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抢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等什么明天,待会送烤鱼的时候就可以先问问。喏,方便面已经煮好了。”烧烤服务员吴非一边将烤鱼翻面,一边把电水壶放到地上。

    “你能解释清楚么?”祁良不放心的看着他,走过去把里面的方便面倒在三个空桶里。非常时期,他们只能共用“碗筷”。

    吴非甩给他一个“少瞧不起人”的眼神,“小菜一碟。”

    “小不。”罗震走到床边去招呼邵云帆,“吃晚饭了。”

    邵云帆放下手里的纸张,抻开手臂活动着肩胛,“坐得我快成植物人了。”

    “怎么,没觉得身轻如燕洗髓伐骨什么的?”罗震挑眉打趣他。

    “洗髓伐骨?练到第七层才能返老还童。365处气穴,现在才对着图在身上找到52个。”邵云帆撇撇嘴,光背下来没有用,还得找准位置才能行气。

    “其实每练到一层都会有些相应的体质改善,但是我们为了快点翻译方法,就把那些地方跳过了。”祁良给他们两人送来一桶泡面。

    “没事。反正也不是奔着改善体质去的。”邵云帆朝祁良笑笑,看看里面唯一的那把白色塑料叉,把面桶推到罗震面前,“你先吃吧。”

    按照祁良的理论,口粮不够的情况下,罗震、吴非、张君酒他们三个才是重点喂养对象。

    “你那把军刀里不是有简易叉么,拿出来一起吃。”罗震毫不避讳的伸手往邵云帆牛仔裤右边的口袋探去,他的手指隔着一层极薄的棉布在邵云帆的胯骨和小腹间滑来滑去,甚至还擦过邵云帆身上最脆弱的那处,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

    “喂!!!”邵云帆被他的动作弄得心猿意马,恼怒的用胳膊肘狠狠撞了罗震一下。那边能乱摸么?

    “小不原来是右边派。”罗震意有所指的瞄了邵云帆的裆部一眼,挑挑眉毛,打开摸出来的军刀,煞有介事的评价道,“还挺精神。”

    “滚!”这种人就该饿死,活着也是祸害。邵云帆踹了他一脚,用衣服盖住被撩拨得半起的部位。

    “右边派是什么意思?”吴非兴致勃勃的问。

    “就是你的小兄弟习惯放在哪边的意思,朝右放的,就叫右边派。”祁良一本正经的给全场最小的孩子答疑解惑。

    “那我也是右边派。”吴非点了点头。

    “这种事情就别自曝了。说点别的不好么?”邵云帆无奈的看看吴非,好歹你十六周岁的生日才没过多久。

    张君酒笑了笑,从怀里摸出龟壳,“不如在下给大家算一卦?”

    “别别别,”吴非白他一眼,“你不是灾星临门就是血光之灾的,还是别咒人了。”

    想到刚刚离开的两位同伴,屋子里登时安静下来。邵云帆皱眉看看张君酒,这家伙当时见到沈南、卡卡,都直接说了灾星临门什么的。结果,他们几天后就死了。难道这家伙不是信口开河,真的会相面?

    “快吃。”罗震把面桶塞在邵云帆手里,再不吃就糊了。

    “有人在么?我是老钱,能开开门么?”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屋里的几人对视一眼,这么晚是谁?

    “钱哥?”罗震将门打开一半,“这么晚了,有事?”

    “你就是罗震?”老钱身边还站着一男一女,男人粗声粗气的开口,上下打量他。

    没等罗震点完头,那男人突然在他面前消失了!或者说,速度快得只留下道残影。罗震眉心一皱,抬脚就朝身前踢去。

    “哐啷!”半架洋酒在颤动,男人被他踢得撞在吧台上,捂着腹部痛苦的弯下身子。

    “老李。”女人急切的喊了一声,赶忙冲进去扶那男人。

    老李?罗震挑挑眉毛,速度变异人,这么说这女的就是那个会放毒的?

    “你能看到我?”男人缓了会儿才能开口讲话,疼得眉目有些扭曲,扶着女人的手臂勉强站起来。他的速度普通人不可能跟上。

    “看不到,但是有风。”罗震坦然的说。他不可能随便让人闯进屋。

    “你……”那女人怨恨的瞪了他一眼,正要伸手,男人按住她,转头对罗震道,“我姓李,你可以叫我李哥,雷老大想请你们去楼上聊聊。”

    “我们?”罗震略微有些讶异,雷老大找他们聊什么?难道是因为那条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