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卫景阳做了热身运动后,跟着阿成练拳,上辈子他也学过军拳,不过和这边的总有些不一样,不过上手也是极快,毕竟瞧一遍卫景阳就能够记住所有的规范动作。但是今天的卫景阳状态非常不好,拳头砸在拳桩上软绵绵的,看的阿成直皱眉头。

    阿成在挥动了几拳,把拳桩砸的嘭嘭响晃动着,当他再次注意到卫景阳的时候,阿成忍无可忍,将军把人交给他学拳,卫景阳现在挥拳一副没有吃饱样子,已经让阿成忍无可忍了。

    阿成停下动作走到卫景阳身边呵斥道:“你今天没有吃饭,挥拳软绵绵的,连个响都没有,要是没有心思练那就别练了。”平时卫景阳练拳也不是这样的,虽然看着力气略小了些,但是好歹态度认真,做为师傅不怕徒弟笨,就怕徒弟不认识敷衍了事。

    卫景阳停下动作开口答道:“阿成哥不是我今天没有吃饭,昨晚将军压着我练习了半个时辰的字,我一用力手腕就疼。”

    原本挺生气的阿成听到卫景阳的话后,立刻笑了起来,伸手就拍拍少年的脑袋笑道:“原来你也被将军逼着练字了,真是可怜的小家伙,手腕疼就先别练拳了,留下暗伤可不好,你跟着我练腿劲吧。阳阳你真练了半个时辰的字,你小子可真够行的啊!能坚持这么久,他就做不到。”

    阿成真的非常佩服阳阳,遥想两年前他也曾经被将军逼着练字,那种滋味如今想起来,阿成都觉得他手腕隐隐作痛。好在他不过是个小兵,将军也没有规定他写的多好,所以当他学会写字后,就是难看了一点,将军也没有在勉强他继续学。

    至于面前的少年,将军收了当徒弟,那将军的要求肯定很高,阿成想着这少年天天被逼着练字,突然同情起小家伙来,被将军瞧上也不见的是件好事。对于大老粗阿成来说,练拳那时小事情,慢慢学总能学会,而练字就不同,那毛笔用力一捏就断,要想控制软绵绵的笔尖实在太难,那简直能要阿成的命,那段记忆让阿成痛苦不堪。

    卫景阳手腕得到了休息,也不在那么痛,在练完腿劲后,阿成已经拿来了药酒,招呼卫景阳过来,让这小子拿着药酒多揉揉,对伤有好处。卫景阳在和阿成道谢后,拿着药酒回去,季杰这时候已经等在院子里。

    看着死死盯着他的人,卫景阳气不打一处来,边脱衣服边恶狠狠的叫道:“看什么看,小爷我要洗澡,”练了一个时辰的腿劲,他现在浑身上下都冒着汗,衣服都湿透了。

    季杰看着炸毛的少年,也不动气笑眯眯的说道:“洗澡那就赶紧去,将军说了你练字不足半个时辰,这午饭就留着晚上一起吃。”

    卫景阳听了以后,气的把汗湿的衣服砸向季杰,看着季杰这个体力不怎的,居然没有避过被迎面的衣服砸的正着,这才心情好了一些,绕到屏风后面的浴桶中洗澡。

    洗好澡卫景阳感觉清爽许多,也不理会季杰催促他,慢条斯理的给手腕抹了药油,其实练字这种事情也急不来,要一点点积累,上辈子那手钢笔字,卫景阳就是练习了三四年,那个队友不不羡慕。

    现在既然用毛笔字,他在不喜欢,也得随大流。写不好那他就慢慢练习上五六年,怎么也该把字练好的,所以卫景阳准备等韩锐回来后商量一下,把每天一个时辰的量改成两刻钟,等到他适应后,逐渐增加时间。

    季杰这时候坐在案几边上,看着卫景阳搓揉好手腕,这才拿起毛笔慢慢开始写。很快季杰眉头就皱的老高,卫景阳这是写字吗?那纸业上赫然出现的全都是一字,在季杰眼里,卫景阳这就是敷衍了事,虽然看着那表情还是蛮认真的,但是写这么多个一字,真能把毛笔字练好。

    不过季杰虽然看着不舒服,却并没有提出来,等下将军看了以后,必定会收拾这小子。跟着将军身边的人都对他极为尊重,只有这小子每次见到他都阴阳怪气的,季杰虽然不计较,但是心里还是不高兴的,他就准备让将军责罚一下这小子,压压这小子嚣张的气焰。

    韩锐一直没有回来,卫景阳在季杰的监督下,写下了五六张一字,季杰早就坐的不耐,现在坐在走廊那边,一边乘凉一边监督卫景阳,确保卫景阳这半个时辰内都一直拿着毛笔。

    好不容易写完字,卫景阳揉着手腕,季杰终于让仆人摆饭,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卫景阳这时候肚子早就呱呱叫了,洗净手就迫不及待的抓起筷子开吃,至于手腕酸痛,老是夹不住菜也不管了,季杰看着桌子上掉满汤菜,顿时没有什么食欲。

    韩锐走进室内,就看到卫景阳风卷残云,即使拿不稳筷子也拦不住他饿扁的肚子。韩锐看着季杰问道:“怎么不动筷子,菜色不和胃口,阳阳今天字练的怎么样。”说着又让仆人添筷添碗,他已经在宫中陪着皇上吃过,但是并未吃饱,加上阳阳吃的那叫一个香,就勾起了韩锐的食欲。

    季杰在韩锐问起的时候放下手里的筷子道:“没什么胃口,他练的字你去看看就知道,我就不说了,不过他确实拿足了半个时辰的毛笔,将军我既然完成任务,那就先回去了,早上一大早被你叫醒,我回去睡午觉。”

    看着离开的季杰,韩锐夹起一块鱼肉踢掉鱼刺放在卫景阳碗中后问道:“你怎么招惹季杰了,他看着好像很不爽的样子。”阳阳平日里很喜欢河鲜,今天这鱼却动也未动,韩锐就知道阳阳手腕难受,鱼也懒得去吃了,所以才动手为小家伙夹,每次看到小家伙吃的一副满足,韩锐内心里就有一种成就感。

    阳阳原先又胖又丑,如今在他的教导纠正下,不但瘦了下来,人也越长越精神,又聪明又可爱,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不过韩锐就是越来越喜欢。

    卫景阳吃掉碗里的鱼肉,示意韩锐在给他夹一些,看着韩锐又夹起一块,这才满意的说道:“谁知道他怎么回事,也许和女人一样,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我今天可没有招惹他,他让我练字,我就足足练了半个多时辰,肚子都饿扁了,他才肯叫摆饭,而且那家伙一直对着我皱眉头,看着他我写字的心情都没有了。”

    季杰要是听到卫景阳这句话,肯定会气死,他还没怎么着呢!这小子不但把脏衣服往他身上丢,居然还敢告他的状。

    韩锐看着一副气鼓鼓的少年,好心情的笑起来:“季杰大约是觉得你字写的不好,所以才会皱眉头,你当没有看到就好,若是我有空,我陪着你写就是了,不用那小子看着你,吃晚饭我看看你的字到底写的多糟,能糟糕到让季杰无法忍受的地步。”

    卫景阳一边吃一边反驳道:“才没有,我都觉得我越写越好了,以前我都没有练过,能写完整一个字已经很好了。”

    面对卫景阳这样不上进的思想,韩锐也是无语,能把一个字写完整也值得炫耀,要知道世家中的嫡子五六岁必定能读能写,那里像阳阳这样,都已经十二岁了,还在为写出一个完整的字沾沾自喜。

    吃晚饭韩锐走到案几边上,看着这一叠纸上的一字,终于明白季杰为何会脸色难看了,就连韩锐心里也难免不高兴,这小子今天这半个时辰根本没有好好练字,拿一个一字敷衍他。

    不过当韩锐把一张张纸都拿起来后,看着最开始那根本没有任何美感的一字,到逐渐熟练起来,至少有些像他昨晚写下的一字后,韩锐心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