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时街上已经黑漆漆一片,打更的更夫慢悠悠的走着,每过一条街道就敲上几锣,喊上几句。黑影从眼前闪过,扬起更夫额前一缕头发,更夫揉了揉眼睛,刚才好像有人飞过去,是他眼花了吧,这京城脚下的夜晚什么都可能发生,摇摇头更夫继续敲几下锣,不管发生什么都和他这个敲更的小人物无关。

    卫景阳跟在韩锐身后,他的轻功没有韩锐好,因此这会儿能跟上,肯定是他的师兄放慢了速度。短短一刻钟卫景阳他们就来到卫府高墙外,韩锐轻轻一跃直接上了墙头,卫景阳却还没有这么一口气上去的能力,脚尖在墙壁上一点也落在韩锐身边。

    韩锐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年低声道:“我对卫府并不熟悉,接下来我就跟在你身后,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给你压阵。”

    卫景阳听到韩锐的话后点点头,在平息了一下略显急促的气息,卫景阳这辈子还没有这样三更半夜疾驰过。卫景阳带着韩锐快速靠近卫老太太居住的院子,院子中静悄悄的,丫鬟仆人都已经入睡,守在暗处的几个壮实仆人也是昏昏欲睡,根本没有人察觉到为景阳和韩锐的到来。

    两人连门都没有走,直接从半开的窗户进入屋内,屏风后面卫老太太睡得并不安眠,眉头皱的老高,这些天因为陈家和卫景阳做的事情,已经让卫老太太气的食不下咽睡不安寝。若是卫老太太能够预知这一刻发生的事情,必定会直接把卫景阳和卫雪函两姐弟给弄死,也不至于落到如今儿子差事被躲,娘家因为赔偿巨额银钱日子无比艰难。

    卫景阳在老太太脸上拍了拍,当老太太至于被惊醒后,尖叫出声前,卫景阳伸手一点,任由卫老太太如何长大嘴巴,也没有发出一点意思,显然是被卫景阳点了哑穴。

    韩锐站在少年身后,看着少年拉过一把椅子坐在老太太床前,卫景阳看向面露恐惧的卫老太太露出恶意的笑容道:“老太太你们卫家这些年用的吃的喝的全都是我娘亲的,居然能够一点不感激,甚至任由你那外甥女践踏我们。原本我还只是想让你们受受苦,却并没有想要赶尽杀绝,可是宁不该啊,不该算计我姐姐,居然敢把我姐姐嫁给人做妾,这样的好事还是留给二姐吧,你们都怎么疼她,想必也希望她能够做个皇子妃不是,即使侧妃那也是妃,能够让你们卫家光耀门楣不是。”

    卫景阳说完心里的话,这才满意的看着卫老太太把那双已经昏花的眼睛瞪的老大,继续笑道:“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杀你的,你得好好活着,好好的看着我那二姐嫁给皇子,看着他们过上好日子不是。”

    卫景阳说完就转头看向韩锐,虽然他也能够使用精神力暗示,让老太太以为自己风瘫掉,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但是韩锐有更好的办法,是直接真的让人风瘫掉,一个老太太睡一晚上风瘫掉非常正常,毕竟年纪大了。

    韩锐的手在老太太身上点了几下,一丝丝内力顺着老太太已经干枯的筋脉冲向老太太的头部神经,卫老太太身体一颤。韩锐之后解开;老太太身上的穴道。在卫景阳的注视下,卫老太太嘴角歪了,除了瞪着卫景阳发怒,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音节外,连想抬手都做不到,外人再也无法明白这老太太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此时的卫老太太唯一能够自由控制的大约就是眼皮子和眼珠了

    两人在卫老太太瞪视下从容离开,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不脱之处。卫今天带着韩锐七拐八弯很快就来到他二姐的院子,卫老太太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他姐姐。卫景阳就只能对卫老太太最宠爱的二姐身上找回来了,老太太不是想要送他姐姐去做二皇子的侧妃吗,那他一点也不介意把这荣宠送给二姐,也许二姐心里高兴都来不及,毕竟是皇子侧妃,那那里是一般的妾能够比的。

    卫景阳闪身进了屋内,看着床上躺着的艳丽女子,这就是他的二姐,在他姐姐担惊受怕的时候,他的二姐却睡得极香甜。卫景阳伸手捂住他二姐的嘴,不过几息时间,他二姐卫雪眉就挣扎着醒来,当发觉被人捂住嘴巴的时候,卫雪眉眼睛瞪的老大,卫景阳都怕他一不小心把眼睁睁瞪掉出来。

    不过此时卫景阳脸上蒙着黑巾,卫雪眉根本认不出卫景阳来,韩锐这次并守着卫景阳,卫雪眉是个女人,韩锐就靠着窗户边上,静静的等着卫景阳出来。

    毕竟他是个男人,去一个老太太房间里倒是没有什么,也不可能败坏了他自己的名声,不会给人留下遐想。但是这卫雪眉就不一样,正是美丽绽放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韩锐一点也不想让卫景阳看到他半夜跑去一个姑娘的闺房中,即使跟着阳阳身后。

    至于卫景阳,不说他们是姐弟,就说卫景阳如今的小身板,韩锐也完全不用担心这小子会搞出什么事情来,实在的那小家伙如今还处在心有余力不足的状态中。

    卫景阳并不准备让卫雪眉发觉他的身份,现在他要留着这个女人,虽然他的催眠对已一个普通女人来说,应该不可能出意外,但是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不一样,若是被那个奇人异事解开,若是他身份败露,总会给他带来麻烦,所以暗中给卫雪眉催眠是最好的办法。

    在卫雪眉快因为窒息死亡的时候,卫景阳松开手,眼睛看向卫雪眉,瞬间卫雪眉就被那犹如星空般的漩涡给吞灭,卫景阳露出一个笑容,打了一个响指才道:“卫雪眉你很爱二皇子,非君不嫁,明天你就会和二皇子在宫门口撞见,记住你们两个才是真爱。好了,现在闭上眼睛乖乖睡觉,养足了精神才能和二皇子见面不是。”

    说完这些卫景阳打了个响指,卫雪眉却并没有醒过来,而是皱了一下眉头,很快再次进入梦乡,似乎梦到了什么极好的事情,嘴角都带着甜甜的微笑。

    卫景阳在卫雪眉床前站了一会儿,感觉他今天做的事情挺痛快,这才收拾一下心情跃出窗外,转头就看到月光下韩锐双手抱胸靠着窗边的墙壁上。在卫景阳出来的时候,韩锐看向脸上带着笑容的少年说道:“好了,我们走吧,二皇子府可没有空壳的卫府好进,那可是硬仗。”

    卫景阳看向韩锐嘴上露出甜甜的笑容轻声道:“有师兄在,相信就是进皇宫也是不成问题,师兄最厉害不是吗?”

    韩锐听到少年的话,伸手就在少年的脑袋上拍了一下,无奈道:“少拍马屁,这样的事情就此一次,下不为例。我不想你在实力不够前,就被人注意到,那样会很危险。”毕竟那样的能力实在太危险了,若是少年在强一些,完全可以蛊惑人心,但凡控制人心的能量历来都被上位者忌惮。

    卫今天乖巧的点点头道:“师兄怎么现在就去二皇子府吧,我有些迫不及待了,不然天就快亮了,这时候已经是一更天了,他们还有一个多时辰,到达三更天后,天色就会蒙蒙亮,不利于他们影藏行迹。

    和韩锐想象的一样,二皇子府不但有明面上的侍卫,还有在暗处的暗卫,好在有韩锐这个武功一流的高人。韩锐怕卫景阳轻功不够好被人发现,所以这次进了二皇子府,韩锐就伸手抱过少年,直接抱着少年用他最快的轻功,犹如一阵微风一般,掠过复杂的地形,不过几十息他们就来到二皇子的寝室屋顶。

    韩锐把卫景阳放下,伸手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在卫景阳点头后,韩锐小心的移开一块瓦片,二皇子的寝室中亮着一盏灯,因为已经深夜,二皇子和皇子妃都已经睡下,一个小丫头此时正在床榻下缩着打瞌睡。

    韩锐放下瓦片,身子犹如鬼魅一般瞬间消失,卫景阳眨巴了几下眼睛,他发觉现在的他虽然学会了轻功,但是和师兄比起来,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师兄的轻功在黑夜里行迹都找不着一点,而他速度慢不说,还可能会因为一个控制不好就弄出些响动,卫景阳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比师兄强才行。

    在二皇子寝室周围转了一圈,韩锐点了这些暗卫侍卫的穴道,这才跃到屋顶,带着安静等待的少年下到院子中道:“走吧,都已经被点穴了,你有一刻钟的时间,之后我们就要回去。”

    韩锐说完就带着卫景阳再次走了窗户,他感觉自己的疯了,居然真陪着卫景阳做这样胡闹的事情。不过想到少年因为心情好而翘起的嘴角,韩锐最终还是无奈的纵容了,这些人算计阳阳就该付出代价,韩锐和卫景阳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明白这孩子心性极好,只有被惹到了才会反击。何况除了卫老太太受到了一些惩罚,阳阳却并未伤害卫雪眉和二皇子,只不过是给两人牵了红线而已。

    卫景阳没有想到这次韩锐会跟着他进来,刚才去二姐那里的时候韩锐就避开了,他却不知道韩锐是担心他对付不了二皇子。能够成为拔尖的皇子,二皇子就不是个心性软弱的人,所以韩锐还是怕卫景阳催眠不了二皇子,所以若是不成功,韩锐说不得就得采取些措施,总之他会护着身边的少年,绝对不会再让阳阳受到任何的伤害。

    在韩锐戒备中,卫景阳用同样的办法催眠了二皇子子,当然这次卫景阳还是先点了二皇子的穴道,毕竟作为皇子大都经历过许多事情,防备心都极强,所以点穴是必须的,在对方因为窒息快喘不过气候,卫景阳直接催眠了二皇子,看着眼露出迷茫的二皇子,卫景阳才放松身体也拿掉捂住二皇子的嘴鼻的手。

    告诉对方要看上卫侯府二小姐卫雪眉的容貌,明天他们会在皇宫门口相遇,然后自然是二皇子会娶卫雪眉做侧妃。说完这些卫景阳朝着韩锐挥了一下手,韩锐自然明白卫景阳这是完事了,抱起少年犹如风一般消失在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