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8 最不屑你顾是……我相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她眼梢一瞥冷血,亦淡淡道:“是,两县毗邻,李公子才智学识,邻近省郡都是大有名气。只是李公子性.情高洁,小弟学识浅劣,曾求见却不得。听说近日更为权相国所赏识,又怎会识得我等小民。”

    她妒才是假,伤情却不假,正是一副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模样,木三手掩嘴,轻咳一声,似有几分失笑。

    素珍想,她不知道他信还是不信,正如他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还是不是。但即使要她的命,她也绝不可能供出什么,只要是和李兆廷相关。

    木三一声低叹,“看来怀素对那位李公子颇有些微词。听说他如今是权相眼前红人,若你能得他引荐,拜入权相门下,未必没有出路。”

    “需知吏部招生一事,其他大人官职再大,碍于公主情面,未必能说上什么,严、权二相却不然,吏部有多少官员是二人往日门生?更何况,二人是今年恩科主考。二人中只要有一人肯点头,还怕吏部还批不下一张座位筹?”

    “怀素,为官之初,最重要是人脉,切记。”

    素珍微微一震,早便知道这人不简单,他一席话确是提醒了她,只是,去找李兆廷,去找他……

    回房后,她躺在床.上,思索良久,心事如麻。

    见或不见,都难。

    他不爱她,她亦怕连累他。

    一天便这样过去。

    入夜,看着月光从纱窗纸糊渗进地堂,她疲惫地闭上眼睛。

    “李公子,有人找。”

    冷血坐在地铺上,也是沉默不语,直到门外传来小二的声音,方才神色一整,一跃而起,过去开了门。

    素珍窝在床.上没动,只听得小二堆着笑对来人说,“公子有什么吩咐,只管唤小人,小人就侯在门外。”

    也不见冷血说话,她心里不禁一咯噔:这来的是谁?只是,这打赏肯定给的阔,那死小二对她可不是这副面容,那个狗眼。

    “我的吩咐就是,烦劳你走远一点。”

    来人淡淡道。

    这声音——小二讨了个没趣,应了一声,灰溜溜地走了,她却一震,差点没从床.上摔下,连忙爬起来穿上鞋子,又快快站起身。

    是他,是他。

    隔着一张桌子,李兆廷和小四站在门前,她和冷血在这边。

    李兆廷微微眯眸看向她,眼梢又轻轻划过地上地铺,最后落到她皱巴巴的衣服上。

    素珍脸上一热,竟傻.逼的去扯衣衫。

    对着这冤家,她总是犯二。

    只是,也许她所有的窘意都是多余的,略一皱眉外,他的目光淡然如旧。

    永远雅致素泊,这就是李兆廷。

    小四却是一脸惊讶,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直至他家公子轻声吩咐,“小四,这位也是李公子,名讳怀素,这里只有李公子,没有其他人,我带你过来的意思你懂吗。”

    小四打小跟在李兆廷身边,不是笨人,看着“死而复生”的素珍眼中惧意虽深,却立刻点头,道:“是,这是李怀素公子,奴.才明白。”

    李兆廷又道,“你出去吧。”

    他复看向冷血,素珍让冷血也出去。

    冷血冷冷扫了李兆廷一眼,一掀衣摆,大步出了去。

    房里只剩她二人,素珍听到自己心跳如雷的声音。李兆廷没有说话,负手淡淡看着她,一如既往,长身玉立,夺去她所有思想。</P></DIV>

    <TR>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