……”

    阿青不知道吴叔和吴婶在商议什么,她晚上高兴,炒花生多吃了些,半夜就觉得口渴,爬起来有点迷迷糊糊的倒水喝。茶水温凉,喝下肚人倒是清醒了一点。外面雪下的正紧,一时半刻的倒不想睡了。

    地下还是比炕上冷,她又缩回被窝里去,把烛台端近,从炕头的小柜里抽了本书出来。

    烛光昏黄,照得那本刚买来不久的新书纸页泛黄,字迹染晕,仿佛一本搁了很久的旧书一样。

    可是阿青就喜欢这样的感觉。她一直更喜欢旧书胜过新书。

    不是说新书不好,而是旧书上总是会有新书没有的韵味。写书的人当时的心境,这些书从书坊到她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