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用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谢柔嘉说到做到,第二日到了学堂果然没有和谢柔淑再争执。

    谢柔淑站在先生面前低着头认错,也并没有说自己是因为谁捣乱才没背过书。

    当然,不在先生跟前说,不代表谢柔淑私下不说。

    “我这都是看在惠惠的面子上才不跟她计较。”谢柔淑对围着自己的女孩子们哼声说道。

    “惠惠去看你了?”有女孩子咬着手帕好奇的问道。

    谢柔淑几分得意。

    “是啊。”她说道,“惠惠安慰我,还替那丫头给我道歉。”

    那丫头自然是指谢柔嘉,谢柔淑已经不再用二小姐称呼她了。

    “惠惠对你真好。”便有女孩子半羡慕半嫉妒的说道。

    这个谢柔淑除了沾着长房嫡亲兄长血脉的缘故外,还有什么可值得人多看一眼的。

    要长相没长相,要脑子没脑子,偏偏能得谢柔惠如此的看重。

    谢柔淑看着大家的神情心里更得意,不过这时候该说什么话,母亲已经提着耳朵教了她一晚上了。

    “是惠惠人好。”她说道,“她是不想我们姐妹嫌隙。”

    这话没有人反对,大家纷纷点头。

    “不过说到底,她是为了那丫头好。”谢柔淑还是不忘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挑眉看向另一边。

    谢柔惠正和谢柔嘉叮嘱什么,谢柔嘉嗯嗯的点头。

    “妹妹做错事,姐姐不忍心责怪妹妹,又担心别人责备妹妹,所以只有她这个当姐姐的来给妹妹收拾烂摊子,有这样的好姐姐,我要是再闹岂不是跟那妹妹一样不懂事了?”谢柔淑抬着下巴哼声说道。

    谢柔惠拉着谢柔嘉从一旁走过,听见这句话带着几分不悦喊了声四妹妹。

    谢柔淑哼了声。

    “敢做不敢让人说啊。”她说道。

    “做没做,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谢柔嘉说道,“我心里也清楚,你随便说,我不害怕。”

    说罢拉着谢柔惠大步走过去,将谢柔淑的不满抛在身后。

    “你们看到没?她就是这样的张狂!”

    听着传来的谢柔淑的声音,谢柔惠蹙眉不安。

    “不用理她。”谢柔嘉说道,“她爱怎么喊就怎么喊去。”

    “可是你又没做过那些事。”谢柔惠摇头说道。

    谢柔嘉挽住她的胳膊。

    “父亲母亲还有姐姐都知道我没做过,你们都信我喜欢我,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她说道。

    谢柔惠看着她笑了。

    “好。”她说道。

    姐妹两个挽手而行。

    “父亲今日没在家,你不如和丫头们去花园玩吧,一个人闷。”谢柔惠说道,“我和母亲学完了就去找你。”

    “不。”谢柔嘉摇头,嘻嘻一笑,“姐姐不用担心我闷,我去找祖母玩。”

    祖母?

    谢柔惠愣了下。

    且不说谢柔嘉从来不喜欢接近祖母,就说祖母一天到晚醉醺醺,又喜怒无常,找她玩有什么玩的?

    该不会是……

    吃过饭,看着谢柔嘉带着一群丫头呼啦啦的出了院子,谢柔惠有些心不在焉。

    “惠惠。”

    母亲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同时肩头上一痛。

    谢柔惠惊醒,看着母亲竖眉沉脸,收回戒尺。

    “怎么回事?”她问道,“难道你不知道念巫经最要紧的是专心吗?”

    谢柔惠低头应声是。

    “怎么了?吃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的?”谢大夫人问道。

    “没事,大概是有些累吧。”谢柔惠对母亲歉意的吐吐舌头。

    谢大夫人笑了,将戒尺放在桌子上。

    “你可从来不说累。”她说道,“除非为了别人才会拿自己做掩护,说吧,嘉嘉是不是又惹事了?”

    “没有。”谢柔惠忙摇头,又坐直了身子看着母亲笑,“近日在学堂四妹妹倒是说话挑衅了,可是嘉嘉没有和他吵闹,反而笑嘻嘻的。”

    “是吗?她听到四妹妹挑衅还笑嘻嘻的?”谢大夫人笑问道,有些惊讶,“那还真是不像她。”

    “母亲,你吃饭也看到了,嘉嘉很高兴,吃过饭还高兴的找祖……自己玩去了。”谢柔惠笑着忙说道,说道最后一句咽了口水,又笑着接着说下去。

    谢大夫人脸上的笑没了。

    “自己玩去了?”她问道,“不是回房去了吗?”

    “回房也是自己玩啊。”谢柔惠嘻嘻笑道。

    谢大夫人将戒尺啪的敲在桌子上,谢柔惠肩头微微一抖。

    “嘉嘉没怎么,就是今晚去祖母那里玩了。”她说道,“我怕,我怕她吵到祖母,这个时候,祖母应该休息了。”

    谢大夫人吐口气。

    “你是担心这个吗?”她说道,“你知道你妹妹什么样,我这个当娘的难道还不知道吗?”

    说到这里对外高喊一声来人。

    书房外站着的丫头们听到谢大夫人的声音很惊讶,因为涉及秘技,谢大夫人书房任何人都不许靠近的,更别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