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雪天偷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h3 id="htmltimu">第六章 雪天偷吻</h3>

    庙门附近避风一角,有人生了堆火。

    薄素卿脚步打滑,跌跌爬爬奔过去。

    南生听见声响,等看见来人,她真真被吓了一跳。

    宝华寺不比西苍其他寺庙出名,临近山间,庙宇颇小,香火零星,最大特色就是幽静,夜晚与风雪天行路不太方便。

    南生住过一段日子,现在时常也过来,她心里有事,不知不觉就走来这里。天色已晚,她没打扰庙里比丘尼和修行的人,自己寻一处避风雨地方,生火取暖。

    薄素卿居然冒雪找来。

    “素官,你怎么......”

    火光映着薄素卿惨白的脸,连唇间那点血色也消失殆尽。

    死死盯着她好半天,薄素卿才恢复平素温和。

    幸好,幸好她在这里!

    “南生。”他强压胸膛内不断翻涌的血气,趁她认真聆听之际,他忽然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一下。

    他冰冷的唇,触及之处异常柔软。

    虽然对方是薄素卿,南生仍旧下意识地抬手扇了他一巴掌。

    薄素卿挨了打,一点不恼,唇角微扬起,他手里劲道不小,冰冷掌心握紧南生纤细手腕。

    仿佛料到会如此,神色坦然说:“我早该这样,至少还有个人让你撒气,至少还有个人知晓你在寒天雪地里受冻!”

    满庭芳的姑娘,从不缺听男人的甜言蜜语,就是薄素卿以往对她的暧mei之词,南生都可以权当是趣话不露声色化解。

    今次却不同,南生内心一阵感动。

    她用力吸吸鼻子,忍住眼底酸涩,半玩笑道:“薄大人,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做**。”

    薄素卿天生体弱,幼时几次差点挨不住,全靠名贵药材养大,他不曾娶妻,身边连个伺候起居的侍妾都没有。

    对她,可说是百般的好。

    他听着噼啪炸出火星声,眸子内敛柔和,缓缓开口:“我薄家的一切都是你的。”

    这无异于给了她原本就想要的绝佳机会,只要她点头,就可凭借薄家势力救父兄出刑部。

    或许她眼底流露的挣扎令薄素卿察觉到南生内心的松动,他解开防寒大氅替她披上,顺势手掌虚虚搭在南生肩头,既亲昵又不过分无礼。

    南生并没拒绝,只是拉过大半幅大氅重新搭在他身上。

    “药罐子,逞什么英雄。”

    两人合披一件,薄素卿心里暗喜,忍不住咳了几声,低头将满口血气吐在衣袖中,抹去嘴角血渍。

    南生心思恍惚,没注意到,只帮他整理好大氅。

    他含笑傻傻望向她:“南生,我不觉得冷。”雪势越发大了,与她同在,薄素卿丝毫不觉得寒意。

    “行了,行了,不冷也要回去。你若因我而病了,薄姬说不定命人封了满庭芳。”后半句,南生纯是玩笑。

    薄家长女,备受文炀帝宠爱。

    薄素卿正色说:“不会,我对长姐说过你,她对你知晓一二。”

    南生手一顿,再抬头她笑得有点勉强:“素官,我没告诉你,我其实姓傅,傅南生。”

    薄素卿不以为然,“是吗,那我如今知晓了。”

    “我爹爹是傅季尧。”

    薄素卿眉宇微蹙:“傅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