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魏朝新皇登基的典礼从来没有这等寒酸落魄过。

    阮公公站在高阶上细着嗓子念着所谓先皇临终的遗诏,下面的文武百官都低着头聆听先皇最后的嘱托,向新皇叩首。

    聂清麟被戴上象征九五至尊的冕冠,单薄的小身板套的是不大合身的龙袍,独坐在偌大的龙椅上,倒是把孤家寡人的味道演绎得十足。

    要说是这身来不及赶制而不合体的衣服衬得大魏新皇寒酸,那真是有点不公道。

    最要命的衬托,其实是那龙椅之旁更加奢华的金椅——整把椅子被龙眼大的明珠装饰,一条在金丝拉成的水纹里翻滚的蛟在椅背上盘踞。

    这是卫太傅的座椅。

    蛟虽无角,但千年之后便会成龙,尤其是牙尖爪利的恶蛟更是妖气冲天,就算是真龙又会怎么样,照样被着泛着恶气的妖物杀戮吞噬。

    最起码,聂清麟这条真龙是彻底被煞气熏成了蚯蚓,顶着三斤重的头冠,裹着布袋般的龙袍,半垂下眼皮坐得端端正正,一心做个尽忠职守的好摆设。

    遥想起脾气暴戾的先皇上朝时,朝堂之上还有因为政见不合的大臣高声争吵的情形呢。

    可如今,先皇诡异的一夜暴毙,他这样年幼无宠的皇子突然登基,满朝的栋梁居然难得的一团和气,毫无疑义地簇拥着新主登基了。

    可明眼人都知道,他们跪的究竟是上面两把椅子中的哪一位。

    如果还不清楚,再看看身旁换了大半的同僚的面孔,再仔细想想那些失踪的大臣的下场,叩拜起来便会更加的谦恭和顺。

    卫冷侯就是这样善使雷霆手段的一代奸雄,这样的“栋梁”真是百年才得一见。

    这么想着,聂清麟不由得把目光偷偷转向坐在身边的那个人。

    也难怪有人把他称为大魏第一美男子。这样脱俗的容貌搭配着高挑伟岸的身形,加上一身黑底金丝的朝袍,不明底细的人说不定会暗叹一句:可真是仙人如画啊!

    男儿当如斯,样貌、智商、歹毒的心肠样样都不缺,真真的是叫人羡慕。

    她的那个不可一世的父皇当年是怎么慧眼蒙尘,在满满一大殿的应试举子里圈出这么一位国之栋梁的?

    看来这伯乐与千里马的佳话,跟中山狼的悲剧也只有一步之遥啊!

    魂游得正浓的时候,旁边阮公公一声接一声尖细的声音震入了耳膜:“皇上……皇上,该起身祭祖了……”

    聂清麟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殿上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自己,而刚刚荣升为摄政王的卫侯爷,正伸着手,目露寒光地望向正在龙椅上直愣愣发呆的新帝。

    皇帝年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